公主难养璃筠羽墨觞小说阅读_公主难养听风醉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公主难养

公主难养

公主难养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阅读

作者:听风醉

时间:2017-12-14 14:42

评语:

璃筠羽墨觞小说叫做《公主难养》,作者:听风醉,提供璃筠羽墨觞小说全文阅读。《公主难养》讲述:璃筠从小就备受自己父皇母后的宠爱,在宫中嚣张跋扈无所不为。在一次胡闹玩耍中碰到了羽墨殤,璃筠看到羽墨殤的那双眼睛和自己的哥哥很相似,便以为那就是自己多年未见的哥哥,但是看清楚之后才知道不是,两人也因为相识相知相爱开始了一段虐恋。
精彩试读

秋雨感觉到了自己的耳朵传来一阵穿心的剧痛,她立刻把自己的耳朵送往力量的来源。

于是,只看见秋雨的耳朵被春风揪着,她把自己的脖子使劲的伸长,再伸长,一边还喊着,“痛啊,姐,你轻点儿。”

璃筠看着她们的互动,偷偷的笑了,“哈哈秋雨,你也有今天,躲过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啊。”

春风把她的耳朵拉到自己的嘴巴边上,“刚刚说下了料,你倒是说说下了什么料。”

“你先松开,耳朵要被你玩坏了。”

秋雨大声嚷嚷着要求解放耳朵,春风看了一眼,恩,确实是变大了许多,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啊,总算有一个特别明显的区别了,以后要更加努力一点,好和这个白痴区分开来。

秋雨揉揉自己的耳朵,一边揉一边抱怨,“再这个弄,我耳朵都要变大了,变大了不要紧,万一两边不一样大怎么办,那不丑死了。”

春风上下打量着她,“其实你现在就很丑,不用等以后,快点说什么料。”

“放了点巴豆粉进去,不过只放了一点点,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只是会让她吃点苦头。”说完她偷偷捂嘴笑起来,还不时看着春风。

“你知道分寸就好,我只怕你不知轻重闹出人命来,到时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喽。”

秋雨惊讶的看着她,完全不敢相信她对于此次事件的态度是这么随和。

“有什么好惊讶的,公主受委屈了,咱们做奴才的帮忙报仇不是应该的吗,只是要干的手脚利落,不能露出破绽给人抓住。”

璃筠看着这个一向严厉教训她,丝毫不顾她公主颜面的春风,觉得自己被深深感动了。

“春风,你果然是待我好的,没想到你也是这么的,顽皮。”

春风有些害羞的看着她,“只是今天的事情安平实在过分,不然我铁定要骂秋雨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了,做奴婢的把事情做了出去,最后揽来了麻烦还是得公主您背着呀。”

璃筠看着春风,头一次觉得她也是一个忠心耿耿好伙伴,而不是一个忠心的老嬷嬷。

吃完药的安平公主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她好像腹泻了。

“快点让开,本宫要如厕。”稀里哗啦一阵响,然后她走了出来。

“快点,本宫好像又有些不舒服。”这次的时间似乎比之前的时间久一些。

“都让开。”然后就是漫长的上厕所时间。

“公主,您好了没。”“还没有,你去给本宫拿手纸。”

过了很长时间。

“公主,您怎么样了。”“快好了,手纸。”

“好臭啊,到底是谁把气味弄得那么大。”

“嘘,你不要命啦,公主还在里面呢。”

又过了很久很久,。

来人,过来扶本宫一把。”

外面几个奴才互相推着。

“你去,你得公主喜爱。”

“你去,你是女的比较合适。”

“这关是不是女的什么干系,反正你也不是男的,没有禁忌。”

“你说什么呢,看不起我们这些阉人啊,告诉你......”

里面又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你们都给本宫快点,本宫的脚麻了。”

最后一个不留神,那个小太监被推倒了最前面,而后其他人一哄而散,他只能捏着鼻子走进去。

安平公主的肚子总算是太平了,只是她也已经累到了虚脱。

“华贵妃到。”

门外传来通报的声音,安平正准备起身迎接,只是她身体太虚弱,动作才做了一半,华贵妃就进来了。

“安平,你就不用起来了。我就是来看看你,听说你今儿个被别人欺负了,还闹肚子了?”

安平看着慈祥的华贵妃,再加上一下午的拉肚子,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

“母妃,今天早上璃筠把我打了一顿,身上还有淤青呢。我就跑到父皇那里禀明情况,希望父皇能给我做主,可是他竟然偏袒璃筠,只罚她抄写,呜呜呜。”

“宝贝别哭啊,好好说,母妃帮你,母妃帮你做主。”

“我看见璃筠她和个疯婆子一样的,就追在阿殇的后面,我就生气了,就让奴才们打她为我出口气。结果这帮没用的废物,连一个小小的璃筠都打不过,还害我被打了。你看,这里有淤青,要是以后破相了怎么办,阿殇不要我了怎么办?”

华贵妃看着她哭闹,皱起了眉头。和她说了多少次也没有用,她老是改不掉喜欢羽国质子,一个小小质子能有什么用,偏偏还喜欢的死去活来的,真的是要被她气死了。

还好这个女儿没有继承到自己的智商和心机,却继承到了自己的容貌,相信只要她操点心,给她谋个好去处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眼下要早些解决这个质子啊。

“好了,今日你这闹肚子闹得你也有些累了,你先歇着,母妃这边为你再想对策,可好?”安平点点头,乖乖的休息了。

来到外殿,她把取药的丫头叫到了身边。“你去取药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一些人,或者一些奇怪的事情。”

那丫头仔细想想,摇了摇头,“没有遇到什么人,只是在路上遇到了秋雨,后来就感觉自己有些犯困,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

华贵妃听完心里一惊,秋雨?早就听说皇后有几个侍女,擅长医术,制毒,莫不是就是派到璃筠身边的春风秋雨,不然这么多次的计划怎么会都没成功?

打定主意,她就决定往御书房走一趟,“既然如此,我就试他一试,来个一箭双雕。”

她款款走到御书房内,本想给璃帝一个惊喜,没想到她看见的却是璃帝搂着香嫔激吻的样子,火辣而热烈,而且旁若无人。直到她故意发出些声响,璃帝才从那世纪之吻中清醒过来。

他的眼睛热切的盯着香嫔,炙热而又渴望,眼神也有些迷离,他不耐烦的看向华贵妃,“你来这里做什么?”

华贵妃彻底被眼前的场面给惊呆了,她结结巴巴的,“臣妾,臣妾有事想向皇上请示。”

“有什么事就直接说。”

“皇上,臣妾今日得知,小公主璃筠对羽国质子似乎有些偏执,今日她打伤安平也是因为此事。”

璃帝听完皱了皱眉,“羽国质子?他一个小小质子能有这么大能耐。”

说完他就继续搂着香嫔。

“皇上,璃筠的侍女秋雨还往安平的伤药里下了巴豆。”

听到这里,璃帝一把推开香嫔。筠儿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今日竟然连这种事情都敢做,难道真是被那个质子迷住了?不行,筠儿调皮捣蛋倒是可以就这么糊弄过去,这种事情却是不能再压下了。

“那么爱妃,你觉得此事应该如何解决?”

华贵妃看着璃帝的态度瞬间转变,知道是压对了宝。“臣妾认为,此事有一个罪魁祸首,就是羽国质子,应当严加惩罚。还有璃筠,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臣妾认为应该罚她板子。”

璃帝听到前半部分倒还赞同,听到璃筠那里,脸色却阴沉起来。

“爱妃,你口口声声说璃筠妄图迫害安平,你也应该拿出证据来。朕看这件事情也是你自己臆想的,没有什么证据。朕是相信你,便给羽国质子一个合适的惩罚吧,别的你就不必说了,这件事也就这样吧,不要再提了。”

说完璃帝就继续深情款款的看着香嫔,没有再理华贵妃。

她看着璃帝与香嫔的亲热的样子,简直嫉妒疯了,她一个没家世没背景的女子,又没才没貌,凭什么得到皇上的宠爱。

被嫉妒冲昏头脑的华贵妃暂时把璃筠给放在了一边,开始谋划起怎么把香嫔斗垮。

而等华贵妃走后,“今日朕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先回去?”璃帝一脸温和宠溺的看着香嫔。

香嫔的一张娃娃脸则是堆满了甜美的笑容,“那皇上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不然,臣妾会心疼的。”说完她依依不舍的走出了御书房。

璃帝回想起和香嫔相处时的场景,“果然是温文尔雅,这么多的女子惟她最为曼妙,朕都不舍得伤她了。”一边想着,他还露出一些幸福的笑容。

“既然羽国质子是祸端,那么朕就把你给除掉吧.”他一边想着一边还露出奸诈的表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羽国质子羽墨殇,私闯禁宫,又刻意挑唆公主之间的关系,罚禁足一月,以儆效尤,钦此。”

他上前接过旨,一脸淡漠,倒是他身边的侍卫和宣旨的公公一阵寒暄。

“主子,您又去了夕照宫?”

他冷冷看着侍卫,“我的事情你不要多管。”

一句话噎得那个侍卫没有了任何多余的话,急急忙忙就起身离开了。

他负手而立,手指轻轻敲打刚接过的圣旨,“这回,是踩到了哪根线了。”

羽墨殇被禁足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各个宫里。

“什么?璃筠毫发无伤羽质子被禁足?”

安平听到这个消息大怒,拼命的追着报信的宫女一个劲的打,沿途打到了不少名贵的东西,上贡的花瓶也打碎了好几个。直到她气喘吁吁的才觉得出了气。

“哼,算她运气好,只是不知道母妃到底是怎么搞的,竟然没有让她受罚,反倒是罚了羽质子。不行,我得去看看他。”

这个念头一起来就让她变得亢奋起来,对的,就是这样,要去看他。

“公主,您不能去,贵妃娘娘特意嘱咐过奴才要拦住您的,您不能去。”

安平看着她,眼神里尽是轻蔑,“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拦着我?滚!”

那宫女见没有拦住,赶紧跪下抱住她的大腿。

“公主,您千万不能去,您要是去了贵妃娘娘会让奴才死的。”

安平看着她那被抱住的大腿,眼睛里都是愤怒,“来人,快点把这个狗奴才给拉开。”

很快就有人把她给拉开了,按在地上,一动都动不了。

她走过去,用脚踢着她,“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碰我的脚?你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干系,母妃要处死你我难道还拦得住?”

说完她就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只留下那个宫女瘫在地上,眼睛无神。而身边的宫女们半是嘲笑半是紧张。

琉璃阁内,“他被禁足了?然后安平去了以后被父皇派过去的侍卫给挡住了?”

璃筠听着这个八卦十分开心,“那她的脸上一定很好看,绝对是有苦说不出口啊。”

一旁的秋雨点头附和着,也笑的前俯后仰的。“对了,秋雨,帮我个忙。”

她附耳说了几句话,秋雨连连摇头。璃筠的脸色阴沉下来,假装生气,秋雨只能妥协。

夜里,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来到了荒园外,看着这一圈的侍卫愁得搔首弄耳的。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箫声,孤寂,冷清。听见这箫声的璃筠首先是愣了愣,然后就是一副自有妙计的样子。她急急忙忙返回琉璃阁,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多出了一样东西。

在荒园内的羽墨殇不知想起了什么,他吹着萧,似乎有些萧条,脸上有些类似于思念的东西,又似乎是在哀悼。他正想着结束这个音就回去休息,却听见外面传来琴声,虽然也是这样忧伤的曲子,却被弹得十分轻快。而更为奇怪的是,这样的却与箫声完美融合在一起,如歌如泣,若即若离。直到深夜,羽墨殇才停止,而那琴声也随之停止。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天都有琴声与他相配,被禁足的日子里,这似乎就是羽墨殇唯一的乐趣。他在闲暇的时候甚至会想象着这个抚琴之人是什么模样,又是什么样的心情与什么样的神情。

就在禁足的最后一天,他决定看看那个抚琴之人是谁,可是,却没有等到。他飞身上屋顶,环视着所有的地方,没有看见任何人,没人听见琴声,世界清静了,又是独自一人。

他苦笑一声,果然是昙花一现的过客吗?还是厌倦了这样的日子。罢了罢了,知己哪里有那么好寻的。

他压下了所有的好奇,飞身回屋,本以为会很快入眠,却是久久没有睡着,满脑子都是抚琴之人,抚琴之人。他的脸上有些阴沉有些不舍“招惹了我就想跑吗?我的便宜可不是这么好占的。”

展开内容+
  • 公主难养 截图1
  • 公主难养 截图2
  • 公主难养 截图3
close

目录 已完结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