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如斯免费阅读-李木子秦牧森章节预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多情如斯

多情如斯

多情如斯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墨溪

作者:刘淡淡

时间:2019-09-20 08:58

评语:无怨无悔,无关距离,只因情已刻骨。

主角是李木子秦牧森的小说《多情如斯》是刘淡淡倾心创作的作品,情节跌宕起伏,这里为您提供多情如斯小说免费阅读,多情如斯小说主要讲述了:十八年来那个对她最好的男生三个月前才和她表白,然而等她再次归来却看到她和别人的女人在一起,对方还是个孕妇被欺瞒在鼓中的李木子似乎成为了第三者。

精彩节选:

秦牧森捏着我下巴的手指,劲儿越来越大,我疼的发出了一丝痛苦的呻吟声儿,秦牧森看着我痛苦的样子,他到是很开心,松开我的下巴笑着问我:“你觉得我能在你这里得到什么?”

“我不知道,这要看你想不想得到些什么了。”我揉揉被他捏疼的下巴,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也是在赌,我想不通一个那么讨厌我的人,这么多年都拿我当空气的人,为什么突然会在那天晚上装醉强j我,之后又对我纠缠不清,我还记得那天他撕了我的内衣,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抚着我胸前的那块红色的胎记,他还亲吻了那里,我怎么都觉得这块胎记在秦牧森那里有故事。

所以,我才敢拿自己跟他赌一把。

“我想想我一个正直青年的男人在你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这里,能得到什么??”

秦牧森倚靠在书桌上,悠悠的说着。

秦牧森说出这样的话,我就知道了我赌赢了。

我缓缓的抬起手,解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我一件一件的脱,秦牧森就这样靠在书书桌上,慵懒的姿势半眯着眼打量着我。

说不屈辱那是假的,说不难过也是假的。

这一刻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我妈还是为了我心里的那股子恨,仿佛这一切都像是有个无形的推手,将我推向这个万丈深渊。

我也不知道自己将来的结局会怎么样,只知道走一步算一步,我也不知道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我日后会不会后悔,我还是只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不要想那么多。

我以前幻想了我和秦牧扬的将来,结果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所以那从时候我就觉得人真的不应该想太多,走一步看一步就对了。

当我脱的身上就剩一套内衣时,我停下了动作,看着还抱着手一副看戏状态的秦牧森。

他见我动作停了站直身子,问道:“怎么不脱了,就这态度。”

我想了想叹了一口气:“秦牧森我现在身子还没恢复好,等我恢复好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秦牧森听了挑了挑眉他走过来,指尖触碰了我的唇邪恶的说:“不一定非要用那张口,这张我看着就甚好。”

秦牧森说着就绕道桌子后面,坐在办公椅上。

态度很明显,我虽然对这方面也不是很懂,但也毕竟是个成年的女人了,自然是知道秦牧森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想到他一上来,就要这样羞辱我,即使我心里是千百万个不愿意,我还是逼着自己走过去,跪下,解开了他的皮带,低头将脸埋向他的裆部…………

做了我这辈子第一件令我屈辱的事情。

结束后,我恶心的趴在地上干呕,秦牧森抽出了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身体,系好皮带,他蹲下身体伸手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他像个恶魔一样开口:“这就觉得恶心了,既然你想做我的情妇,以后比这令你感到恶心的事情多了去了,忘了告诉你,我真的如你所想的那样,变态很变态,所以,李木子,这交易你还要做吗?”

我没有任何思考的,就点头:“做,为什么不做。”不然我这次的屈辱岂不是白受了。

秦牧森看着我的眼睛,他似乎是在怀疑我的话。

“李木子你就真的不怕你日后会在我这遭受到什么?”秦牧森说。

“男人女人无非就是床上的那点事儿,还能有什么事儿?”我说。

秦牧森听罢笑了笑:“你到是天真!我们这圈子里的公子哥,女人吗都随便玩,玩腻了一个女人就随便的送给别的男人,李木子你就不怕我日后会将你送给别的男人。”

我没有想到他们这圈子里会这么恶心,那些八卦小报报道的娱乐八卦难道都是真的。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如果真是这样,我能承受的起吗?

秦牧森看着我惊恐的样子,他笑了:“瞧你吓的,我不过就是说说玩的,怎么说你跟我时也是个清白的小姑娘,我怎么舍得将你送给别的男人呢,我就是床上的嗜好变态了些,你要是想跟我,就跟吧!”

秦牧森说完离开了书房,我眼眶有些发热,慢慢的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回去。

出了这栋别墅,我去了医院本想看我妈的,但是都到她的病了房,我却没进去,突然觉得我并不想看到我妈。

我突然发现我对我妈好像没有什么母女情了,有的也只是一种必须要管她的一种责任吧!

我在酒店住了几天,我一直都在等秦牧森的消息,医院的护士跟我说我妈这几天一直在闹,不好好养身子。

我知道我妈肯定是见秦叔叔还没将她接回秦家,故意的再闹,闹给我看,给我施加压力。

晚上的时候,我个秦牧森打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儿,电话就被接起,那边传来他刻意压低的声音,他问:“什么事儿?”

我想了想说:“我妈的事儿,你跟秦叔叔说了吗,我妈这几天在医院里闹,既然你都答应我了,这事儿还是早点解决吧!”

秦牧森听了低笑一声儿:“老头子这是千年老树开了花,我不得花点功夫将他这花给碾碎了吗!明天你就去医院将你母亲接回秦家吧,你母亲就继续在秦家待着,你跟他说,老头子铁了心了要跟那小女人后,我这做儿子的难不成还提着老子的裤腰带不松吗?她要想继续在秦家待下去,就只能忍着,老头子在外面拈花惹草。”

秦牧森说完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看着手机基本上是明白了他的话,也就是说我妈可以继续在秦家当她那自以为是的秦夫人,秦元东继续在外面玩着小女人,但是不会娶那小女人进门。

秦牧森在能做秦家的主,他也管不了他老子的裤腰带。

起来一早我就去了医院,我把这事儿跟我妈说了,我妈知道自己不用离开秦家,还能当她的秦夫人,就已经很满足了,她说,男人在外面怎么玩,最终都是要回家的,只要她还是秦夫人就好。

我妈就是这种迷之自信,我真的不知道她怎么就觉得自己是秦夫人了,这身份到底是谁给她的啊!

我也明确的跟她是表示,我将她送到秦家就打算要走,秦家这个地方我不想进,这么个妈我也不想要了。

人既然都是自私的,那我索性也自私一回吧!

我正好要走时,秦牧森的车停在了我的面前,他看着我说:“既然都到家门口了,怎么不进去啊!”

我妈见到秦牧森立马谄媚的开口:“大少爷回来了。”

脸上那谄媚的笑容,我这亲身的女儿看着都止不住的恶心。

三人进了正厅,秦元东坐在沙发上,抬眸看了我们一眼,像是知道我们今天会来似得。

我妈赶紧过去走到秦元东的跟前,小声儿的说:“元东我回来了。”

秦元东看都没看我妈一眼,就不屑的嗯了一声儿,我妈就站在秦元东的后面,左一句元东这几天我不在家,佣人都照顾不好你,你看你都瘦了,我以后都不能离开你半步了。

右一句,元东你饿了吗,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饭去。

我实在受不了就上前打断我的妈的话,我跟秦元东打招呼我说:“秦叔叔,您最近身体还好吧!”

秦叔叔抬头看了我一眼阴里阴气的说:“好,好的很。”

之后起身上楼,我妈妈赶紧跟上。

我看着我妈这个样子,真的打心眼里瞧不起她。

秦牧森突然在我耳边开口对我说:“你妈年轻的时候比现在这个样子还贱还恶心。所以李木子我以前说你妈是个贱人你还不信,还想拿剪刀戳死我,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我妈再不好,她毕竟还是我妈,有人骂我妈,不就等于骂我吗?

可是这一刻我却无力反驳秦牧森说的一切。

我想为什么他非要我进来了他是想让我亲眼看着我妈有多贱吧!

当天,秦牧森就将我带回了c 城。

下了飞机,他对我说:“以后记得随叫随到。”

我点头,没说什么。

我本想借此机会能进他的住所,那是最好不过了,这样就可以接触一些他不为人知的东西。

结果,秦牧森并没有叫我与他一同住。

休养了一段时间后,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秦牧森这段时间很忙,不是在空中飞就是在各种会议上,我也很快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人了。

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的过着,晚上下班后我在想晚餐是吃红烧牛肉面还是小鸡炖蘑菇时,我的手机响了,是秦牧森的电话,我赶紧接起,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哪儿?”

我回:“下班了我刚出公司。”

秦牧森说:“半个小时内到临水园七号别墅来。”

他说完就将电话挂断,临水园是市区高档的别墅小区,离公司虽然不是很远,但是也不近,半个小时之内肯定是到不了的,这个秦牧森就喜欢为难我。

我赶紧走到路边拦出租车,坐上出租车,报了地址。

看着出租车司机眼熟,出租车司机也认出了我,就问我:“你不是那天昏倒我送你去医院的美女吗?”

我也想起了这个司机,好像叫大熊。

我说:“是啊,大熊是吧,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

大熊憨厚的笑了笑:“是啊!有缘真是有缘。”

到了目的地,大熊问我:“你住这儿吗?”

我看着大熊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了,临水园是市区高档的住宅区,前阵子我未婚打胎,现在我到这么高档的地方来,他肯定是把我想成那种女人吧!

我把钱给他,大熊不要,说认识一场,不用给钱。

我说,都是讨生活的都不容易,那哪儿行啊!

给了他一百块钱,也不用他找钱,这个司机是个执拗性子,有便宜不占,非要找钱,我们两个就在小区门口耽误了些时间,秦牧森的车子进小区的时候,正好看我和司机两人在你推我搡。

秦牧森摇下车窗,声音很冷的叫了我一声儿名字:“李木子上车。”

我见是秦牧森比较诧异,难道他又是从外面才回来,那为什么还让我半个小时内必须到。

我上了他的车,他将车往他住的别墅门口开去,他的脸很寒,像是在憋着怒气没有爆发似得,我小心翼翼跟在他的身后。

他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人开门,开门的人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叫了声儿:“秦先生回来了。”

见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就看了看秦牧森,秦牧森并没有搭理她,直接拽着我的手,将我让楼上带,他步子太快,我跟不上,上楼的时候,我显些差点摔倒。

他将我带到二楼,一脚踹开一间房门,里面的装饰黑白调子,看样子是他的卧室,只是这种情况下,我没心情去欣赏他卧室的设计怎样。

秦牧森将我甩在床上,很快的就欺身压上,大手扯着我的衣服,我看着他这么猴急的模样,佯装镇定嗤笑道:“就这么猴急吗?”

他的脸阴仄仄的,我不知道谁惹的他这么大的怒气,不过我知道,我今天肯定是倒霉了,不幸的成为了他发泄怒气的垃圾桶。

他阴沉的眼神扫着我,大手狠狠的捏着我的身子,我疼的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贱女人,出租车司机你都要勾引吗?你告诉我,是不是男人你都要勾引?嗯!!”

秦牧森说着就发狠的侵占我的身子,我痛的死去活来。

我纳闷他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出租车司机了,这顶屎帽子扣的也太过分了吧!

“我没有,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挣扎着说道。

秦牧森在床上对我真不是一般的狠,上来什么都不做,就横冲直撞,这是要将我往死了折腾啊!

“轻点……疼…………”我再也受不住这种痛不欲生的痛,呼出声儿来。

我的求饶,换来的不是他的怜惜,而是更加残忍的对待。

结束后,我竟然会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我庆幸自己没有死在他的身下。

秦牧森趴在我身上,喘着气,他身上大汗淋漓的,我身子上也是,我感到恶心。

“你是不是还跟秦牧扬联系呢?”秦牧森突然这样问我。

  • 多情如斯 截图1
  • 多情如斯 截图2
  • 多情如斯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