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豪门弃少免费阅读-张让金珂瑜章节预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最强豪门弃少

最强豪门弃少

最强豪门弃少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绾书

作者:伤痕叔叔

时间:2019-10-09 09:40

评语:就是如此优秀。

主角是张让和金珂瑜的小说《最强豪门弃少》是伤痕叔叔倾心创作的作品,情节跌宕起伏,这里为您提供最强豪门弃少张让小说免费阅读,最强豪门弃少小说主要讲述了:两年前张让考进了一所大学母亲也跟着一起照顾他,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张让偷偷的在饭店打工,后来为救女友还被撞伤了一条腿成为了众人的笑柄,殊不知他的真是身份却是全球顶级豪门的继承人。

精彩节选:

说话的是一位戴着金丝眼镜、拄着龙头拐杖的老者。

他的身后停着两辆奔驰大G和一辆宾利,旁边站着六个一袭黑衣的保镖。

张让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缩了回去。他最怕的,就是和有钱人对视。

在张让的心中,他们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利剑,一下子就能够划破他最不堪的伪装,然后把他的贫贱与自卑袒露无疑。

李凤英的眼角里噙满了泪水。

老者看到张让的这副模样,心里一阵刺痛。

他不敢想象,这二十一年来,张让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老板娘撇下王金鹏,忙不迭跑过去献殷勤。

“老板啊,您能光顾小店,简直令我们蓬荜生辉啊。小店空调包厢应有尽有,菜品多样,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她极尽谄媚地笑着,那张肥脸上都能挤出好几斤油。

离老者最近的那个保镖抬起一脚,老板娘像一只皮球一样被踢飞了。

老者理了理衣领,径直走向了张让。

他亲自将张让和李凤英扶起来。

张让惊诧万分地看了一眼老者,问道:“请问你是?”

老者笑道:“老夫丁儒良,乃张家管家,今日特来接少爷回家。”

“少爷?我?”张让指着自己,他想老者一定是认错了,他不过是一个身有残疾的农村小子,怎么可能是什么少爷呢。

他望向母亲,李凤英正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脸上的笑容让人有些心疼。

“不会错的。少爷,有些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吧。”

丁儒良扶着张让,就要朝那辆宾利走去。他突然发现了张让腿的异样。

“少爷,你……你的腿怎么了?”

张让回头看了一眼陈丽娜。

陈丽娜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张让的腿是要为了救自己断掉的,他该不会是想让自己还回来吧。

“一场意外,都过去了。”张让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夹杂着任何情绪。

陈丽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冷汗已经濡湿了她的衣衫。

然而丁儒良却捕捉到了这个信息。

他声音如同一口老井:“少爷,是不是和这个女人有关。”

这一次,张让没有说话,他转过了头。

他没有主动说出陈丽娜,已经是仁至义尽。想起她这半年来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侮辱,他没有必要再替陈丽娜求情。

这条腿,也算是她欠自己的。

张让的脸蒙上了一层冰霜。

丁儒良说道:“把她的腿打断。”

四个保镖将陈丽娜密不透风地围在中间。她的嘴巴里被塞进了一块抹布。

陈丽娜拼了命地挣扎着,泪水从眼眶中涌出,脸上的妆容已花,头发乱糟糟的,全然没有了之前那副精致的模样。

下一秒,她的腿骨碎裂。

王金鹏见状,一开始的张狂荡然无存,他像条狗一样爬到张让面前,摇着张让的大腿哀求道:“大哥你饶了我,我狗眼看人低,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都愿意!你放心,我以后一定离这个女人远远的,绝不会和她有一点联系。”

张让看了他一眼:“你的鞋子很贵是吧。”

王金鹏急忙脱下了自己的椰子鞋,用舌头舔了个遍。

“它和我一样不值钱,都是贱货,大哥你看,我自己弄脏自己又把它舔干净了。”

张让的嘴角动了动,轻轻地把他的手拿了下来。

“今天发生的一切,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丁儒良对身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陈丽娜、王金鹏和老板娘都被装进麻袋,塞入了一辆奔驰大G中,从这座城市里彻底消失。

连城市郊的一栋豪华别墅内。

“少爷、夫人,这些年让你们受委屈了。”丁儒良垂首侍立在张让和李凤英的身边。

李凤英没有理睬他,而是拉过张让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阿让,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父亲是谁吗,我现在告诉你,你的父亲叫张百川。”

“张百川?”张让心里一颤,二十一年来,他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名字。

接着,李凤英看向丁儒良,冷声笑道:“张老爷最近过得可还好?是不是我离开不久之后就娶妻生子,然后现在家庭圆满了,才想起可怜我们娘俩?”

丁儒良叹了一口气:“老爷至今未娶,现如今他已经身患绝症……而张让少爷,是张家唯一的继承人。”

李凤英的脑袋“嗡”的一声,各种情绪炸开。她痴痴地望向窗外,许久没有说话。

二十一年前,身怀六甲的她被张家老太太赶了出来,只因为名不正言不顺,不能和张家门当户对。

她辗转几番,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生下了张让。

这二十一年,她对于张家的感情只有恨。她恨张家老太太的冷酷无情,恨张百川的窝囊。

而时过境迁,造化弄人,她竟然成了被张家承认的夫人,而他的儿子,张老太太口中的野种,竟然成了张家唯一的继承人。

丁儒良说道:“时候不早了,少爷和夫人还是先用餐吧。”

望着满桌的鲍鱼海参龙虾松露,张让只觉得眼花缭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丁儒良举起了酒杯:“夫人,少爷,老朽敬你们一杯。”

张让喝了一口,全都吐了出来。

二十一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喝红酒。

“丁伯,这什么酒啊,真难喝。”

“八二年的拉菲。少爷你喝不惯是吧,想喝什么我给你换。”

“有没有雪碧?”

平日里和舍友出去聚餐,张让喝的最多的就是雪碧。

“额,吴妈,家里有雪碧吗?”

一旁的保姆吴妈摇了摇头:“只有从米国进口的果汁。”

丁儒良露出为难的神情:“少爷,你看果汁能凑合吗?”

张让说道:“也成。”

喝了一口果汁,张让叹了口气:“比雪碧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感觉。”

吃完饭后,丁儒良说道:“夫人,少爷,你们先将就着在我这里住一宿。过几天我让大山房产给你们安排一栋别墅。”

张让一愕,这大山房产可是连城房地产企业的龙头,名气和影响力都大得很。

“大山房产也是你的?”

丁儒良笑道:“不,是少爷你的才对,我只是一个管家。”

张让深吸了一口气,从一个农村穷小子摇身一变成为豪门继承人,这让他有点适应不过来。

“妈,今晚你在这儿住下吧,我还要回学校。”

丁儒良诧异地看着他:“少爷,你都已经是张家的继承人了,还回什么学校?”

张让拍了拍他的肩膀:“丁伯,我想低调一些。以前那种日子,也挺好的,希望你不要在外人面前泄露我的身份。”

“少爷你尽管放心,我一定遵照你的吩咐。”

临走之前,张让把饭菜打包了一些回去。毕竟这么贵重的东西,总得带回去和他那帮兄弟分享一下。

由于拗不过丁儒良,张让无奈地坐进了那辆宾利。

丁儒良塞给张让一张银行卡:“少爷,这里有一百万,你暂时先用着,花完了就和我说。”

张让接过银行卡的双手微微颤抖。

  • 最强豪门弃少 截图1
  • 最强豪门弃少 截图2
  • 最强豪门弃少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