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霜花开过百年免费阅读-清霜清涯全文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无霜花开过百年

无霜花开过百年

无霜花开过百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元石

时间:2019-10-09 16:59

评语:此情无处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主角是清霜清涯小说《无霜花开过百年》是元石倾心创作的作品,情节跌宕起伏,这里为您提供无霜花开过百年小说免费阅读,无霜花开过百年小说主要讲述了:生死相随在圻垠山那段时间是她最开心的时间,直到一众人的到来一切都变了圻垠山被灭了,而那个男人被封在净念水底三百年,清霜为他守了三百年。

精彩节选:

说我是在圻垠山野大的是不错的,因为自打我记事起我便在这山中了。

据说我是师尊在某次下山在一片麦地里捡到的弃儿。

彼时麦苗青青,长势甚是喜人,师尊那颗不甚高雅的心也跟着一喜,便依着当时门中那辈弟子的清字打头,又加上一个苗字。

这便是我的名字了,清苗。

其实听到师兄师姐们说到这一桩时,我内心不由得感叹,幸亏师傅他老人家不是在大蒜地里捡到的我,否则我又该叫什么呢?清蒜?!那小名岂不是得叫…小…小蒜瓣?每每想到这里,我都是禁不住的一番恶寒。

至于为什么我会被弃,则是因为我额头上的胎记。

那是一块水滴形的黑色胎记,就像是一滴墨滴在了额心。说是胎记,更像疤癞,可想而知这自然不会是一个好看的胎记,自是比不得美女佳人的朱砂痣。

更有甚者,这样的胎记被视为不详,都说我的亲生父母是因为我生来不详,无福招祸,才把我弃在麦田里。

犹记得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时,尚且只有四五岁,幼小的心灵甚是为之伤感。于是我一脸的眼泪混着鼻涕来到大师兄面前,抽抽噎噎掏心掏肺跟他讲了这些,想着不苟言笑如大师兄,也该是为我气一气,甚至是哭一哭。

可是,我终究是错看了大师兄的良心,高估里清意的人性。

是,大师兄叫清意,可想得到他对我的同情却一点也不轻易。那时他虽然也只有十一二岁,却是冷漠的紧啊,很有圻垠大弟子的风范。他只是里来冷漠的挥开被我攥在手里才鼻涕的衣摆,又冷漠地把推开一些,冷漠的开口:“既上了我圻垠山,就是我山里的人了,还听信那些劳什子东西,这几年的饭真是白给你吃了。”

我呆呆的站着,觉得他的话似乎很是在理。可冷漠如他,我依然受伤的心又被伤了一回。

见我不动,他径直走开。说“是练晚功的时间了,小苗你过一会儿也得来。”

我立在原地,彻底呆了。人家小姑娘哭的这般梨花带雨惹人疼爱,竟然还要让我去练晚功?

感觉发顶微热,我抬起泪眼,依稀看见七师兄清崖。他比我整整长了六岁,比我高出很多。听说他也是师尊从外面带回来的,我便一直跟他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走的也比其他师兄师姐近一些。

只是那时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不详的弃子,而他除了是我的七师兄清崖,到底是元夏国的三皇子元懲。

我们哪里来的惺惺相惜呢?

他蹲下来,从怀件掏出了块帕子,给我擦起脸来,山谷里吹来微风,吹乱了他耳边的碎发不用想,此时的我更显邋遢。

他一边擦一边说“大师兄说的对,那些只是无知俗人的杜撰,我们修道修仙之人是不会信的,师姐们嘴碎才随口说来解闷子的。”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才终于舒坦啦,兼职可以说是豁然开朗。

啊,是啊,如果还在山下,我依然是个不祥之人,可我现在上山了啊,无非算是脸上多长了块麻子罢了。如此这般,终于算是开解了自己,我心里一乐,不禁喜上眉梢,蹦出一个鼻涕泡泡来。

七师兄给我擦脸的手一僵,说“只是女孩子哭成这个样子,委实是太丑了些。”

总之这些年呢,我在圻垠山过的是十分自在了,说是一只自由的鸟,一只撒野的猴,完全不为过。

每次的修炼课业我只做到将将达标,从不深修,要知道多少稍微愚钝那么一些的弟子们,连及格线都够不着。所以我的课业一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在中游徜徉地很快活。

但是这个样子是让大师兄很不高兴的,他认为,我既然有这么一丢丢的天赋,就应该好好修炼,更上一层楼。刚开始二师姐也常常这么劝我,但此次都在我一通无赖泼皮加撒娇卖萌下败下阵来,后来渐渐地也就由着我来,不再管我了。

然而大师兄却不是这么好对付的,虽然我日复一日的无动于衷,他也是日复一日地严苛,直到后来,他向师尊告了我一状。

而对啥都不甚放在心上的师尊却只是不甚放在心上地说“她乐意怎么过就怎么过呗,以后能修得仙身就一切好说。”而我这样的成绩,虽说以后不能修炼成一个什么大罗神仙,但过个一二十年,修个仙身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既然师尊都这么说了,大师兄就也不怎么管我了。

每次我先跑出来,就只有和七师兄清崖、九师兄清风玩儿。大师兄是个极为自律的主儿,每每只恨修炼的时间不够长,誓做山中修炼最久的男人。而二师姐呢,有时会默默陪着大师兄修炼,有时也会免不了心痒痒,被我拉来玩耍。

想来我们的娱乐活动委实单调乏味了一些。大多数是在山中上蹿下跳,摸鱼捉蛐蛐,有时也帮着九师兄采一些草药。捉来的一些奇形怪状的小虫子就拿来吓一吓年纪尚小的弟子们,他们有的吓的涕泗横流如小师妹清月,有的又故作镇定却吓得脸色惨白如小师弟清阳。而他们最可爱的就是在于次次如此,又次次中招,从没让我们失望过。再有时呢,我们只是简单地在门前的无霜树下坐着,看七师兄或者二师姐耍一耍新学的招式和拳脚,听听九师兄有在哪本书里看见了什么奇病怪证,或者是看我惟妙惟肖的模仿三师姐。

三师姐本是山脚下一家大户人家的女儿,被富养地圆润的不像话,因她略有分量的体格竟还生出了一些病来。后得某江湖术士的指点,将其送上了我们圻垠山。师尊也因这奇妙地缘分给她取名为清缘。

没了婆子丫鬟的伺候和锦衣玉食,加上山上的艰辛生活,三师姐确实是不负众望地瘦上了一瘦,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一样,变得婀娜美丽了起来。

而她在金屋里养出来的性子却没能一同改上一改,在山上除了讥笑她的女弟子和青春期公猩猩般谁都想撩拨一下的男弟子,就之后厨房的那只猫跟她还算投缘了。

是以,我模仿起她或恼羞成怒,或气急败坏来,总是能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小苗......小苗......快醒醒......“

我猛地一睁眼,师姐美丽的小脸蛋离我不要隔得太近。

师姐见我醒了,拍了拍我的脸,笑着说:“睡了一路,刚刚路过最繁华的地段你都错过了。赶紧清醒清醒,一会儿就要到内城了。可不要迷迷糊糊衣冠不整的,丢了我们圻垠的面子。”

听到师姐这么一说,我立马来了精神,一边拉开车窗上厚重的练字的一觉,悄悄向外窥探,委屈道”实在太遗憾了,我下山来的第一场世面居然睡过去了,没能见识到。“外秒果然已经没什么了,我只能看到高高的墙,窄窄的道,间或有些手执长矛的士兵。

这样的景象确实我在山上从未见过的,我兴致盎然地瞧了瞧,却发现辘辘车声下,这些白墙红瓦的景致并没有什么变化,不一会儿便索然无味了。于是整理了下被睡得有些皱的衣裳,便在车里百无聊赖的等着了。

我和师姐大概大眼瞪小眼了一刻钟,伴着一声“吁~~~”,马车停止到了摇晃。我们终于到了。

我们依次下了车,眼前就是内城城门了。门外夹到站着十几个士兵,中间一群老头和两个年轻男子。

那些个老头一看就和来接七师兄回宫的那些个老狐狸一样,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两个略嫩点的中,稍高的男子用玄色的冠头发整整齐齐地用束在顶上,着一身鸦青色长袍,剑眉星目,身姿挺拔,说不出的器宇轩昂。他身边的少年则着牙白色衣裳,束着白玉冠,眉眼含笑。

同我们一起前来的使臣们朝他们二人行了个礼“见过二皇子,五皇子。”二人只是微微颔首。

我们也有样学样,朝他们行了个揖礼“见过二皇子,五皇子。”

穿着鸦青色的男子朝七师兄走进,拱了手,说“皇兄舟车劳顿,旅途艰辛,臣弟有失远迎,还请皇兄责罚。”

七师兄只是淡淡一笑:“五弟多礼了,你我自家兄弟,无需囿于这些繁文缛节。如今我在圻垠山,师尊赐名清崖。”

五皇子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了七师兄一眼,便也没再说什么了。

七师兄转而又向二皇子揖了一下:“此一别十载有余,未承想有幸再见兄长,兄长安好否?”

二皇子笑了:“劳三弟挂心,兄长甚好。”

“想必三哥和诸位师兄弟们早已疲乏困顿,今日靖先带皇兄及诸位前往寝殿,先做安顿歇息,他事稍后再议吧。”五皇子适时的提议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行人又跟着他,浩浩荡荡向宫内走去。

  • 无霜花开过百年 截图1
  • 无霜花开过百年 截图2
  • 无霜花开过百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