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海棠朗月轩全文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顾海棠朗月轩小说

顾海棠朗月轩小说

顾海棠朗月轩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孙闰慧

时间:2019-10-25 10:46

评语:一场复杂的爱情、商战的故事。

顾海棠朗月轩是小说《海棠经雨胭脂透》的主角,这里提供顾海棠朗月轩小说阅读。顾海棠朗月轩小说讲述了:顾海棠为了寻找失踪的父亲,与朗月轩不打不相识。她进入朗家的胭脂工坊工作,郎家一场骗婚,让他们陷入复杂的感情纠葛之中。爱恨交织,随着谜团的揭开,他们最后终于走到了一起。

精彩节选:

“好漂亮!”目瞪口呆的姑娘们惊呼不已,立时争相效仿起来,为自己重新装扮。

“看到没?这才叫真正的啦啦队。”顾海棠斜睨了朗月轩一眼,语气少见的露出了少女的娇俏与得意。

这一幕着实令人眼前一亮,朗月轩看向顾海棠的眸光兴味更浓,正欲开口,一个工作人员突然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朗少,里面的工作人员不够,后台已经乱成一锅了,能不能派人过去帮个忙?”

还没等朗月轩回答一旁的顾海棠已抢先站了出来,“我去!”

朗月轩有些意外的看向她。

“你这么看着我作什么?”顾海棠对这名满昆杨的名媛成人礼分外感兴趣,自然不会放过进内场的机会。然她表面却佯装生气的对朗月轩道,“我既然答应帮你做事,就要做得像模像样!”

也不知朗月轩是信了顾海棠一本正经的说辞,还是想着顾海棠还能给他带来什么惊喜。他接过工作人员手上的衣服,递给顾海棠,挑眉笑道,“你要记住,内场不比在外,要是出了纰漏,我可饶不了你……”

顾海棠不甚耐烦的摆摆手,拿过衣服套在身上就往里走,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给他。

朗月轩哭笑不得,想迈起脚步跟过去看看,忽然被人叫住。

“月轩,月轩!”那声音中气十足,满是兴奋,“你今天可让我开眼了!咱们朗二少就是厉害,把土的掉渣的传统成人礼办得这么新鲜养眼!你可别说,国外那套可全都被你给用上了,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美女啊……”

朗月轩回头,就见身着亮色西装、头发梳的油光锃亮的施迪文朝他跑来,途中还不忘欣赏各色美人。

“月轩,刚刚那女孩谁啊?怎么好像没有见过!”施迪文伸长脖子往顾海棠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眼,好奇的问道。

朗月轩拍开施迪文放在他肩头上的手,虽是笑着,语气里却不难听出认真,“你小子给我收起你那心思,这女孩你可不能碰!”

施迪文凑得更近了,挤眉弄眼道:“哟,有情况啊,咱们风靡万千少女的朗二少这是要铁树开花了?”

“少胡说八道。”朗月轩糊了施迪文一巴掌,转移话题道,“怎么,你家那老头子没来?”

施迪文的脸色顿时萎了下去,“怎么可能没来?这不在里面和龙大帅还有你爹说着话呢!要不是我机灵趁机跑了出来,哪还能见着你啊!”

施迪文这话毫无夸大,若说朗家“朗里春”是昆杨城数一数二的老字号店铺,那施家“施杭露”便是仅存的能与之相较的竞争对手。

如此背景,两家关系自是微妙。可偏偏作为施家下一代接班人的施迪文,也不知怎么和朗月轩投对了眼,日常无事便跟在朗月轩后头游手好闲,可把他的父亲施济周好一顿气。

两人又嬉笑怒骂了几句,便勾肩搭背的往会场走去。

此时,顾海棠也已到了忙乱的后台。

她一踏进,一面镜子兀地砸在她脚下,发出“哐当”脆响。

她刚避开破碎的玻璃渣,又听一道尖利跋扈的女声响起:“谁让你把镜子放我桌上的?我就砸了怎么的!”

“你,你不讲理……”另一道控诉的声音却细弱蚊吟,隐隐带着哭腔。

顾海棠见那名叫凡真的势弱少女想去捡碎裂的镜子,皱了皱眉,走上前握住她的手,道:“小心伤了手,我来。”

凡真睁大了眼,目光满是感激。

顾海棠笑着眨了眨眼,她进内场虽存着私心,但也不想事情出什么差错,更何况她也瞧不惯对方仗势欺人的做派。

然她正准备蹲下身去捡镜子,那名叫新巧的跋扈少女却突然上前,一把将她推倒,指着她高声斥骂:“一个打杂的也敢多管闲事!”

凡真忙去扶顾海棠,担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顾海棠摇摇头,借力站稳,看向新巧的目光多了几分冷肃,不卑不亢道,“这位姑娘,你打碎了她的镜子,还动手伤人,你该向我们道歉。”

新巧闻言恼意大盛,冲上去就欲给顾海棠一巴掌:“哪来的野丫头也敢让我道歉?我看你是欠教训!”

看热闹的姑娘们忍不住惊呼出声,却无人敢阻止。

千钧一发,新巧扬起的手骤然被人抓住,一声响亮的耳光反倒掴在了她的脸上。

新巧捂着红肿的脸,不可置信地盯向来人,眼含怒火,“你敢打我?”

来人一身厚重锦服,满身的珠光宝气,明明是个年轻靓丽的姑娘,却硬生生被她那不协调的装扮给压了龄。

就见她嫌弃的甩了甩手,不屑的瞥了新巧一眼,满脸高傲,“打的就是你,我龙莫婳还没欺负人,什么时候轮到你了?识相的赶紧滚,别碍了我的眼。”

“龙莫婳”这三个字一出,在场的姑娘们都变了脸色。

昆杨雄霸一方的龙大帅的掌上千金,谁敢得罪?

嚣张的新巧也灭了气焰,只恨恨的瞪了几眼,转身欲走,却一不小心将头发挂在了龙莫婳凸出的黄金头饰上。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

“臭丫头,你故意的?”龙莫婳气急,边喊丫鬟小玉过来帮忙,边扯新巧的头发,疼的新巧哇哇直叫。

顾海棠见状忙过去帮忙。可越扯,两人缠的愈紧。

情急之下,顾海棠只好散开龙莫婳的头发,拿下头饰,这才让她们得以分开。

可龙莫婳精心梳理的发髻也因此荡然无存。

眼见成人礼即将开始,龙莫婳气的直跺脚,怒目射向顾海棠,“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把我搞成什么样子了?”

顾海棠见龙莫婳钗横鬓乱,心生歉意,解释道:“抱歉,我实在……”

龙莫婳不耐烦的打断,“强词夺理,现在该怎么办?”

“没关系,可以重新梳……”顾海棠说着想上前帮龙莫婳挽发,却被龙莫婳一手拍开,接着愤怒地推开,执起桌上的物件就往地上砸:“什么重新梳!我天刚亮就坐在这儿才梳好,现在比赛要开始了你说重新梳?你成心捣乱是不是?我好不容易盼到这一天,都被你给毁了!你给我滚!”

顾海棠看着情绪失控的龙莫婳,长叹一声,不计较对方的恶语相向,朝外场跑去,快速寻到朗月轩。

朗月轩心情颇好的调侃,“这么火急火燎的找我,难不成又惹出什么麻烦了?”

顾海棠无暇闲聊,问:“我的箱子在哪?”

朗月轩笑意微僵,心中划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失落,语气略显浮躁,“不是说等事情办完再给你?”

顾海棠秀眉紧蹙,“急用,你先还给我,剩下的两件事无论做什么我都答应!”

能让顾海棠这性子的人这样承诺可不容易,朗月轩俊眉一挑,压住好奇,应道:“爽快,箱子在车上。”

顾海棠不做半分停留,拿到箱子便来到后台,正见衣着扎眼的龙莫婳正伏在案桌上哭。

顾海棠走到她身边,安慰道:“你别急,我来帮你重新化妆。”

龙莫婳闻言抬起头,脸上怒气尤甚,“就凭你?”

“对,就凭我。”顾海棠心平气和的把箱子放在台面上,啪的一下打开,各式琳琅的化妆护肤品尽数映入眼帘。

周遭瞧见的姑娘们无不惊奇艳羡出声,“好漂亮,她怎么有这么多好看的妆品?”

龙莫婳亦是吃了一惊,眼里的恚意转为讶异,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些都是从哪来的?”

顾海棠边拿出需要的工具边将龙莫婳压在椅子上,道:“说来话长,总之有了这些宝贝,一定不会耽误你上场。”

顾海棠将龙莫婳的脸正对着镜子,神采奕奕道:“给我十分钟,我一定把你变成全昆杨最美丽的女人,你愿意吗?”

龙莫婳对上那双清澈的明眸,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顾海棠的动作,镜中人渐渐展现出娥眉若黛,朱唇添绛,红梅缀额,活脱脱一位绝世佳人。

龙莫婳恍若梦中,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陌生的俏脸,喃喃道:“这是我吗?”

“当然是你。”顾海棠收好箱子,见龙莫婳喜欢,眉目间也溢上了笑意。

她择了布裙挽成花束,递到龙莫婳手中,柔声道:“去吧,去完成你的成人礼。”

恰好,一声悠长的号声从大堂传至后台,昆杨名媛成人礼正式开始。

龙莫婳握着花束的手紧了紧,本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别扭的留下一句“本小姐就勉为其难原谅你”,而后昂首挺胸的迈进会场。

顾海棠眉眼弯弯,目送着龙莫婳离开,见证着她成为全场的焦点,轻舒口气,满心欢喜。

身为裁判的龙德水却是浑身一震,立时坐直了身子,“那是我的女儿?”

坐在朗月轩身旁的施迪文同样惊得合不拢嘴,愕然道:“乖乖,龙家小姐乌鸦变凤凰了!”

仍在琢磨顾海棠刚才言行的朗月轩,懒散的目光落在龙莫婳带着的熟悉花束时,不由怔住,随即豁然起身。

施迪文纳闷道:“你去哪儿?”

“找人。”朗月轩头也不回的说。

然他答的干脆,心里却在问自己:“为什么会思先于行的去找她?找她干什么?只是调侃?”

他边走边想,很快得出了一个不甚满意的答案:真的仅仅只是想接近她,想看她笑语盈过春风闲,看她生气蹙眉动心尖,想看与她有关的一切,就因为此前的那一场不快的见面,激起了他探究的兴趣,就这么简单又奇怪。

他朗月轩是个什么人啊,别人眼里的集潇洒、风流、才华、多金一体的昆杨第一少爷,是众多女孩倾慕的对象,想得到的,从没失败过。

何况区区一个顾海棠。

想罢,他嘴角一挑,加快步伐。

可就在此时,舞台突发爆炸。

霎时间,混乱、尖叫、硝烟充斥礼堂,满目狼藉,满心危机。

朗月轩被人群阻隔,只能眼见着父亲与施济周被几名刺客以枪围堵,顾海棠也未能寻到。

  • 顾海棠朗月轩小说 截图1
  • 顾海棠朗月轩小说 截图2
  • 顾海棠朗月轩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