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免费阅读-梦里不知身是客章节预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梦里不知身是客

梦里不知身是客

梦里不知身是客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初

作者:燕子李三d05e24ee9

时间:2019-11-01 13:38

评语:如果你也曾被现实刺痛,不妨相拥畅谈。

贞贞定王小说叫《梦里不知身是客》,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塑造饱满,这里为您提供梦里不知身是客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了不说,还是一个普通的庶女,无才无貌,在这院子里的生活,可不好过啊,听说那定王是个护短的人,看来活下去的希望找到了。

精彩节选:

清秀小脸的司琴是个心善又话痨的好姑娘,一盏热茶的功夫就将府内的人员情况介绍了个七七八八。原来我只是不受宠的三小姐,是侧室所生,生母已故去多年。我从小在侯爷夫人膝下长大,虽然嫡母并不待见我这个毫无用处的庶女,好在嫡出的长姐非常疼爱我,我从小是跟着长姐一起长大的,平日里形影不离。今天长姐出门参加内眷聚会去了,我才自己落了单。

我想起下个月没有着落的房租和日积月累的琐碎责骂,决定安心在这里呆下去。在我的时代里,我不过是一个碌碌无为平平庸庸混迹在小外企的小白领,每个月的薪水领到手基本能捱过半个月,天天吃了上顿没下顿,这儿多好啊,侯府三小姐,虽然是庶出,最不济还有两个丫鬟伺候呢,比原来的生活强多了啊。

几乎没有什么心理挣扎,我就心安理得地将自己当做了司琴话里那个胆小怕事足不出户的三小姐。一气儿喝了两盏热茶,塞下去整整一盘桂花糕之后,我感到自己又活过来了。趁着司琴和司画出屋换杯盏的功夫,我在屋里转了几圈。

我发现这卧房虽然小,但是很精致,且不说整套桌椅几案看起来都是黄花梨紫檀一类的贵重木种,光角落里摆放的博古架上稀稀拉拉陈列的瓷瓶玉器就价值不菲。大户人家就是好啊,我暗暗在心里吸气,这要是放到现代,这得值多少钱啊。

我拿起一个天青色小双耳瓷瓶,也看不出到底哪儿值钱,又掂起一朵白玉雕花,刚想偷偷塞到枕头底下,喜庆圆脸的司画慌慌张张挑帘子跑进来,小声说道:大小姐回来了。我赶紧将手里的白玉雕花放下,迎出帘子。

迎面扑来的美女个头不高,娇小可人,白净净的瓜子脸上满是担忧。我忍着浑身乍起的鸡皮疙瘩,捏着嗓子喊着姐姐就扑到了她怀里,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摩挲着我的后背,无奈地说道:下次可不敢这么晒大太阳了,都要嫁人的大姑娘了,一点儿也不知道爱惜自己。刚听到嫁人俩字儿,我心中一惊,猛然想起来这倒霉催的三小姐是有婆家的人了,啊呸,是有主的侧室了

我不自然地抬起头,努力表现出委屈的样子:长姐,我可以不嫁吗?长姐勉强地笑了笑:傻丫头,你是晒糊涂了呀。平郡王妃已经跟母亲定好了你出门的日子,过几天聘礼就要抬过来了。唉,果然。估摸着司画已经将我醒来之后脑子糊涂的事情都跟长姐说了,长姐并未问我太多其他事情。

从司琴和司画言语里对我的态度,我估摸着以前的三小姐是个胆小懦弱的主儿,于是我极力压制住内心奔跑的一万只蠢萌动物,温顺的将头靠在长姐的怀里。我暗暗在心里吐槽自己,我特么三十了穿过来当十七岁的花季少女,这么个刷绿漆装嫩法儿会不会遭雷劈

从见到长姐之后,我就拐着弯儿从司琴嘴里抠出来了整个儿侯府的人员情况,也不枉我在外企混了七八年号称小道消息小能手。原来这座侯府是先皇御赐的宣平侯府,我的爹爹,也就是宣平侯,因在前朝大礼仪事件中护主有功,说白了就是出大力拍马屁了,祖坟上冒青烟,加封了个宣平侯,还不是世袭罔替的,到我长兄袭爵的时候,还要降一等改封伯爷。

宣平侯顾惟庸同志出身穷酸文人,为了跨越阶层,抱大腿娶了怡亲王府庶出的二小姐,也就是我的嫡母。后来又纳了三个妾,我的生身母亲、郑姨娘和王姨娘。我闺名叫顾兆贞,生母是太医院院判次女,生下我没几年就过世了,我一直是养在嫡母膝下,受长姐顾兆宣庇护。

郑姨娘是从三品怀远将军庶女,二小姐顾兆和与大公子顾立佐都是郑姨娘所出。另有二公子顾立佑是王姨娘所出,母家是工部员外郎。

从司琴半遮半掩吞吞吐吐的描述里,我就是个刚穿越过来还不到一天的傻子,也能感觉出她话里话外描述着嫡母的嚣张跋扈,和嫡母对郑姨娘占了先机的不甘与挤兑。顾立佐虽是庶出,但却是长子,更何况嫡母膝下只有一女,日后宣平侯府还是要指望大公子光宗耀祖的。

我对所谓的光宗耀祖嗤之以鼻,不禁想起了我在现代的亲人们,还有我那虽然不着调但却背负着老爹老妈光宗耀祖深切期望的弟弟。唉,不知道我跑到这么个奇怪的地方,是整个儿人穿越过来了,还是只有魂魄过来了,如果我身已死,不知道谁会为我落泪,芳芳的事情也不知道搞定没有。

越想越悲催,我百无聊赖地在屋子里转圈。长姐回到嫡母的院子请安,司琴与司画去浆洗我换下来的衣服了,我一个人也不敢出门,生怕被人瞧出来这副躯壳的芯子已经换了。

转悠到屏风后面,我看到窗边梳妆台上摆着铜镜,忍不住走过去想验证一下到底还是不是我自己的容貌。斜对着窗外略为暗淡的夕阳,我看到铜镜里是一张平淡无奇的瓜子脸,唯一突出的就是白,五官只能说中人之姿。

不够惊艳!擦,为毛别人穿越都是美若天仙,娇艳如花,到我这儿就是普普通通一张路人脸呢,还不是自己的。

我挤眉弄眼地做了一会儿鬼脸,惆怅地对自己说,还好是魂魄穿越了,我那具前不凸后不翘中间还是个小水桶腰的皮囊,还是留在了现代,也算是给我老爹老妈一个交代,总不至于去派出所报失踪了。

一想到我那口是心非刀子嘴豆腐心的妈,我又感觉饿了。每次她情绪激动对我横加指责的时候,我总是借吃东西来转移压力,长此以往,我简直快成了巴甫洛夫那只狗,一想到老妈就条件反射到吃。

既来之,则安之,我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进来,小姐,小姐,夫人那边派人传膳了。听着像是司琴的声音,我起身一面应道来了来了,一面腹诽着还传膳呢,真文雅的说法儿,不就是开饭了嘛。我从里屋出来,随司琴绕过蜿蜒的曲廊,还经过一个很大的荷花池,终于到了长姐和嫡母的住所。

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大半天,我终于见到了司琴八卦了半天的侯府夫人,我的嫡母大人。她是个看上去就不好惹的中年大姨容我套用现代社会的某种称呼略微调侃一下,有点像某岛大姨。略显四方的脸庞,颧骨有点儿高,眼神犀利,这是我对嫡母的初印象。

我低眉顺眼地顺着司琴的手势坐到长姐右手边,未等拿起筷子,嫡母略显尖锐的话语就飘了过来:司琴说你晕倒了?好端端一个人怎么走路都能倒了?一定是平日子餐饭不加紧。我低声答道:让母亲担忧了,无甚大碍。

我话刚说完,嫡母语气古怪地说道:今天你倒显得活泼了很多,不似平常样子啊。我心想这下可糟了,我平时是啥样子我怎么知道嘛。未等我找出合适的托词,长姐就出口帮我解围了:贞贞今天晒糊涂了,醒来又受了惊吓,与平日里不同。改日我带她去遇真宫求个符压压惊。

  • 梦里不知身是客 截图1
  • 梦里不知身是客 截图2
  • 梦里不知身是客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