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阴人丁宁最新章节-守阴人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守阴人

守阴人

守阴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铆钉

时间:2019-11-13 13:13

评语:那口红棺里面装着我媳妇。

《守阴人》小说的男女主是丁宁,作者:铆钉,本文情节流畅,构思巧妙,这里提供守阴人小说免费阅读,小说讲述了:丁宁小的时候家里不富裕,他住的屋子被隔成了两间,里间放爷爷的棺材,爷爷去世的那天,放家里发生了奇怪的响动,随之而来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精彩节选:

我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虽然没遇到什么事,但心里一直都是紧张的,见到人我才松了一口气。

结果我都还没说话,张四他们就像是见鬼了一样,全都往后退。

我一下就毛了,以为自己身后跟着脏东西,暗自去挤中指上的针眼,准备滴血在玉灯上。

张四用手电来回的在我脸上照,像是不认识我一样,看了几秒才狐疑的说:是丁家的娃没错啊!你这娃子,这是怎么了?

我这才发现他们都是在盯着我的脸,不是后面有东西,吐了口气。困惑的摸了下脸问:村长,我脸上怎么了吗?

张四这会确定是我,才不害怕了,在身上摸了下,掏出一块小圆镜子递给我。

脸上真有东西?

我接过镜子,张四立刻把他的手电照在我脸上,让我好照见自己。只是等我看清自己的脸时,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吓得差点把镜子都给扔了。

镜子里的我脸色灰白,眼窝深陷,整个眼圈都是乌黑乌黑的,原本清秀漂亮的小朋友,现在活脱脱一个大烟鬼。

张四活了一把年纪,还是知道一些事,试探的问我说:娃子,你这是在外面遇上女鬼,被吸阳气了?

女鬼?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想到媳妇儿,她肯定不是人,而且她亲我的时候,的确是吸了两口气,当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

张四一瞧我的脸色,笃定我是遇到女鬼了,张嘴就骂道:造孽呦,那来的女色鬼哦!这么小的娃娃都不放过!

额!

我开始还有些怕,但知道是媳妇儿做的,心里就坦然了。她是吸了我的阳气,不过绝不会害我。回去晒晒太阳,多吃点肉,过几天就恢复了。

张四越骂越难听,我心里不舒服,急忙岔开话题问他说:张叔,村里的那个大哥没事吧?

被我打断,张四还没消停,叹了声说:你说这世道,一个小男娃娃,一转眼就成了男人!

我算是听出他的意思了,他是以为女鬼把我那个了,农村人的思想里,女鬼吸男人阳气,都是要睡在一起的。

老家伙又骂又叹,好像巴不得是他似的!

我没吭声,也没解释。媳妇儿的事,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张四感叹完才说:他没事,只是晕过去,。你走丢没多久,大先生就把人送回来了,现在回村了。

听说没事,我就放心了。

胖子应该姓王,张爽说过他是半吊子,事实上看着也是半吊子,不然事情不会搞得这么复杂。

但不管怎么说,阴井是他封住的,不然荒山老岭,什么山魈鬼魅都会被引来。

我好心提醒张四说:张叔,我看那个胖子不靠谱,你还是从先找个人。我担心阴井还会出问题。

这一次出事,很可能是刘国柱干了什么引起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阴村浮现,同时用阴气制造幻觉,引开李林他们,然后抓我。

整件事情,都是环环相扣,绝非偶然。

张四比较赞同我的观点,而且胖子也说了,他只管今晚。听了我的话点头说:我明天就叫人去镇上给齐老道打电话,让他亲自过来看看。

齐老道这个名字,我从胖子和他嘴里来回听了几次,对这个人也比较好奇。但媳妇儿叮嘱我不要靠近阴井,我待在这里也无用。

经过今晚的事,我忽然明白了很多。从爷爷、陈瞎子、张天德的死开始,所有的事都跟三十年前有关。

村里的人都闭口不谈,不代表他们不知道,很多事都是被尘封了,那就不会轻易的揭开。不过现在有了刘国柱,他就是一块敲门砖。

到了现在,我才知道二叔在等什么,他就是在等刘国柱把门敲开。而他设局害死刘阿婆和刘大伯

呼!我吐了口气,没敢在继续想。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是局外人,但今晚听了刘国柱的话,我才明白我妈为什么在刨出红棺后会那么的担心,特别是我爹,他叮嘱过二叔几次,要看好我。

其实,我一直都是局内人。

李林他们出去找我了,无法联系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出去找人,只能在井房外等,找不到,他们自然就会回来。

期间我比较好奇阴井,探头看了眼。张四顿时紧张起来。共同经历了今晚的事,他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不少,同时也怕我一个毛头小孩防不胜防,连哄带唬的说:丁娃,不是叔不让你看。只是阴井事关重大,不是你们娃娃能好奇的。你要是进去,那是要出大事,要死人的。

要不是媳妇儿交代过类似的话,我才不信他这个糟老头子的话。我问:张叔,为什么丁家的人不能靠近古井?

我这一问,张四脸色沉了许多,夹着烟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吓人的事。我见他在想,也没打扰,结果他憋了半天,开口就说:这事就要问你爷爷了!

爷爷都死了快三个多月了,我上那问?张四这是不想说。我准备追问的时候,小路上出现了三盏电筒光,其中一盏特别亮。

隔着十来米,陈雪的手电光就照着我。过来后胖子黑着脸,我估计是想训斥我,但陈雪非但没怪我乱跑,还关心的问我有没有出什么事。

我赶紧摇头,胖子想怪我也没出气的机会,见我顶着个熊猫眼,在旁边阴阳怪气的说:你瞧他那熊样,我看不但没事,怕是还有艳遇,舒服得不行!

胖子找了我半天,有点火气很正常,我也不好怼他。只是陈雪横了他一眼说:你胡说什么,小孩子一个,那来的艳遇。

胖子鼻孔里哼了声,没跟陈雪吵。

见人都齐了,我跟陈雪说:陈老师,这里怪吓人的,我们明天回去好不好?

陈雪见我脸色寡白,眼圈都凹了下去,生怕我在这里出事,也没在提家访的事,点点头,把我和李林都拉在身边护着。

胖子这时消了些火气,回头跟村长说:刘家老人的尸体就在村头的老槐树下,我暂时封了他的灵,但坚持不了多久,天一亮,你找几个人跟着丁宁他们一起送回去,让他们村自己处理。

张四是认定胖子不靠谱,听胖子说完就道:大先生明天要走,那我等天明就把工钱给你算来。

胖子听出逐客的意思,摸了摸下巴,嗯了一声。

众人蹲坐在井房外面,熬到天麻麻亮,张四就回村叫人,不一会带着四个人过来,那四人手里抬着个木担架,上面放着刘大伯的尸体。

张四过来后给了胖子一个红包,看着有点厚。李林和我眼馋得盯着红包就挪不开眼珠子,胖子见我们眼巴巴的看着,从里面拉出两张五十块的给我们。

农村的经济欠发达,寻常人家都是在黄土地里糊口,手头里的大面值也就五十元,只有在外面打工做事的人,出手才能拿出百元大钞。

像刘国柱那样的,在农村已经是富豪级别。

面对五十块钱,我和李林都没有抵抗力,伸手就接过来,不忘了礼貌的说了句谢谢胖哥。

胖子摸了摸我们的头,颇有意味的说了句:以后不要在乱跑了。

张四给我们带了几个地瓜,我们边走边吃,离开了清水村。途中我没跟李林说自己被刘国柱抓了,陈雪问起来,我只是说被阴气遮了眼,转到山里去了。

路上陈雪就跟我们分开,回了学校,临走前她还叮嘱我和李林,要记得回学校好好念书。

想起念书的事,我心里也很纠结。媳妇儿的红棺要不回来,我肯定不能回学校。但陈雪和胖子都是那种有文化的人,在他们身上,我听到了许多外面的事,那是跟农村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内心也萌生了好好念书,走出大山的念头。

我想得有些烦,实在不行,只能去我娘面前哭,让她啜我爹和二叔出面。

进村后我担心我去刘家会碰到刘国柱,就让李林带清水村的人送尸体过去,我去通知村长。

谢广才他爹以前是村长,几年前过世,村长就落到他头上,刘国柱回来后,他整天跟在刘国柱屁股后面,十足的狗腿子。

但村里婚丧红白两事,还得他来主持。

我去的时候,他正在在院子里赶羊。我也懒得进去,踢着大门不耐烦的喊道:放羊老倌,刘大伯的尸体回来了,让你赶紧过去瞧瞧!

谢广才举着羊鞭刚要落下,听见我喊,放了羊鞭回头问:啥?我说:刘大伯的尸体跑回来了,让你去瞧一下。

我和谢广才一起过去,只是我远远跟着后面。到拐角围墙口,李林就气喘嘘嘘的跑来报信说:丁宁哥哥,刘老太爷又死了!

又死了?

李林见我没反应过来,急道:这次是真的死了,被人吊在楼棱上,舌头伸得老长了!

我脑袋里嗡的一下,抓着李林问:刘国柱在不在家?

李林摇头,我心里一喜,刘老太爷一死,刘国柱没回来,整个刘家肯定乱成一团,是我拿红棺的好时机。

我和李林冲到刘国柱家,此时院子里挤满了人,我们悄悄摸进堂屋,看见刘老太爷的尸体还没放下来,挂在堂屋的楼棱上,吐着舌头,瞪着眼睛,他又老又瘦,像是挂着一只黑猴子一样,悠悠的转着。

李林和我都打了个冷颤,不敢去看。

堂屋里很乱,散落着很多黄纸符,墙上全是用鸡血画的道符。正中间是一个大供台,前面倒着香炉和散落的贡品。

我脸色一下就白了,大供台上放的肯定是红棺,这是有人杀了刘老太爷,把红棺偷走了!

  • 守阴人 截图1
  • 守阴人 截图2
  • 守阴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