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法医原著免费阅读-心灵法医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心灵法医

心灵法医

心灵法医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百斯特

作者:红眸

时间:2019-11-19 09:46

评语:同名影视剧,正在火热播出。

朱明川罗笔芯小说叫《心灵法医》,同名影视剧由聂远,宋轶领衔主演,正在火热播出。作者:红眸,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塑造饱满,这里为您提供心灵法医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朱明川虽然是一个法医,可是凭借自己多年的法医经验和聪明的头脑,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听尸者”,因为一个案件,引起了刑警队长罗笔芯的怀疑。

精彩节选:

罗笔芯发现,明川自从上了楼之后,俨然就像变了一个人。她知道这并不是简单的态度转变,而是给她一种截然不同气质性的变化。刚才的明川市侩,油嘴滑舌,玩世不恭,虽然让她觉得讨厌,但是同时也觉得容易让人亲近。而现在的他明显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陌生感,身上散发出来一种睿智、冷酷和夺人心魄的压迫感。

罗笔芯在大学主修的是心理学,她对明川的这个变化十分敏感。阅人无数的她判断明川可能在幼年时经历过心理创伤。一般的多重人格或者双重人格人,他们都是被动地切换身份,就像变色龙一样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这是源于适者生存的法则的心理学翻版。比如,用比较自信的人格,去应付具有竞争性的环境;用脆弱、神经衰弱的人格去赢得同情、获取依赖。而明川这种,他似乎能控制自己的人格切换,这让罗笔芯感到十分不解,也同时感到十分不安。

明川此时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阴测测地打量着死者的卧室,那眼神让罗笔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倒是老丁和黄晓蓉似乎已经习惯了,并没有觉得什么异常。

他走到卧室的梳妆台看了一眼,然后又走到了床头柜那里,拉开里面的东西也看了一眼。他发现床头柜里全是各种名贵的进口保健品。他随便拿起来几个瓶子打开看了一眼,又转身拉开了卧室的衣柜,然后又进入了卧室的洗漱间。

他在卧室里转了一圈后,望着一直跟着他的张国军道:“她是怎么失足的?”

张国军轻叹一声说道:“昨天我有应酬,回来得很晚。我一进门就看到她倒在楼梯上,我就马上拨打了120。结果,人已经不行了。他们抢救了几分钟后,就宣布了她的死亡。”

明川看他一边说一边动了动自己的衣领,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而其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显然他在说谎。

明川又问道:“你确定说的是真话?”

张国军道:“确定,当然确定了。120会有派车记录,当时来的医生也能为我作证。”

此时不仅是明川,在场的老丁和罗笔芯已经都听出了问题。他们成天审讯人做笔录,经验丰富。一个人说谎没有,几乎下意识就能判断出来。刚才张国军一个人对问题生硬的重复,基本属于典型的撒谎。其次,编造的故事一般沿着时间顺序进行,什么应酬,回来得很晚,和明川所问的问题都不相干,他显然潜意识在回避重点。

明川又问道:“你们结婚有几年了吧?怎么没有打算要个孩子呢?”

张母此时却接话道:“不是没打算,是一直怀不上。倒是平时保健品我看吃得不少,可那顶什么用?有病就得去治。”

张国军皱眉道:“妈,说这些干什么?”

张母一瞪眼道:“我这老太婆一把年纪连个孙子都抱不上。怎么?还不能让我说几句?她就是有病。真是什么鸡下什么蛋,今天我见了他们,算是明白了。”

冯媛的弟弟当即怒道:“张国军,你还是个人吗?我姐姐可为你堕过胎。怎么到了现在,成了我姐姐的不是了?我今天算是看明白了,我姐姐在你们家过的是什么日子。要是我姐姐真是被你们害死的,老子饶不了你们!”

张母听到这里,显然十分诧异。她回头瞪了张国军一眼,张国军赶忙说道:“妈,你别激动。这事我以后跟你解释。”说完,就抬头怒视着小舅子。小舅子一看,当即撸起了袖子,眼看两个人就要动手。

罗笔芯此时发现张母是一个强势的人。自古婆媳关系就是个无解的难题。看这张国军在母亲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不由地觉得冯媛确实可怜。

明川冷漠地看着冯媛的弟弟,一把就按住了冯媛弟弟的手。他弟弟不敢正视他,只能作罢。他此时再问道:“那你打算要孩子吗?”

张国军此时有些不耐烦,皱眉道:“这和冯媛的死有什么关系?”

明川淡淡地说道:“有没有关系是我们来判断的,你只用负责回答。”

张国军赌气一般地说道:“没打算过,我不想和她要。”

明川道:“把你发现她受伤的地方指给我看。”

张国军无奈,只能带着他们出了卧室,然后下楼梯在拐角处说道:“就在这里。”

明川蹲下看了一眼。他看到撞击点上确实有流柱血迹。从血迹上看,确实死者有跌落楼梯,然后撞击栏杆后受伤或者死亡的可能。但是,出血量太少,这有些不不对劲。他已经看过尸体,从伤口的轻重程度分析,实在不该是致命伤才对。当然,这需要回去全面尸检才能下定论。毕竟,颅内损伤也是致命的。有时候,生命要比想象中的样子脆弱许多。不过,这个案子却是另外一回事。

明川起身对着老丁小声地说道:“去看看监控。”

老丁知道有了线索了,他笑道:“看来,今天能按时下班了。”说完,就飞一样地下了楼。

明川回头问道:“平时你们夫妻关系还好?”

张国军摇了摇头道:“也就那样。这些年,她越来越尖酸刻薄,有时候几句话说不对就能吵起来。我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不可理喻。”

“所以,你平时并不住在这里。”明川说道。

张国军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家里几乎没有你的东西。衣柜里,卫生间,只有她自己的。这不像一对恩爱夫妻该有的样子。”明川说道。

张国军坦然地说道:“我是想离婚的,但是她不肯。所以,就只能暂时分居了。”

此时,明川看了一眼张母,显然张母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看来,她是知道这件事的。他问道:“那你昨天晚上为何突然回来了?”

“是她把我叫回来的,说是有重要事情跟我说。”张国军说道。

“那她告诉你了吗?”明川问道。

张国军道:“我回来就看到她倒在了楼梯上。我哪里知道她要说什么?”

明川轻叹一声,幽幽地望着张国军。张国军显然不敢看他,赶忙将视线转移到了别处。而明川却说道:“可惜了,她要是没出事,我想她会告诉你她怀孕了。”

张国军一脸的惊讶:“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罗笔芯看到这里,十分诧异。张国军的惊讶是装出来的,因为真的吃惊表情会转瞬即逝,多停留一秒都是装的。她已经知道老丁去干什么了。

明川此时拍了拍张国军的肩膀道:“怀孕了就不能离婚了,因为婚姻法不允许。她怀孕与否,当然只是我的猜测,因为衣柜里有很多为孩子出生准备的东西,床头柜里有保胎药。我还以为你知道了。”

张母一听情绪就激动了起来,不由地眼圈一红道:“哎呀,一尸两命啊。好不容易有个孩子,竟然就这样没了。”

张国军赶忙安慰道:“妈,你别激动。孩子的事情强求不来。也是媛媛命苦,她没这个福分。”

此时,明川的手机响了一声。他看了一眼后,对罗笔芯说道:“请他回去协助调查吧。”

罗笔芯一下就愣住了。她知道张国军有嫌疑,但是目前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这么把人带走,这是不符合执法规程的。她当即问道:“明川,你是第一天干警察吗?凭什么抓人?”

张国军此时回过味来,当即问道:“你什么意思?”

明川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道:“刚才老丁打发来短信。监控上显示,张国军是昨天晚上10点回到了家里。而派出所的民警取证,救护车是今天凌晨1点才到。这说明他有作案时间。刚才那些话你也听到了,闪烁言辞,制造伪证,并且有毁灭证据的嫌疑。他有作案动机。

当然,冯媛的尸体我刚才看了,她身上有多处机械性损伤。目前,不能排除他们两个在那段时间内发生冲突。这让冯媛的失足坠楼十分可疑。黄晓蓉给冯媛的尸体测过肛温。当时是刚9点,温度为31.5度。结合手指的强硬尸僵和尸体温度计算后,推断死亡时间为昨天晚上11点。当时他就在现场,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回来就看到冯媛死了。最后,冯媛的脖子上有明显的电流斑和淡绿色的皮肤金属化。我推测冯媛是被电击死的,凶器应该是铜线。所以,她根本不是坠楼导致的正常死亡。”

黄晓蓉朝着他竖起大拇指。罗笔芯都听傻了,她在刑警队工作了几年,就专业而论,明川绝对是教科书一般的存在。她极少见到那个法医有这样可怕的缜密思维和办案能力。这案子他们两个几乎前后进入了现场,一样简单地看过尸体,她好歹也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怎么她就没有想到这么多,而他就能得到那么多准确无误的信息?罗笔芯此时觉得,可能明川在看到尸体的一瞬间就已经对这个案子有了一个判断。后来他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寻找嫌疑人和作案动机以及证据。难怪他能被人称为“听尸者”,果然他干警察有异于常人的天赋和优势。

只是想到这里,罗笔芯顿时感觉此次来鹏海所要完成的任务无比艰巨。不过,这也正好印证了她的猜测:只有一个无比熟悉公安侦破过程和证据收集的人,才能做出那么完美无瑕的血案。结合明川的多人格特点,她已经确认了她的侦查方向是正确的。只是眼下要啃掉这块硬骨头,她知道绝非易事。

  • 心灵法医 截图1
  • 心灵法医 截图2
  • 心灵法医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