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苏影夜非白章节列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蔚然

作者:暖白

时间:2019-11-25 10:35

评语:穿越异世,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小说《妖孽儿子腹黑娘亲》的主角是苏影夜非白,又名《繁华落尽与君老》,作者:暖白,为您提供妖孽儿子腹黑娘亲阅读,妖孽儿子腹黑娘亲小说讲述了:苏影表面上是人人唾弃的花痴草包,实则商号遍布全国。夜非白,表面上是克妻的鬼王,实际上手中掌握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刺客联盟。一道赐婚圣旨,两个毫无纠葛的两人走到了一起。

精彩节选:

苏影恍然不知危险已经降临,她正为逃脱夜非白的追捕而欢喜着。慢悠悠地走在街道上,嘴角哼起不知名的小曲,脸上洋溢着欢快笑容。

她只要一想到对方最后追逐到的只是一抹空气,懊恼地抓狂,就不免有些得意。

忽然,她感觉到一道危险降临。

然后她似乎感觉到周围鬼魅般的身影越来越多。

难道……与身俱来的危险本能让苏影下意识地便做出了最安全地选择。

此刻的她正站在石拱桥上,桥下是通向南北的河流,寂静的黑夜中,河水随波流动,发出轻微的响声。

苏影一个巧劲翻身而下,双手撑在桥底,整个身子贴在桥底下。

她调整呼吸频率,让自己整个人几乎化为虚无,心跳声也慢到极致。

如今的她,存在感比空气还稀薄。

一道道人影在桥上快速闪过,但是没人注意到,此刻桥底下竟然躲藏着一个女人,而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就是他们主人下命令必须要找寻的!

不知何时,夜非白站在桥中央。

黑夜中,桥上宫灯浅浅打在他颀长的身子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显得诡异旖旎。

面具下那双如鹰隼般的冷眸,泛起妖邪般的光芒,炫丽而邪魅。

“人呢?”看到第一队队长飞速而来,夜非白异常深邃冰冷的眼眸盯着他。

“回主人,还、还没找着!”被他狠厉煞气的冷眸一瞪,第一队队长凌风忽然有一种一脚踏入地狱的感觉。

“滚!”夜非白一脚踹去,将第一队队长踹进河水中!

此时,桥下的苏影心中不由地有些惊诧。刚才那声音,分明是那个轻薄她的男人所有的,但是,他竟然能够命令这么多刺客杀手,他究竟是谁?

然而,不容她多想,等那个被踹到河里的人浮上水面,绝对能第一眼见到自己!因为他们彼此的距离很近……近的不足十米!

苏影很快就有了计较,她让身子放松,缓缓将身子滑入水中,尽量少溅起水花泛起涟漪。

京城的地形图她很熟,这条河南北走向,而且很巧的是,这条河弯弯曲曲最后与苏府的小荷花池竟是想通的。

就在苏影潜入水中的刹那,那名被踹进水中的凌风已经浮出水面。

“还不快滚去找?”凌风正想问为何前方的江水会泛起涟漪时,被夜非白一声训斥,喝地他脑门一抽,将疑问放进脑中,大喊了一句小的马上去找,整个湿漉漉的身子已经凌空飞起,飞速选定一个方向而去。

一边跑,他心中还一边狐疑……那桥底的江水怎么就无风自起波澜了?莫非有什么宝贝?算了,还是老大的命令要紧。

凌风甩下脑中的胡思乱想,飞速离开,却不知自己竟漏掉了最重要的线索。

芙蓉院里。

苏影披着宽大柔软的浴巾,躺在厚厚的棉被下瑟瑟发抖。

绿痕和红波忙着照顾她,一个用热水给她擦手,一个在厨房里忙着炖姜汤。

很快,红波端了姜汤过来,姜汤已经在水里凉过,不烫不冷温度刚刚好。绿痕扶了苏影起来,让她靠在软垫上,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

红波一口一口地给喂给她。

喂完后,绿痕掖好被角,将苏影照顾地妥妥当当地,这才和红波相识一眼,吹灭了蜡烛,两人出了内室。

“小姐怎么样?严重吗?”绿痕拉着红波小声问。红波懂些医术,平日里小姐的饮食等都是她检查把关的。

“邪风入体,有些风寒,有点严重。”红波眼底带着一丝担忧。

绿痕有一丝疑惑:“小姐这大晚上的,难道是掉水坑里了?”

红波表示没这么简单:“掉坑里爬起来就是了,可我刚才看小姐手上的皮都泡皱了,而且全身几乎是精疲力尽,倒像是凫水去了。”

绿痕摸着下巴:“大晚上地凫水去?小姐这是烧糊涂了?不对啊,明明是先凫水再发烧的嘛。”

“咱们别乱猜了,要是能说小姐肯定会告诉我们的,现在照顾好小姐才是最要紧,若是小姐明日还不见好转,咱们得悄悄去外面抓药。而且这件事不能漏给夫人知晓,府里常请的那位李大夫更不能请。”

红波会医术,但府里的药材库她们却是动不得的。

“知道,李大夫开的药小姐一向都是用来浇花的,都浇死好几盆花了。”

“嘘!祸从口出,不能说的话就烂在肚子里。”红波小声警告。

内室中,苏影躺在厚厚的棉被下,脸色苍白,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心中直将那个神秘男人给骂个半死。

若说苏影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她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如果有如果,当初她绝对不会好心手贱将那个男人给救了。

春意料峭的季节,河水还很冰冷,她憋在河里整整游了小半个时辰,这段期间,她被冻的无数次地想从河里起来,但是她总能感觉到追踪还在继续,河岸上偶尔飘过的鬼魅身影让她明白,一旦她出河,面临的就是无尽的追捕。

所以,苏影被硬生生憋闷在河里,那么长的河道,最后她竟真的能潜到左相府的荷花池,然后像水鬼一样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水草艰难地爬上岸,最后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这个仇,她苏影一定会报!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苏影在心中暗暗发誓。

当天晚上,绿痕和红波都没睡,在苏影床前轮流值夜。

因为当晚,苏影就发起高烧来了。

到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绿痕就从后花园的角门出去抓药。

绿痕抓药回来,顺便还带回来个消息,她小声跟红波念叨:“今日外面好生诡异,听说昨晚上好些人家里都闹鬼呢。”

红波淡定都看了床上的苏影一眼,微微蹙眉,“怎么回事儿?”

“具体的打听不到,只隐约听说昨晚上闹鬼,好些人家里不是门被开了,就是窗户被撬了,还有的屋顶瓦片都被掀了,似乎一大批的鬼怪出来活动,真真是吓死人了。”绿痕心有余悸地按住胸口。

“是吗?”红波有些不信,“不会是小偷吧?”

  •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截图1
  •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截图2
  •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