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川之境白泷羽全文免费-灵川之境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灵川之境

灵川之境

灵川之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雨夜撑伞

时间:2019-11-26 11:24

评语:那个世界,它从来没有消失。

《灵川之境》小说的男女主是白泷羽,作者:雨夜撑伞,本文情节流畅,跌宕起伏,这里提供灵川之境小说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白泷羽的父亲是一位保卫国家的战士,在前些年战乱的年代将母子两送往了这座世外桃源,他很乖,乖到可以照料自己的饮食起居。

精彩节选:

翌日。

白泷羽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上带来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感让他瞬间清醒,这种真实的感觉让他险些无法呼吸,而他眼前的景象也随之变得更加清楚。

记忆渐渐回归,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同时想要从冰冷而粗糙的地面爬起。

白泷羽手中的血液已然凝固,伤口开始结疤,形成一层薄薄的血痕。

他做了一个扭曲的梦,一个无比真实的噩梦。他清楚记得,梦境中的自己是多么弱小无助,面对强于自己的对手,他根本无力抵抗,只能任由对方做着自己厌恶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在地上呢。

这手上的血液,也是如此真实。

白泷羽像是想到了什么,心脏猛地漏跳了半拍。他的瞳孔猛然收缩,胸口此起彼伏地浮动着,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他失落地抬起了头,灰暗的眼眸中满是落寞。

他先是看见了桌上的几枚金币,再者才是母亲那毫无灵魂般的躯壳。至此,彷徨的白泷羽才明白过来,自己的母亲变了,这个曾经温馨的家也该变了。

白氏就这样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身体显得十分僵硬,一双玉手不知所措地交互错杂着。

白泷羽看着这样的母亲,声音有些颤抖:娘,你别这样。

白氏的眼中有了些光彩,她看了一眼白泷羽,漆黑的眼珠中倒映出白泷羽渺小的身影。

娘没事。白氏的声音已经没了往日的活力,这样的母亲让他感到陌生和担忧。

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白泷羽就这样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母亲起身并走出房间,至此也没有任何举动。

他回过神来,眼中终于注意到了桌上摆放的几枚金币了。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通用货币。

以铜币卑微,银币居上,金币最为显贵为等级而划分。三种货币之间并不存在互相兑换这一说法。因为,铜币和银币根本无法与金币的价值相媲美。

金币是由纯金打制而成,平民百姓一辈子可能都接触不到这样的境界。

白泷羽想起了王曦说过的话。

他的身份很多,名字也很多。

这些东西可以减少王曦的麻烦,是他生活在这世上的代号。所以说,他并不是书生,他也不是刻意要隐居在昭和山上,这一切都只是他打发时间用的业余游戏。

他视生命如草芥,轻轻松松就可以破坏一个家庭。

他实力强大,白泷羽完全打不过对方。

除非......

白泷羽也成为一个御灵师,一个更加强大的御灵师。

从这一刻起,白泷羽明白了实力的重要性。他一定要变强,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的母亲,自己最重要的人。

他暗自下定了决心:我还有三年时间准备。

王曦说,在每个孩子十岁以后,就可以到镇子上测试天生灵力值,而这天生灵力值也决定了御灵师未来所能达到的高峰。

他心情复杂地把桌上的几枚金币尽数收下,放在角落里一个较为隐晦的柜子里。

他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厨房。

母亲就在厨房里面,辛勤地做着一个家庭每天早上的伙食。白泷羽看着这一幕,有些失神。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那天一定不会接待王曦,那应该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吧。他又想起了前些年与母亲生活的日子,他越发觉得,那时的自己才是最快乐的吧。

母亲从厨房拿出了两个馒头和两碗青菜汤:你傻笑些什么呢,过来吃饭。现在的白泷羽还留着口水,神情有些呆滞,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可不就是在傻笑。

啊?是吗。白泷羽赶忙擦了擦自己不经意间留下的口水,一路小跑着坐上了餐椅。

白泷羽将手中的馒头数口吃完,又端起青菜汤一饮而尽。由于吃得急促,中途被汤呛了两口。

娘,我们会好好的吧。感受到压抑的气氛,不知道怎么的,白泷羽突然就这样问道。

白氏前倾身子,慈祥地抚摸着他的额头:会好好的。

七岁的白泷羽听到母亲的保证,兴奋地点着头:娘这算是答应我了,可不能欺骗小孩子。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咱们拉勾勾。

先吃饭。白氏宠溺地用手点了点儿子的鼻尖。

吃完饭后,白氏收拾了碗筷,再一次摸了摸白泷羽的脑袋,惹得白泷羽羞红了脸,嗔怪道:再摸就秃顶了呀。

我想多摸摸我的儿子嘛。白氏一如既然地露出微笑,可是白泷羽并没有留意到这个甜蜜背后的心酸。

白氏端着碗筷,回了里屋。

白泷羽无所事事,于是就继续坐在木椅上,悠闲的晃动着自己短小的双腿,他的脸上满是甜蜜,脑海中井然有序地规划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过了一会,母亲还未从房中出现。白泷羽看了看门外的气候,不禁有些疑惑。

耀阳东升,亘古不变。在同一个地方待久了,仅仅只是看太阳悬挂的角度,他就能推断出大致时间。这样想着,白氏打理的时间不同以往,不合寻常。

娘,该出门了。白泷羽用着自己稚嫩的声音,对着里屋大声呼喊。

他没有听到任何回应,整个木屋安静的有些骇人,静悄悄的狭小空间内,只回荡着白泷羽自己的声音。

娘?白泷羽又喊了一声,自己也跳下了木椅。

白泷羽一步步朝着里屋走去,对他而言,以往几个大步就能到达的地方此刻却显得如此遥远。

每走一步,屋内的温度似乎就急剧下降,冷得他直打哆嗦。明明是早晨,屋内却没有一丝阳光透着,害怕的白泷羽只得硬着头皮走着。

终于,他走到了厨房,并伸出自己一双小手,费力地推开那扇古朴的薄木门。

娘。白泷羽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同时抬起了他的头,在屋内四顾。

在房内的悬梁上,系着一根粗糙而细长的麻绳,而在麻绳下方,打了一个死结,正好围成一个套圈。

一个身穿素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头颅伸过套圈,洁白的颈部死死卡着麻绳,勒出了一道淡红色淤青。

死之前的她似乎面色平静,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但还是青筋爆起,一双眼睛毫无生气,双目爆出,血红的舌头直直挂下,场面极度骇然。

看到这样的场面,白泷羽先是猛地向后一跌,瞪大了双眼,似乎是不敢相信。他的身体颤抖着,几乎是连滚带爬着到了吊死女尸的面前。

他没有感到害怕,哪怕此时房中阴风阵阵。

他的泪水不争气地从眼角溢出,脸颊上布满了泪痕。他先是用刀割下了悬梁上的麻绳,而后再将母亲平放在地面。

白泷羽嘴角微动,嘴唇颤动,最终还是无言吐出。

突然,他跪了下来,就这样跪在母亲面前,狠狠地磕了几个响头,直到额头破裂,溢出鲜血,他也没有停止。

每磕一次,就有泪水混合着血液流向地面。

  • 灵川之境 截图1
  • 灵川之境 截图2
  • 灵川之境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