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玥宁裴寓衡全文阅读-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小说免费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南珣

时间:2020-01-14 17:37

评语: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宣玥宁裴寓衡小说叫《重生成病娇心尖宠》,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这里为您提供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宣玥宁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得到老天的垂怜,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从养尊处优的官太太直接回到十三岁的潦倒豆芽菜,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精彩节选:

三月的越州乍暖还寒,生病的人自是受不得冷。

宣月宁和宣夫人喝了药后,均出了一层臭汗,两个人缩在层层的衣裳下,呼吸声此起彼伏。

偶尔还能听见裴璟昭的磨牙声。

穷,这个家是真穷,衣裳都要典当完了。

同她在萧府过的锦衣玉食生活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由奢入俭难,她其实也有些不适应,但她心里带着如同偷来的窃喜。

穷不怕,日后她养家,一定把三个孩子拉扯大。

没错,三个,裴寓衡还没弱冠,也不过十六的年纪,他默不作声抗起这个家,她总得替他分担一二。

虽说总觉得自己说要养裴寓衡有些怪,要知道那可是上辈子的宰相,可一想到明明受不得冷、受不得热,睡觉都得点熏香的他,如今就宿在隔壁破木板上,她心里就难过。

总觉得睡在那样的地方是玷污了他,她得尽快赚钱,让这个家富裕起来。

悄悄翻了个身,她将一直就拿在手中的钱袋拉开个口子,往床铺上倒去,借着月光亲眼看见三百文铜钱堆成个小山。

一枚一枚数过去,又仔细欣赏了一番那张飞票,小心将其叠好又重新放了回去。

想着明日先得带裴寓衡去租房子,大约得花多少钱,然后给宣夫人请医者,这个还得留出日后吃药的钱,新房子布置东西,林林总总,想着想着进入梦乡。

在睡着的最后一刻,她捏着钱袋心想,这郑家总算做了点事,这金锁就当是他们欠她的利息了,日后谁也不欠谁。

一墙之隔,裴寓衡身上还穿着那身宽袖长袍,除了明日要穿的衣裳,其余的全拿去宣月宁那屋,给两个人盖了。

他们连床被子都没有。

曾经的少年得志,到如今也算尝尽人间百苦。

身下的破木板散发着木头的味道,裴寓衡睁着眼睛,有些睡不着。

往日他都会强迫自己入睡,要是受不得苦睡不着,第二日谁出去找医者,家里又该怎么办。

可今日,在他不在的时候,宣月宁却站了出来,护住了他年幼的弟妹。

他们年纪小又心思单纯,若是没有宣月宁,不被拉走也得被吓坏了,哪还能跟他嘻嘻哈哈缠着他。

忙来忙去的,他都忘记跟宣月宁道谢了。

屋里桌子上,她给他的半块胡饼已经凉透了。

曾经一见到他就唯唯诺诺,脸能红到脖颈的宣月宁,怎么就突然胆子大起来,敢和收租人叫板,张嘴就是假的《大洛律》。

可……能有人能在他不在的时候,护住这个家,他真得觉得能松口气了,一直以来的紧绷都软和了不少。

裴璟骥一个翻身凑到他身边将他一把抱住,他嫌弃地撇撇嘴还是揽过幼弟,终于有了些许的困意,明日一定得找到房子搬出去。

收租的老婆子本身就是这坊里一霸,受了委屈等反应过来,焉知不会重新找上门来。

另外她受人指使而来,背后的人定会前来一看,就怕他们再出招,这个家可经不起折腾。

第二日一早,家里的几个人就醒了过来,就连宣夫人都清醒了一刻钟,吃了饭喝药又沉沉睡去,谁也没告诉她昨日发生了何事。

给她收拾妥当,他们才草草吃了一口,裴寓衡在屋里嘱咐两个孩子,宣月宁在旁思索如何能让他带着自己一同出去。

昨日出了身汗,她又不是以前那个总是忧虑自己会不会被扔下的小娘子,心境转变,身体也充满力量,风寒已是好了大半。

还不待她张口,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门外响起,大门砰砰作响,“妹子,快开门,听闻你们昨日被欺辱,今个我特意上门赔罪来了。”

“你们这舅舅也真是,脾气臭的跟那粪坑里的石头一般,都快被他气死了,自个的亲妹子带孩子投靠他,他倒好,做的都是什么混账事。”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来者是裴寓衡的舅母肖夫人,宣月宁的伯母。

裴寓衡低头便对上了宣月宁同样警惕的目光,动作一顿,又若无其事地将头转开了。

裴璟骥得了阿兄肯定,跑去开门。

一个穿着八幅石榴红裙的夫人先露了脸,梳着高髻上面步摇轻晃,她用手遮嘴,涂着丹蔻的指甲鲜红如血,三十出头的年纪,一举一动都是风情。

最吸引人的便是她那浅棕色的发色,阳关下一晃,还泛着一股子金。

她亲切拉着两个孩子的手走了进来,身后奴仆在房屋放下她带来的东西,恭敬的候在了门外。

屋里没有椅子,她不顾裴寓衡的冷脸,坐在宣月宁的床榻上,握住宣月宁的手,唠唠叨叨说她废了多大的力气,才从将他们轰出宣家大门紧闭的宣嘉亦那,领了几个钱过来看他们。

初一看上去,她神情不忿和他们同仇敌忾,痛骂了宣嘉亦好半晌,活脱脱一个爽快识大体的女子形象。

可若仔细听,你会发现,她话里话外都在将所有不是往宣嘉亦身上推,赶人关门的是宣嘉亦,阻止她还看望他们的是宣嘉亦,合着宣家就她一个好人。

谁都知肖夫人是个良善之人,越州前段日子被攻城,还是肖夫人顶着压力率先开仓放粮,在百姓间名声极好。

要宣月宁说,这宣家啊,就属肖夫人最为精明。

忍着肖夫人在她脸上待估而价的目光,她羞涩一笑。

肖夫人是越州胡商之女,打理生意好一手,宣家上下所有花销都是她在提供。

宣嘉亦乃是宣夫人的庶兄,成了年便从家族中脱离开来自己单过,原本是个整天游手好闲的纨绔,可自打娶了这肖夫人,人都正经起来,还谋了个差事。

吃软饭吃的骨头都酥了,整个家里都被肖夫人把握的牢牢,有钱腰板就硬,嫁给他多年,肖夫人只为了他生下一嫡子,再无所出,后院众多小妾,却只有一个胡姬成功养活了一女。

是已,肖夫人从进门开始,就没讲过一句真话。

拒不收留他们的,是她,特意给他们介绍这处住处的也是她,哪有什么宣嘉亦的事,不过是她惯爱使得计量。

将宣嘉亦描绘成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只要是馊主意就全往他身上泼,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好一个柔弱圣人。

前世,他们可不就被这副贴心的伪善面孔,骗得提溜转。

他们搬到这个残破小院已经月余,她要是有心,又怎会只提了两包点心过来,难道不知他们现在最缺的是药是钱?

肖夫人亲昵地拉着宣月宁的手,语气里尽是懊恼之意,“都怪我,当日怕你们流落街头,给你们介绍了这个地方,谁成想就有人恶劣收租,还差点把两个孩子给带走,真真悔死我了。”

“也幸好你们兄妹二人硬气,没让他们得逞。”

昨日收租人刚走,今日肖夫人就上门,这院子还是肖夫人给介绍的,若是不关注他们,消息又怎会如此灵通。

只怕这收租人的老婆子受的就是肖夫人的指示。

联系前世裴家到越州遭遇的一切,宣月宁愈发觉得自己猜测没错,越州离长安、洛阳那么远,若是她想害裴家,自然是在越州找人最方便。

而肖夫人此人披着盛赞实则贪婪成性,为了钱出卖裴家,还真做的出来。

想到后来发生种种,必须得让裴寓衡对她提防起来。

当下回道:“伯母无需自责,又不是伯母想将我们几个推下火坑,我还看见伯母给那老婆子钱让她照顾我们,谁成想人心险恶,真是太过分了!”

她一个天天躺床上吃药的人亲眼瞧见的?胡诌罢了。

裴寓衡听闻此话倏地抬头,红唇依旧如血妖艳,见两人亲亲密密凑在一起,抿了抿唇。

肖夫人被她说的一哽,迎上她那水盈盈里面盛的具是不谙世事天真的眸子,半响才憋出一句,“是吗?伯母也是好心办坏事了不是。”

“我知道的伯母。”宣月宁一头扎进肖夫人的怀中,她怕她在不动,要笑出声来,肖夫人好面子,她刚才说看见她送人,还理解成是为了他们好,她势必要装下去,而且她也无法反驳。

说她没有给老婆子钱宣月宁根本不可能瞧见这一幕,做实她压根不想照料他们?还是说她给老婆子钱都是秘密给的,她不可能知道?怎么解释都不好,不如顺坡下来。

“伯母,你真是太好了,月宁长大一定会回报你的。”

她话一落,就察觉到肖夫人身子一僵,一只手拍在她后背上,“月宁真乖。”

一直没开口的裴寓衡,望着宣月宁不断发抖的身子,紧抿地唇展开,“舅母给了那阿婆多少钱?还是要回来为好。”

肖氏咬咬牙,“都是小钱,你们放心,我自然会去找她要。”

“那便好,可莫要让舅舅知晓,他生气了再训斥舅母。”

“你们无需担忧,既然已经交了房钱,安心住就是,寓衡……”

两人说话之际,一直弯着腰趴在肖夫人怀里的宣月宁,胃里翻涌,胸腔一片恶心,和肖夫人双手交握处的汗渍黏腻之感,仿若放大数倍,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

冷汗涔涔,加之鼻尖全是肖夫人的味道,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肖夫人,推着她一个仰倒差点掉下床去,“哇”一声吐了出去。

肖夫人没反应过来,腰扭了一下不说,还巧被吐了一鞋,还有不少沾到了裙摆上,脸都扭曲了。

展开内容+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截图1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截图2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