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月宁裴寓衡全文阅读-宣月宁裴寓衡小说免费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宣月宁裴寓衡小说

宣月宁裴寓衡小说

宣月宁裴寓衡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南珣

时间:2020-01-14 17:39

评语:内容精彩,推荐阅读。

宣月宁裴寓衡小说叫《重生成病娇心尖宠》,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这里为您提供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宣月宁上一世为了得到自己父母的疼爱,最终不仅没有得到,还让他们对她厌恶不已,一朝重生,她才不管什么亲人呢。

精彩节选:

宣月宁捂着胸口,控制不住的作势要呕,肖夫人抖着腿急忙站起,身上的污秽熏得她眼冒金星,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

等她站起后才反应过来,她不该这样做,可一低头,就瞧见宣月宁正趴在床沿,又吐了个来回。

这回从视死如归的神情中硬生生做出怜惜,避着地上的呕吐物,坐在宣月宁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瞧瞧你们这一个个病模样,安心在家养病,我定会让老婆子同你们赔礼道歉,真是岂有此理!”

说话的功夫,外面的奴仆已经冲进来拿汗巾为肖夫人擦拭身上沾染的污秽,还顺便将地上的秽物一起弄净。

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些酸臭味,宣月宁头晕眼花地躺回原处,余光瞥见裴寓衡早已远远躲至门口,不由想着,他那般爱洁,这阵子照顾她们两,也不知如何忍下的。

地上被自己吐出去的早饭被清理干净,顿时心疼不已,小脸就更白了,声若蚊蝇般说道:“伯母,月宁不是故意的,你放心,月宁会赔你的鞋子的。”

身上不轻不重挨上一巴掌,再次引起她胃里一阵痉挛,“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你身体好对伯母来讲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寓衡啊,家里可就你一个男人,你可得好好照顾她们。”

“舅母放心,”他瞧着病弱西子的宣月宁,复又冷冷回道,“既然舅舅已经不认我们了,舅母日后还是少来,他会不喜的。”

肖夫人早就难以忍受,如坐针毡,见他说这话,当下做出生气模样,“寓衡!都是亲戚说什么不认得话,你舅舅他就是转不过弯来,你且看你舅母如何劝他。”

裴寓衡脸上没什么表情,孱弱的直挺挺站在那,一副任你说甚我自岿然不动的态度,把肖氏气了个仰倒。

嘴里念叨着,“小没良心!”

宣月宁拉拉肖氏袖子,“伯母,阿兄就是这么个任性的性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还是我们月宁乖。”肖氏摸摸她的脸蛋,随即一副被裴寓衡气坏了要走的模样。

哪知脚还没踏出去,就听裴寓衡说道:“舅母还是将提来的东西带走,我们家小,放不下。”

“好!好!”肖氏这回是真生气了,转身拿上东西气势汹汹带着奴仆就走,身后还有宣月宁虚弱的“伯母莫生气”的喊声。

木门“哐当”一声被狠狠合上。

宣月宁立刻禁了声,对上裴寓衡的黑眸,脑中眩晕都没了,“家里不能所有人都得罪她,总得有人安抚。”

他还站在原地,也未回话,只是似笑非笑的拿凉凉目光将她从上扫视一遍。

索性两个孩子贴心,听肖夫人走了,赶忙从胳膊跑了回来,一个开窗通风,一个倒了碗水喂她,总算将这诡异的气氛冲淡。

宣月宁刚才将肚中东西尽数吐了出去,现在倒是舒爽了不少,觉得浑身都是力气,出去跑上两圈都没问题,撑着身子道:“昨日老婆子才大闹一场,今日肖夫人就来安抚,让我们安心住在这里,我总觉得肖夫人她……”

她咬了下舌头,思考应该如何说才能让裴寓衡认清肖夫人的真面目,就听裴寓衡低低恩了一声,对她的未尽之言表示认同。

诧异的望过去,就见他身上精致的水纹宽袖长袍一动,泛起层层波浪,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将腰间略歪的镂空香囊球摆正,屋子内的空气着实不好,可他除了站的远了些,却并无嫌弃之色。

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恩?”了一声,尾音有着青年人独有的清脆,见她还呆愣着不说话,说道:“舅母……也罢,肖夫人,如你所说,她和昨日的老婆子肯定有联系,我们还需小心些,她们定以为已经将我们安抚住,我们最好今日就找到住的地方搬走。”

听见他的话,宣月宁回过神,以前的裴寓衡是绝不会同她解释这般多的,他都是自己默默做决定,她昨日的表现,这是让他认可了?

心里升起愉悦感,她紧接着说道:“正是,她们现在肯定会放松警惕,家里不会有麻烦找上门,今日我陪你一道出去?”

小心翼翼的盯着他,裴寓衡冷下脸来,就连两个孩子也不敢插嘴,半晌,他才道了一句,“随你。”

宣月宁喜气洋洋地揉揉离她最近的裴璟昭的头,“等阿姊回来给你们买糖葫芦。”

“恩!阿姊阿姊……”

裴寓衡已经转身站在了门外,收回微微偏向屋内的头,开口道:“裴璟昭、裴璟骥,快出来让你们阿姊换衣服。”

“哎!”

宣月宁打开属于自己的小木箱,里面琳琅满目各色衣裙,她甚至还找出了几只珍珠珠钗。

眼眶顿时一热,久远的记忆和当前的景象相重合,家中已经穷的开始典当衣裳,可她的箱子里东西没有一样被拿出来当掉,裴家啊,给了她能得到的所有宠爱。

嘲讽一笑,郑家的血缘牵绊,远远比不上他们待她的认真。

从里面翻找出一套红色胡服换上,又将箱子中值钱的珠钗耳饰包裹起来,她为自己梳了个男子才梳的发髻,扬着一张不施脂粉的干净小脸走了出去。

窄袖细腰,脚蹬暗红色马靴,整个人没有着女装的柔弱,反倒英姿勃勃,充满生气,任谁瞧去,也不会觉得她是个女子。

活脱脱一个受尽家中宠爱的小郎君。

大洛民风开放,小娘子穿男装着胡服骑大马,最是正常不过,是以裴寓衡只是一颔首便叫她跟上,等她靠近,他才道:“我今日只有这么一身衣裳可穿。”

啊?

宣月宁停下步子,疑惑地眨眨眼,对他这没头没尾的话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等他人都快要消失在街口,她才反应过来。

这是在向她解释,刚才她难受吐了的时候,他躲得远远,只是一会儿要出门,身上只有一身衣裳,不能弄脏,不是故意不上前的。

扬起一个娇艳如花的笑容,正巧碰见隔壁邻居。

“你是裴家那个小娘子?”

“正是呢,姑母的病迟迟未好,我要和阿兄去别的坊找医馆将姑母送去,只期盼着她能快些好起来,不然昨日当的那些钱,就要不够了。”

传达出他们手里也没有多少钱的信息,她告别人家就朝裴寓衡追了上去,远远一望哪里还有裴寓衡的影子,正焦急地追到街角,就见裴寓衡正站那等着她。

树上花瓣掉落,随风轻盈地在地上盘旋起舞,片片沾衣。

她浅笑依然,心里却为他感到自豪,看,这是他们裴家的郎君!

两人一道向着越州最豪华的西坊走去,几乎是从城尾走到城中,越州饱经战乱之苦,于两年前才刚被收回,在废墟之上重新设计,城中建造格局一应模仿长安。

八个大小相等的坊区如同被切割而成的豆腐块,整整齐齐码放在一起,最中间的四个坊区自是世家大族、簪缨之家、富贵殷实者居住的地方,而临近城门的四个坊区多是平民而居。

他们现今住的地方,就是平民坊中最差最乱的坊,要想到达西坊,需得再穿过两坊。

到了西坊,极目望去,街道两旁商铺鳞次栉比,穿着各异的人们来来往往,香车宝马,酒香四散。

他们直奔越州最大的医馆,表明来意,又将以往抓来的药材给医者看过,医者看他们两个小小年纪,但谈吐不凡,衣裳也是平民穿不得的绸缎,便同意他们下午将宣夫人带来诊治。

了却一桩心事,宣月宁带着裴寓衡就去将身上带着珠钗全典当了,无一例外全是死当。

她在帝都洛阳住了那么多年,眼界自然不是现在可比的,在她看来,她手里这东西,丑的没一个她想戴头上的,死当不心疼还能多拿些钱。

可看在裴寓衡眼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亲眼看着她将单据撕碎,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典当的数量,确保自己全部记住再也忘不掉。

钱袋再次充盈起来,宣月宁眼睛都亮了起来,拿着钱袋不舍得松手,“裴寓衡,我们去归行坊看房子吧?东南西北四坊的房子我们肯定租不起,挨着西坊的归行坊可是另外四坊中最好的坊了!”

说假话必须要显得真诚,平民坊中最好的坊明明是挨着南坊的坊,她左手死死将钱袋扣在肚子上,右手下意识就抬起抚过眼睛,长长的睫毛上下翻飞。

这是她今日非要跟着裴寓衡出来最重要的原因,租到归行坊的房子!

女皇曾有一师,乃是当代大儒,博陵崔氏之人,门下弟子数不胜数,已经隐归。

三年后,大洛动乱止,其被女皇亲自迎回帝都洛阳出仕,成为女皇最大的靠山,没用几年,女皇就在其的帮助下,铲除异己,他也顺利成为大洛宰相。

而裴寓衡几经辗转在当时是赫赫有名的酷吏,拜在他的门下,被其收为关门弟子,在其辞官后接替成为了新一代宰相。

这位隐士崔棱当年隐居之地就是这越州,还曾因为和裴寓衡同在越州却没有相遇,阴差阳错的缘分酒性大发,作诗吟诵,成为洛阳一时的美谈。

他平生不爱那葡萄美酒,独偏爱绿蚁酒。

你说巧不巧,越州城内有一坊已酿酒著称,香飘十里,又被别人戏称为酒坊,便是那归行坊!

展开内容+
  • 宣月宁裴寓衡小说 截图1
  • 宣月宁裴寓衡小说 截图2
  • 宣月宁裴寓衡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