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若璃景寒免费章节-苏若璃景寒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苏若璃景寒小说

苏若璃景寒小说

苏若璃景寒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叶亦行

时间:2020-01-18 13:31

评语:看谁斗得过谁。

苏若璃景寒小说叫《最强弃妃,王爷霸气侧漏》,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这里为您提供最强弃妃王爷霸气侧漏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过来的苏若璃被指婚给传说中卑鄙无耻的景王,不就是阴谋算计嘛,她也不是好惹的,看谁斗得过谁。

精彩节选:

推门而入的并未丫鬟,而是脸上还带伤的苏蔓芸,阳光落在她的侧脸上,遮住面纱的脸,也难免显得狰狞。

苏若璃微微蹙眉,苏蔓芸已经迈步走了进来,眼底带着一丝苏若璃从不曾见过的疯狂,“姐姐,是你派人干的吧?我的脸,是你的杰作吧!”

苏蔓芸逼问的口气,让苏若璃极为不悦,是她干的,她不会否认,可不是她干的,她也不喜欢别人把脏水泼到她的身上。

“与本郡主无关。”

“与你无关?呵呵。”苏蔓芸突然像个疯子似的大笑了起来,“是啊,是和你无关。”

苏蔓芸说完这话,转身就走,完全不知她在发什么疯。

苏若璃蹙眉望着苏蔓芸离去的背影。

当日,苏若璃去了老王妃那里,一来是为尽孝道,二来她将苏蔓芸的事和老王妃提了提,有些事,她不方便出面,但老王妃明显是没有那个忌讳的。

老王妃听完苏若璃的话,对苏蔓芸同样产生了戒备心理,只道让苏若璃安心待嫁,府上的人和事,她自会处理。

老王妃的意思是尽快替苏蔓芸选户人家,将她嫁过去,可忠义王得知此事,却是百般阻拦,在忠义王看来,苏蔓芸即便无法入宫,至少也能嫁给韩凛,他已经暗地让人去给韩凛带消息,他相信韩凛定会择日迎娶苏蔓芸。

而忠义王却没想到,他一直等着的韩凛没有来提亲,反而从韩擎将苏若璃赐婚给景寒之后,就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苏若璃和景寒的身上。

韩凛和所有人一样,都在等着景寒拒绝这门亲事,等着看苏若璃这不自量力的女人的笑话,等着看一直压着他一头的景寒的笑话,却不料,景寒居能欣然应下这门亲事,还为苏若璃做那么多事。

这让想看笑话的他极为不悦,不悦到,他决定去找苏若璃,将苏若璃那个可以为他去死的女人抢回去,以此来羞辱景寒。

韩凛去忠义王府的目的,是去找苏若璃,却不想忠义王误会了韩凛前来的目的,直接将韩凛带到苏蔓芸的院落外,还特地支走了所有的人。

当日,无人知晓韩凛和苏蔓芸见面说了什么,只是韩凛再见过苏蔓芸之后,就离开忠义王府,没再去找苏若璃。

苏若璃并不知韩凛来过,她一大早就去老王妃的院落内请安了,她本想趁着今日从老王妃那里打探出忠义王府内那块紫晶石的消息,没想到,她刚请完安,老王妃就叫来身边的嬷嬷,拿出了一个盒子。

苏若璃有些好奇,直到老王妃开口道,“璃儿,这是你祖父当年送祖母的礼物,如今,你都是大人了,眼看你就要出嫁了,祖母也没有什么好给你的,这就送给你当做嫁妆吧。”

苏若璃闻言,甚是郑重的打开盒子,随即眼底闪过了惊喜和诧异,里面赫然放着的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紫晶石。

“祖母,这是?”不得不说,苏若璃这几日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她还未开口,老王妃就将这块紫晶石送给了她,若是接下来的几块都如这两块这般好找,她是否很快就能凑齐七块,回去救哥哥了。

“传闻这紫晶石有七块,每块都是价值连城之物,你拿着这紫晶石,便是嫁到架云国,也有个傍身的物件,不至于被人欺负了去。”

说到底,老王妃是担心景寒的母后会因为忠义王的缘故,为难苏若璃。

这东西不说贵重,但至少是她的贴身之物,更是老王爷亲自送的,景寒的母后就算要发作,好歹也要顾忌到他们二人的面子。

“祖母,谢谢您。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出嫁了,您也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除了感谢,苏若璃已经无法表达她现在的心情,还差五块,其中两块是知道其下落的,那就是还剩下三块下落不明,这比她预想的要好的多。

“这几日,纸儿也该回来了,到时候,你带上祖母身边的云嬷嬷,纸儿和鸢儿,也算有个照应。”两丫鬟都是忠心之人,一动一静,正好搭配,而云嬷嬷是老王妃身边的老人,是看着景寒母后长大的,跟去,算是双重保障。

苏若璃面对老王妃的这般安排,由衷的对着老王妃行了个大礼,便是出嫁,便是回到现代,她都不会忘记这个老人对她的好的。

“你这丫头,这时候反而正经起来了。”老王妃亲自上前将苏若璃扶了起来,有些怀念的道,“寒儿的性子像你祖父年轻的时候,说的不好听点儿就是笑里藏刀,但你要真心对他好,住到他心里去,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没那么深不可测和难以相处的,甚至啊,还有些执拗的孩子脾气。”

执拗的孩子脾气?

苏若璃只要想到景寒大晚上的不睡觉,专门在忠义王府门前堵她,也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好像,真有点儿。

就在苏若璃待嫁,景寒紧锣密鼓的筹备婚礼之际,一匹棕色骏马从城外驶入,飞奔至景寒如今所在的府邸前,翻身跃下马匹,敲响了府邸的大门。

驾云国皇后突发疾病,危在旦夕,特召景寒回去。

这事,苏若璃是从景寒贴身侍卫……墨影的口中得知的,而景寒已经在收到消息的那一刻,就将这里的一切都丢给了墨影,甚至来不及像苏若璃告别和说上一句话,就踏上了回国的归途。

景寒回去了,那她还嫁不嫁?

她唾手可得的第三块紫晶石,就这么飞了?

就在苏若璃迟疑该如何是好,甚至为景寒不辞而别就离开感到一丝像是被抛弃似的愤怒时,墨影面无表情的再次开口道,“王爷离开前,给架尘国的皇帝留了一封信。若郡主愿意,郡主大可以用和亲郡主的身份,由属下护送郡主前往驾云国,待皇后娘娘身体康复,再择吉日成婚。王爷说,他答应过郡主的,绝不食言。”

墨影这话一出,顿时将苏若璃对景寒的恼意戳的烟消云散。

“何时出发?”即便和景寒相处的并不愉快,可无疑景寒的实力是摆在那里的,景寒虽然莫名其妙的想娶她,但无疑没必要对她食言。

“最迟后日。”

“好。”苏若璃扬唇笑道,“墨侍卫,那这一路,就劳驾你了。”

“郡主严重,此乃属下职责。”

苏若璃看着眼前的墨影,实在很难将眼前的人和景寒联系在一起,那样一个阴险狡诈,诡异多变的男人怎么会找个如此沉默是金的男人做侍卫?

果然,她还是一点儿都看不透那个男人在想什么。

景寒回国,苏若璃以和亲郡主的身份嫁过去,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其中就包括韩凛和苏蔓芸。

他们刚制定好的计划,在这一刻被完全打乱,这种还没出手,就被扼杀在摇篮里的感觉,让韩凛对景寒的怨念更深,同样的对苏若璃的厌恶也是与日俱增,却全然没发现,他现在对苏若璃的关注,已经超过了以往所有的时候。

由于时间很急,苏若璃根本来不及准备任何东西,倒是老王妃一早就替她备下了不少东西,除了替她备下的人,还有一定数量的钱财,而当今皇上韩擎的赏赐也是一比不小的收入。

苏若璃以往除了研制药物,对钱也很感兴趣,研制出新药物的成就感和赚到钱时的成就感是等价的,因此看到这些钱财,不免觉得,这次出嫁,她赚大发了。

苏若璃走的快,走的低调,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她已经和亲去了景寒所在的国家。

低调出嫁,这是苏若璃的要求,毕竟她不喜欢路上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除了舍不得老王妃,苏若璃走的异常潇洒,倒是韩擎还找宫里找那名装鬼吓他的宫女,除了韩擎,她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个人也在寻找她的下落。

可惜,有些人,注定这辈子会错过。

景寒匆匆回国赶至皇宫,书信中病重的皇太后却好好的坐在寝宫内与一群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和千金,说这话,姹紫嫣红的一屋适龄女子,让由于担忧太后,而连续奔波了好几日的景寒少见的露出了真实情绪。

他从未想过,他的母后居然会利用他的孝心,将他骗回来。

原本还热闹非常的寝宫,由于景寒的突然到来,变得鸦雀无声,不少官家小姐都红了脸颊,想偷看景寒却矜持的不敢轻举妄动。

“寒儿,回来了?快过来坐。”太后起身,亲自招呼景寒道,她是知晓景寒脾气的,但比起让景寒娶苏若璃,她宁可将他骗回来,忍受他暂时性的怒火。

“母后既然无碍,请恕儿臣先行告退。”景寒少见的没有给太后面子,转身即走。

慈安宫内,太后看着景寒离去的背影,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的两个儿子都是极为孝顺之人,尤其是景寒,从不曾违逆她的意思,如今这般,莫非是为了苏家那丫头,若真如此,她更不能让他娶那丫头。

御花园。

景寒正阴沉着脸色往外走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呼唤声,“寒哥哥。”

景寒回头,就见一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少女朝他跑来,景寒瞧见来人,收起了脸上的情绪,难得的真心露出了一丝微笑,“沫儿。”

“寒哥哥,你何时回来的?你怎么回来了,都不来看看我?”夏沫儿跑到景寒面前,像是闹脾气似的嘟起了小嘴,“你是不是不想理沫儿了?”

“怎么会?”景寒伸手揉了揉夏沫儿的长发,“我怎会不理我们最可爱的沫儿呢。”

夏沫儿是他和皇兄从小疼到大的,是他们父皇结拜兄弟的遗孤。

夏沫儿的双亲都死在了战场上,从小就被带进了宫,以公主般的待遇抚养长大,待遇不比任何先皇的子女差,甚至比起其他的正式公主更受宠。

夏沫儿闻言,心情并未好转,从前,她是景狄和景寒两兄弟最疼爱的人,可自从景狄登基,娶了其他女子,狄哥哥就和她疏远了,宫里的嬷嬷更是教导她,不得再那般无所顾忌的去找景狄和景寒。

前些时日,她在宫里无意中得知,寒哥哥也要娶妻,还是娶其他国家的女子,这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她必须保住她的寒哥哥,任何人都不能和她抢!

“沫儿。”景寒见夏沫儿还是不开心,沉默了片刻道,“你不是一直想出宫吗?寒哥哥带你出去,如何?”

“真的吗?”夏沫儿眼睛一亮,上前就抓住了景寒的手,“寒哥哥,说话算话,不准反悔。”

跟在夏沫儿身后的两位嬷嬷,见到夏沫儿做出如此举动神色都微微变了变,一个嬷嬷想上前制止,却被另一位嬷嬷拦了下来。

直到景寒带着夏沫儿走远,那拦人的嬷嬷才低声道,“我们家姑娘极有可能是要嫁给景王的,王妃之位不敢说,侧妃定是可以的,趁着王妃的人选还未定下来,让我们家姑娘和景王多培养培养感情,你可别多事。”

架尘国都城大街。

一辆马车从城门驶入,在来往的车水马龙中并不显眼,而就是这辆并不显眼的马车上,却坐着前来和亲的郡主。

一切从简,这是苏若璃要求的。

此时,苏若璃坐在马车上,望着街道来往的人群,她本来是在看外面的民风民俗,一抬眼却瞧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但苏若璃还是认出了那个背对着她的那位白衣男子。

那白衣男子的身侧还跟着一位俊俏的少年,而从那少年对白衣男子的亲热度来看,与其说那是一位少年,倒更像是个在撒娇的少女。

景寒无疑是个发光体,走在路上,看到景寒的也不可能只有苏若璃一人,墨影是第一个发现自家王爷的,他本想阻止

苏若璃往景寒那儿看去,但一回头就发现苏若璃已经看到了他家主子,视线更是落在他家主子身边的那位“少年”身上。

就在墨影难得的想开口的时候,苏若璃已经放下了车帘,和街道的熙熙攘攘隔绝了开来。

墨影见苏若璃像是不在意的模样,再联想他家主子捉摸不定的心意,作为一个称职的侍卫,并未多管闲事。

墨影将苏若璃送到别馆,吩咐了些事,安顿好苏若璃,就回了景王府。

景寒当日回到府内,就得知了苏若璃已经顺利到达架云国的事,但他并未第一时间去看苏若璃,而是吩咐了墨影一些事,让墨影先下去歇息,改日再去办事。

驾云国别馆。

随着时间的流逝,苏若璃带来的三个丫鬟见苏若璃还站在窗前,相互对视了一眼,小鱼还不够资格,能跟来已经是莫大的恩赐,而鸢儿和刚回来就跟着苏若璃到此地的纸儿则是同时上前,劝解道,“郡主,该歇息了。”

“你们先下去休息吧。”苏若璃回过了头,望着两个丫鬟道,“这一路辛苦你们了,快去吧。”

“可是,郡主。”鸢儿刚想继续说下去,纸儿已经对她摇了摇头,对着苏若璃行了个礼道,“是,郡主。”

三个丫鬟都退了下去,苏若璃依旧没有半点儿睡意,莫名的想到刚到这儿看到的那一幕,那姑娘和景寒究竟是何关系?

她来到此地就在四处寻找紫晶石,对其他事都没有任何兴趣,对景寒的了解也只停留在表面,她甚至不知,他在驾云国是否有心上人,或者是妾侍之类的红颜知己。

要说没感觉,其实还是有些感觉的,毕竟没有一个女人会乐意看到自己的未婚夫背着自己和另一个女人携手到街上游玩。

景寒喜欢半夜行动,她本以为他得知她到了此地,今晚会过来,可现实却是,他的那里没有任何动静。

苏若璃即便再低调,但她的身份摆在那里,皇宫内的人不可能不察觉到她到来的消息,因此,第二日一早,皇宫的圣旨就到了别馆。

驾云国皇帝给了不少赏赐,过来传旨的太监对苏若璃更是和颜悦色,明显有和苏若璃拉关系的意思,景狄的这番做法,落在架云国各位大臣和贵族的眼中,显然是别有深意的,这也让苏若璃的地位跟着长高了不少。

苏若璃接了圣旨,待在屋里没有出去,她刚来,尚未嫁入景王府,这期间倒是有不少人想借此机会攀她这颗大树的,但鉴于苏若璃是架尘国的郡主,和这里的人都不熟悉,以至于都找不到借口前来,这反而让苏若璃省了不少麻烦。

麻烦少了是没错,但同样的,景寒也一直没有出现,甚至连原本娶她的事,都好似被忘却了似的。

这世上,锦上添花的人多,喜欢落井下石的也不少。

在苏若璃单独在别馆住了五、六日,短短几日时间,许是景寒的冷落,慢慢的,那些想和苏若璃搭上关系的人也都冷了心思,暗地里甚至对素不相识的苏若璃冷嘲热讽起来,说她这是被景寒嫌弃,嫁过去也不可能得到任何宠爱,最多就是个花瓶。

在苏若璃被冷落的这期间,又不知是从何处传出,她在架尘国被人未嫁先休,还花痴的倒追韩凛的事,这让苏若璃在架云国一下子臭名远扬,甚至比在架尘国还要坏。

  • 苏若璃景寒小说 截图1
  • 苏若璃景寒小说 截图2
  • 苏若璃景寒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