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逆诸天方剑全文免费-剑逆诸天完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剑逆诸天

剑逆诸天

剑逆诸天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无情海

时间:2020-02-07 17:45

评语:废物少年从沧云走出,一人一剑掀翻诸天!

《剑逆诸天》的主角是方剑,作者:无情海,本文情节流畅,跌宕起伏,为您提供剑逆诸天小说免费阅读,小说讲述:方剑是是青羽城方家的一名嫡系子弟,可是他也是一个废物,所以人人看不起他,殊不知,他一剑光寒十九洲,败尽天下天骄!

精彩节选: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得方剑整个人呆滞在房间门前。

房间中,李玉瘫坐在地,满脸泪痕,披头散发。

其脖颈之上光滑如镜,刚才那深深的切口,此时不知为何已经完全消失。

在其怀中,一位身着粗布衣的中年妇人,满脸微笑,一头白发无风自动,已没有丝毫生机。

方菲站在房间之前,望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何眼角之上有丝丝泪水涌现。

方剑定了定神,望着李玉心底狂喜。

李玉没死,李玉没死!

“小白脸……”方剑震开方菲搀扶的手臂,身体踉跄之时,向着李玉缓缓而去。

“木头脑袋,我娘走了……”李玉整个人好似没有灵魂一般,整个人空洞得好似一个躯壳。

方剑坐在李玉身旁,看着李玉怀中的妇人,拍了拍李玉肩,安慰道:“她走得安详!你不必难过。”

方剑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不想去问。李玉还活着,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而且李玉的娘亲面带微笑,显然在最后的时光中她已经没有遗憾了。

她走得的确很安详。

李玉不语,只是将那妇人搂得更紧了一些。

方剑沉默,此事需要李玉自己走出来,他能做的也只是为数不多的安慰。

芳菲站在房间前,静静得将房门关闭,站在走廊中满脸复杂。

清晨,一道阳光洒落在大地之上。

整个大地换发出一股勃勃生机。

在一处小山丘之上,两道身影静静矗立。

在其身前,一位身着粗布衣的男子双膝跪地,脸上虽有伤悲,但是那眼眸却是不再空洞。

“娘,我会完成你的遗愿。你说的那个地方我会去。”重重得磕了三个响头,李玉起身之时,眼眸中露出坚毅。

方剑望着远处的朝阳,拍了拍李玉的肩膀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只要你还是小白脸,你一句话,刀山火海我都陪一起!”

沉重的话语,是方剑对李玉的承诺。

李玉望着方剑,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洁白好似象牙的牙齿,配上他那英俊的脸庞,足以让众多少女痴迷。

“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微笑中,在李玉的眼眸中,有一道绿色的微光一闪而逝。

“我说你们两个不要这么无视我好不好?怎么说这里也是我名气最大。”方菲环胸而抱,无奈的语气传出,让得方剑和李玉有些好笑。

“是是,老姐的名头谁不知道?”方剑翻了一个白眼,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那是,以后在青羽城提我的名字,谁都让你们三分。”方菲一副傲气,微微得挺了一下高凸的胸部,完美的身材散发着无尽妩媚。

方剑努力让自己不笑,但是方菲这反常的表现实在是令他有些忍不住。

毕竟以前的方菲那可是巾帼不让须眉,身上哪会有妩媚?

即便身材火辣,令得无数女生望尘莫及,但是她身上散发的却永远都是铁血气质。

傲气,强势,巾帼不让须眉。是所有人对芳菲的映象,什么妩媚,娇贵,温柔和她哪有半点关系。

但是今天方菲的表现却让方剑首次发现了,原来这个在家族中强势的老姐,也有女子的一面。

到真难得!

“你笑什么笑?我不有什么不对吗?”方菲看了看自己身躯,似乎没有发觉自己现在的气质和往日中完全不同。

“没有,是太对了,对得让我接受不了。”方剑眼泪都快笑出了,捧腹道。

“他可能是接受不了,你的女儿之态吧。”李玉右手托着下颌,一本正经得说道。

方菲似乎也是反应了过来,叹息一声,很是无奈道:“这才是我的性格,那些强势都是装出来的,作为方家的接班人,我的位置可是有不少人觊觎。若不强势一些,我哪有资格坐这么久。”

满脸疲倦之色。

方剑脸色微微一沉,想不到平日中老姐那一副强势,竟完全是装出来。

一想方菲每天都强势好似男子。方剑的鼻子就不由一酸。

一个女子,却是深深承受着整个嫡系一脉的重担,当真是为难她了。

“老姐,总有一天,我要你自由自在得活着。活出真正的自己。”心中默默发誓,方剑眼中满是坚毅之色。

“小白脸,老姐。我想组建一个势力。”方剑脸色严肃,望着面前两人道。

方菲看着上一刻还捧腹,下一刻便是变得严肃的方剑。美目中有些惊愕。

李玉带着笑容,从容不迫,望着方剑静静得等待他的后话。

他知道方剑的野心,此时方剑摆脱废物之名。那埋在他心里最深处的野心,此时也在缓缓发芽。

这一点,李玉很清楚。

所以,对于方剑说要组建势力,他早有预料。

毕竟方剑的野心,可不仅仅是在这小小的青羽城。这一点三年之前,他已经知晓。

依稀记得三年前,坐在山丘上的废物方剑曾放豪言:

若我能翻身,定要这天下都因我而改变!

一个十年充盈了数道灵溪,青羽闻名的废物嫡系,能说出那样的狂言,着实将李玉惊住了。

现在,方剑翻身了。所以他做出什么李玉都不意外。

组建势力,或许仅仅是方剑野心中最小的一环。

一个妄图改变世界的男人,他的疯狂,没有人可以理解。

“小弟,你疯了?组建势力,这在方家中可是被禁止的事情。若是被发现,可是要被论反叛罪的!”方菲瞪大了眼眸,惊呼一声。

“只要我们三人都不说,青羽城中不会有人知道的。”方剑面带微笑,信心十足。“而且就算知道。那时候怕也是晚了。”

方菲吞了一下唾沫,看着方剑,只觉得觉得这一刻的方剑疯了。

一个势力,没有数年的发展,别想在青羽城立足。

一个势力,在地下发展数年?真当这青羽城的强者不长眼睛吗?

而且,没有灵海境坐镇的势力,在青羽城中怕是熬不过几天。

毕竟一个势力的出现,对于其他势力,可是一个香饽饽。

方剑深深得呼吸了一口气,在遇到灵海境强者狙杀的时候,他便想到了组建势力。

因为若是他的猜测属实的话,在那女人的身后隐藏这一个势力。

那么自己想要替娘亲报仇,难度便是大了无数倍。

即便是突破到了灵海境,遇上一方势力,自己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所以,自己身后必须要有一方势力,一方足以抗衡那女人的强大势力。

方家已经没有指望,毕竟那女人,可是方家的高层人物。

所以,他唯有自己组建一方势力。

在山洞中的经历让他知道,这大陆或许正有危机悄然接近。

他必须要有足够实力守护自己在乎的人。李玉的事情,他不想再次经历。

而且他可答应过剑尘,要替他守护着这片大陆!

“小白脸,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也能修炼了吧?”亲眼见证了李玉的死亡和复活,虽然方剑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却能察觉到李玉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神秘力量。

或许也正是这力量,李玉才能复活。

不过他不说,方剑也不会问。

不管那力量是什么,只要他还是那个小白脸,这一点就足够了。

“或许吧。”李玉望了望身后的坟墓,神色有些哀伤之色。

很明显,他能修炼和他死去的娘亲脱不开关系。

“那星辰阁现在就成立了。”方剑淡淡一笑,话语很是随意。

“小弟,势力不是你说建立就建立的。这里面有太多的事情,你不要任性。”方菲连忙劝说道。

“老姐放心,这星辰阁我不会向其他的势力一样墨守成规。我心中现在已经有一个势力的雏形了。当星辰阁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你一定会庆幸自己是星辰阁的开朝元老。”方剑成竹在胸,嘴角微微上扬。

青羽城中所谓的势力,都是有特定的门面,严格的等级,严苛的规定,更是有森严的职位等级。

但是方剑却不这样想,他心中所要建立的星辰阁,要打破这个特例。

他心中的星辰阁,是一个能不同于所有势力的势力。

“星辰阁中,所有人都不会用真实的身份,每一个人都用天空中的一个星宿代替。李玉,你觉得什么星辰名字适合你?”

李玉听着方剑的话语,抬头望了望正初升的朝阳,语气略带一丝霸道:“若非要用星宿名命,我愿名为……天狼!”

霸道的话语响起之时,方剑的脸色微微一变。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李玉的身上竟是涌现了一抹前所有所的气质,那气质充满侵略性,霸道无比。

方菲望着李玉,黛眉微蹙。

这两个人,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跟!

“看来伯母的事情对于他还是深刻。”

天狼之星,乃是星空中最明亮的星,主侵略之兆。乃是众人忌讳的一颗邪星。

李玉用他来命名,这出乎方剑的预料。

摇了摇了头,方剑郑重得点了点头。将天狼二字记载心中。随后又看向满是惊愕的方菲道,“老姐你呢?选一个什么星宿?”

“小弟,你不是来真的吧?”方菲一惊,这也太不把组建势力当做一回事情了吧?

“你随便说一个星辰出来,你会有意外惊喜的。”方剑挑了挑眉,一副怂恿的模样。

方菲可是方家的大小姐,能将她拉入星辰阁中,这对于星辰阁前期的发展,有说不尽的好处。

而且方剑是真的将方菲当做一家人,不然的话即便是身份再高贵方剑也不会让其进入星辰阁的。

毕竟这所谓的星辰阁,发展的方向不同于其他势力。

“我还不知道你,就想拉我入伙,让我上贼船。”方菲刮了方剑一眼,狠狠道。不过随即便是摇了摇头露出一股无奈之色。

谁叫我欠他的……

“红鸾吧……”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张明若脸色不太好看,心底却是在冷笑。

越境对战,这是苏惊尘自己提出来的,到时候他将苏惊尘打趴下,丢脸的,是苏惊尘!

“他太自信了吧?哪怕他是满分,但那仅仅只是在低级考核室获得的!张明若可是中级考核室九十分的天才呢!”

“有些太得意忘形了!”

黄艺玲的脸上挂满冷笑,看向苏惊尘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想以此证明自己很厉害?

可,以卵击石,再厉害又能如何?

苏惊尘点点头:“我说的!”

经过刚才与赵坡的对决,苏惊尘已经发现了一些异常,似乎一切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所以,他想看看,一个在中级考核室取得九十分高分的天才,究竟又拥有怎样的实力。

张明若看向杨廷:“长老!此战我们双方都是自愿的,可否进行?”

杨廷怎么可能否决?

他就希望看到苏惊尘被教训,因为苏惊尘已经完全搅乱了他的计划。

当即点头:“当然!”

张明若体表立刻就有沉重的灵威散发了出来,目光玩味的盯着苏惊尘:“你知道一个人在怎样的情况下才会摔得更惨吗?”

“当然是就你这样的情况。”苏惊尘回应道。

张明若立刻脸色一僵,随后冷笑一声道:“等下看你面目全非的时候,还如何嘴硬!”

他一步踏出,大喝一声。

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对苏惊尘攻来,无论是气势还是速度,都远远超出赵坡。

“流星赶月!”苏惊尘身形立马闪避开来,灵活的如同一道风一样,让张明若一惊。

这速度,太快了!

不过他反应也很快,折身回来立刻便是一拳:“猛虎拳!”

空气炸裂了一下,他的拳头上充斥着炸裂般的气息。

《猛虎拳》这是一门一星灵术。

苏惊尘竟也不躲,笔直的迎击而上:“重力拳!”

体内,诡异的黑暗灵力涌出,沉重的气场立刻令张明若的拳头猛地下沉。

就仿佛一瞬间,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了他手臂上一样。

“这是什么灵术?”他顿然色变。

“你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要弱的多!”

苏惊尘摇了摇头,重力拳立刻轰击在了张明若的胸口位置上。

“砰!”沉重的一拳,将张明若的身体接连击退三步。

“唰!”没等张明若反应过来,苏惊尘就已经抽出了背后的‘青炎剑’,锋利的剑锋上,闪烁着渗人的寒芒,抵住了张明若的喉咙。

锋利的剑尖,甚至已经刺破了张明若喉咙处的皮肤,溢出点点血迹。

再深一点,张明若必当一命呜呼。

“你这就是你想要的?”

苏惊尘望着一脸煞白恐惧的张明若,讽刺的一笑。

全场死静!

这一刻。苏惊尘站立在战台上,阳光洒落,少年的身影显得是这么的耀眼。

先前的质疑,讽刺,诋毁。

在此刻,统统自动碎裂开来。

黄艺玲的脸色此刻如同张明若一样的苍白,仿佛苏惊尘的那一剑,不是抵在张明若的脖子上,而是抵在她的脖子上。

她与苏惊尘,是超越天与地的差距?

到底,谁是天,谁是地?

“我,真的看走眼了?”黄艺玲喃喃自语。

“太帅了!简直太帅了啊!”

秦战目光振奋的望着战台上的少年,热血沸腾。

“耀眼。”

张知云目光凝视着苏惊尘,想起几年前,苏惊尘年仅十六岁,便登临'西陵龙榜'傲视绝巅时候的风采。

那一天,整个西陵郡,无人不知真龙之子苏惊尘。

此时,此刻。

这一天。

整个凌天宗,将无人不知苏惊尘。

一旁,沈天浪的脸色是极度的难看,他不仅狰狞的盯了杨廷几眼,眼神仿佛是在询问,你不是说一切尽在计划中吗?

怎么,今日仍然是没能阻止这个家伙的绽放?

“嘭!”战台上,苏惊尘收起青炎剑,一脚将张明若踩趴在地上,如同踩一只狗一般,张明若浑身湿透。

被一柄随时都可能夺走他性命的剑抵着,那种恐惧感,无法形容。

“现在满意了吗?”苏惊尘盯着张明若。

张明若脸色涨红。

被踩在脚下,连动弹都动弹不了,颜面尽损,此时的张明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废物!”

苏惊尘又是一脚,将张明若踢飞,撞在战台上的防御阵法上,发出一声闷响,他目光冰冷。

原本在中级考核室获得九十分高分骄傲的张明若。

此刻,如狗一般的狼狈。

“战力测评下等?”

有人忽然想起这件事情,面色有些古怪。

张知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向杨廷。

杨廷此刻见情况陷入非常不妙的境地,竟是连忙反客为主,呵斥苏惊尘:“苏惊尘!你明明这么强,在战力测评的时候却故意不展露实力。”

“都是为了此刻的一鸣惊人吗?你心机未免也太深了些!”

苏惊尘看了一眼杨廷,脸上忽然笑了起来:“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杨廷顿时脸色一变,大怒道:“大胆!苏惊尘,我乃凌天宗长老,你究竟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与谁讲话?尊师重道的基本礼仪都不懂吗?”

苏惊尘讥诮的一笑:“尊师重道?素我直言,你还不配!”

当他苏惊尘是可以随意欺压的吗?

欺压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杨廷立刻勃然大怒,一步来到苏惊尘面前吼道:“苏惊尘!你不要以为你今日光芒四射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今日!我就当着全宗的面,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

说完,他竟是就准备动手。

“住手!”

一道呵斥声传来,令杨廷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是张知云。

他目光有些冷的盯了一眼杨廷,也没说话。

忽然从坐席上走下,走向苏惊尘刚才进入过的考核室。

见此。

杨廷的脸色顿时巨变。

刚才他将这考核室的考核难度调整为高级,因为苏惊尘是最后一个进入的,所以他都还没来得及改回来。

“杨廷长老,你好像……很慌张啊。”

苏惊尘轻笑看着杨廷。

  • 剑逆诸天 截图1
  • 剑逆诸天 截图2
  • 剑逆诸天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