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南湘贺靳州最新章节-司南湘贺靳州小说全文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司南湘贺靳州小说

司南湘贺靳州小说

司南湘贺靳州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殿

作者:八匹南墙

时间:2020-02-10 16:55

评语:重生归来,被他纠缠上了。

司南湘贺靳州是小说《揽金枝》的主角,这里提供司南湘贺靳州小说在线阅读。揽金枝司南湘贺靳州小说主要讲述了:司南湘前世是个被凌迟的皇后,重生一世,她誓要复仇。却遇上了贺靳州,被他护在身边。携手前行,走向幸福人生。

精彩节选:

“四小姐,四小姐……”

尖锐嘶吼着的灵魂被迫归位,司南湘猛地睁开眼睛,梦里杂乱的声音瞬间消散,只余下马车蓬顶被大雨淋得噼噼啪啪的声音。

酝酿了三日的大暴雨伴随着轰鸣的雷声终于倾盆而下,镇住酷夏燥热的暑气,挟裹着磅礴的清凉席卷整个蘅州。

“到哪儿了?”

司南湘垂眸掩下眼底的煞气,夏衣被她刚刚醒来那个眼神吓到:“四小姐可是被雷吓到做恶梦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奴婢都会一直陪在小姐身边,小姐不必害怕。”

一直陪着么?倒是不必了,好好活着做条狗给彻儿赔罪便好。

司南湘浑身躁热,喉咙发干,语气冷然:“我渴了,水壶给我。”

夏衣暗恼,这人还真当老太太这次做寿接她回京是做贵小姐的?也不想想自己那个歌姬出身的娘在庄子上熬到死都还只是个外室,没被二老爷接回侯府抬做姨娘,她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心里很是不爽,夏衣只当没听见她的话,撩起马车帘子:“四小姐,天马上要黑了,雨也很大,今晚就在这儿歇息吧。”

话落,远处劈下一道狰狞的闪电,夏衣被吓得惊叫了一声,司南湘却只是定定的看着面前这栋只有两层高的破烂客栈。

上一世,她就是在这里遇到流匪,被幕后之人推上那条不归路的。

客栈和记忆中一样简陋,到处都透着股子熏人的汗臭味,许是因为地处偏僻,今夜整个客栈也就只有他们几个客人。

从进门以后,夏衣就捏着鼻子没有放开。司南湘对周围的环境并不在意,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像樽死气沉沉的木雕。

“湘姐儿,可淋着雨没有?”张嬷嬷关切的问,穿着斗笠蓑衣打帘进来,后面跟着两个马夫。

她是一直在庄子上伺侯司南湘和母亲姜氏的,嘴上叫得这么亲近,克扣钱银的时候却毫不手软。姜氏病重的时候,连床厚被子都没有,她却用姜氏的救命钱烧着炭烤着火,暖暖和和抱着自己的小孙儿逗乐。

“淋了一点雨,不过不碍事,我包袱里还有一些驱虫除臭的熏香,是我自己做的,原是想回到侯府,送给祖母和几位姐姐当见面礼的,想来侯府高门贵府也不缺这些东西,嬷嬷拿来用了吧。”

“湘姐儿何时做的这个?我竟不知道。”张嬷嬷满脸惊诧,随后又露出悲悯,叹了口气:“老夫人喜欢心性单纯的孩子,湘姐儿回去以后万万莫要与老夫人如此客气,一来生疏伤了老夫人的心不说,二来也会让人觉得你心思重、不讨喜。”

心性单纯?一个没有学过规矩、什么都不懂的野丫头,回了侯府以后难不成还能依着自己的性子跟老夫人撒娇求宠?

“是呀小姐,你回京之后,可千万别跟侯府的人客气。”夏衣柔声附和,心底暗暗发笑,这张嬷嬷果然很听夫人的话,把这丫头教养成了一点规矩都不懂的脓包,回京之后不知道要闹出多少笑话。

张嬷嬷和夏衣说得热火朝天,司南湘既不像平日那样一提到侯府就露出向往之色,也不再怯生生的抓着张嬷嬷的衣袖追问侯府还有什么规矩,眼睑平静的垂着,疏漠冷淡的回答:“我记住了。”

语气平平,甚至带了两分阴森的冷沉。

夏衣无端打了个寒颤,张嬷嬷愣了一下,吩咐其中一个马夫去后院拿熏香来先点上,随后故意重重叹了口气:“湘姐儿长大了,回到侯府就是顶顶金贵的小姐,嬷嬷这个粗人怕是不配跟在湘姐儿身边伺侯了。”

说完装模作样的拿起帕子擦眼泪,等着司南湘挽留恳求她留下,谁知下一刻却听见一记意味深长的回答:“嬷嬷放心,我会好好送你上路的。”

张嬷嬷酝酿到一半的情绪卡住,难以置信的抬头,对上司南湘黑亮冷幽的眸,那里面空洞洞的,只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森冷。

后脊骨爬上冷意,张嬷嬷本能的后退,撞上拿了熏香回来的马夫,狠狠跌了一跤,再抬头,却见司南湘已经垂了眸,和刚刚一样安静坐着。

刚大病了一场,她瘦了一圈,小脸还有点白,如同早春发出来的嫩芽,脆弱得不堪一折,哪有半点黑沉的煞气?

张嬷嬷暗骂了一句自己想太多,让站在那里看笑话的夏衣去各处把熏香点上,没一会儿,清淡好闻的荷香便驱散汗臭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客栈伙计送上饭菜的时候特意夸了一句熏香味道好特别,张嬷嬷攀谈了两句,讨了一碗高粱酒压惊。

吃了好几天难以下咽的干粮好不容易看到一桌热菜,饶是夏衣也没再挑剔摆谱,司南湘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只坐在那里看着一群人狼吞虎咽。

张嬷嬷喝了酒,脑子变得混沌,很没规矩的搭上司南湘的肩膀,提起之前的话题,不满的嘟囔:“湘姐儿,嬷嬷在庄子上照顾你十三年,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你可不能没良心丢下嬷嬷不管!这平梁侯府的好日子,嬷嬷得跟你一起……”享!

最后一个字没说完,张嬷嬷两眼一翻,从长凳上滑了下去。

两个马夫顿时放下碗筷,神情紧张,司南湘稳坐如松:“无妨,嬷嬷醉了。”

“才一碗就醉了?”

夏衣疑惑,趁机踢了张嬷嬷两脚,心底暗骂,死老太婆真烦人,饭桌上说什么屎尿,还想回侯府享福?等着被夫人乱棍赶出去吧!

正想着,旁边两个马夫也软软倒下,一只碗滚落在地,清脆的碎裂声惊得夏衣一震,噌的一下站起来,环顾四周,却见客栈里的人也晕死过去,只剩下她和司南湘还清醒着。

“这……”是怎么回事?

夏衣想问,张嘴只说了一个字,喉咙就失了声,她瞪大眼睛,嘴巴不停地张合,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发不出声音了?

是这个贱人搞的鬼!

夏衣发现不对劲,抬手就想打司南湘,却被司南湘更快更用力的扇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道,夏衣倒在地上,惊恐地发现眼前的少女眉目森冷,眸底攒着狠戾疯狂的暗色,是她从来都不认识的人。

魔鬼!不要过来!

夏衣害怕得流出泪来,再无平梁侯府大丫鬟的嚣张气焰,只想拼命往后躲,司南湘却踩住她的裙摆将她钉在原地。

“相伴十二载,本宫好心让你做人,你却只想摇尾乞怜给别人做狗,如此,便尝尝自己种下的恶果吧!”

司南湘的声音很轻柔,在寂静无声的客栈却犹如厉鬼在吟唱怨毒可怕的咒怨。

夏衣根本听不懂司南湘在说什么,什么相伴十二载?什么本宫?不过是外室生的上不得台面的庶女,也敢自称本宫?

但司南湘骂她是狗她听懂了,怒气压过恐惧,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司南湘一脚死死踩住胸口,弯腰,一把拽下挂在她腰间的荷包。

荷包里装着的,是代表平梁侯府身份的腰牌,昭陵各地的官员都认得。

司南湘记得十日后谌州会有地动,这个时候去,时机正好,至于这两条办砸了事的狗,留她们一命,日后还能攀咬出一场好戏来!

收好腰牌,司南湘一记手刀将夏衣劈晕随便搬进一间屋子,再把张嬷嬷搬到隔壁房间,没管两个马夫,端着唯一那盏油灯去了后院。

后院厨房安安静静,果然没有厨子伙计,客栈里的人也都是早就串通好在这里等她。

简单束起长发,从马车里找了一套马夫的衣服换上,司南湘准备躲进马厩,然而刚先开马车帘子,闪电划过,一抹寒光刺进她的眼眸。

还有人在!

展开内容+
  • 司南湘贺靳州小说 截图1
  • 司南湘贺靳州小说 截图2
  • 司南湘贺靳州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