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凰赋免费章节-燕洛璃寒旭尧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璃凰赋

璃凰赋

璃凰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初

作者:月下妖

时间:2020-02-11 10:12

评语:重生归来,她要复仇。

燕洛璃寒旭尧小说叫《璃凰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这里为您提供璃凰赋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燕洛璃本是相府的大小姐,上一世为了她爱慕的太子殿下,倾尽所有,到头来,才知道是为别人做了嫁衣。重生归来,她要复仇。

精彩节选:

燕洛璃,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燕洛宁怒吼一声,将面前的枕头扔向燕洛璃,好在她眼快,身体微微转动,枕头贴着她的肩旁飞出了门外。

夏竹已经被训了半天,见燕洛宁大怒,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大小姐。

二小姐,我们小姐好心好意的给你送药来,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干嘛乱扔东西?!

兰儿看不下去,这个二小姐,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别人的苦心,活该她被打成这个样子。

她好心?我这一身伤都是拜她所赐!燕洛璃,明明是你设计勾引靖王最后被人发现,凭什么挨罚的就是我,现在还假惺惺的送什么药,怕是毒药吧!

你燕洛璃好狠的心肠,不仅将我囚在这方寸之地,你还想杀人灭口!

你!

兰儿气得嘴都歪了,看向自家小姐,被燕洛璃一瞪,才知自己失言,不甘心的退到一边。

夏竹,兰儿,你们出去。

燕洛璃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平静,但是那清澈的眼底,却涌动着暗流,冷的可怕。

淡然的一句,两个丫鬟对视了一眼,转身出了燕洛宁的屋子顺手带上了门。

燕,燕洛璃,你,你要干嘛,我,我可是你妹妹!

门关上的那一个,燕洛宁的心底咯噔一下,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燕洛璃,心底莫名的升起一抹恐惧。

上药。

淡然的语气,仿佛燕洛宁说什么,在她的眼里,都不过是空气。

你走,你滚,谁稀罕你的药!别在这里假惺惺的,燕洛璃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我娘死的早,哪里轮得到你当家!这次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打的是我,不公平,父亲一点都不公平!

从小到大,他们的眼中只有你,只有你!燕洛璃我一定会撕下你那张伪善的面具,让他们知道你的真面目!

燕洛璃充耳不闻,径直走到她床边,看她整个后背数十道血印子,这一次父亲是真的生气,一点都没有手软。即便是这样,她似乎依旧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你就不好奇你那药是哪里来的?

声音不大,足够燕洛宁一字不落的听清。

她那张盛怒的脸庞顿时僵住,她一下忘了哭泣,艰难地转过脑袋,不可置信的看向燕洛璃。

她怎么忘记了,自己的姐姐可是制得一手好药。

原来,从头到尾,燕洛璃根本就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有她自己以为这件事只要瞒住了就可以高枕无忧,那拼命演绎的样子在燕洛璃的眼里,简直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可笑,简直是可笑至极。

燕洛宁颓然地低下头,忽然想到什么,昂起头一脸的得意。

姐姐,你这么做,就不怕太子殿下吗?

话一出口,燕洛宁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言多必失,而她犯了大忌。

忐忑的看着燕洛璃,她好像从来都不会被外界打扰,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想留疤,就好好的用药。

话落,为她上药的手重重的地落下。

啊!

燕洛宁一声惨叫,后背就像是生生的裂开,疼得她都忘记了呼吸。

面色惨白,满眼愤怒的瞪着燕洛璃。

你,燕洛璃,你是故意的!

声音颤抖,那种痛,几乎耗尽了燕洛宁全部的力气,就连愤怒都显得底气不足。

对,你要继续出言不逊,可以多试一试。

燕洛璃将力道收了回来,将天香愈肤膏轻轻涂在她的伤口,一股清凉的感觉蔓延,燕洛宁才得以喘息了片刻。

一股屈辱涌上心头,但燕洛宁却只能忍着,身体因为疼痛和愤怒,在微微的颤抖。

所有的伤口都涂上了药膏,燕洛璃起身,将药膏放在燕洛宁的床头,起身理了理衣裙走向门口。

别以为我会领你的情,燕洛璃,今日的耻辱我一定会记着,将来我一定会向你讨回来!

燕洛璃顿在门边,回头,满不在乎的浅浅一笑。

我不需要你领情,燕洛宁,你记住,相府在你是相府里尊贵的二小姐,若是了没了相府,你什么都不是。

不用你来教我!

燕洛宁咬牙切齿地说着,看着那个只比自己年长了一岁的姐姐,难道她燕洛宁永远都只能活在她的阴影下吗,不,绝对不行!

燕洛璃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超越你,一定!

我会让父亲给你议亲,把你尽快嫁出去。

说完,她打开门,吩咐夏竹按时上药,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你!燕洛璃,你好狠,我要你后悔今日所说的话,燕洛璃!

对着空荡的门口,燕洛宁歇斯里底地喊着,然而没有人理会她,她虽为二小姐,可在这相府里,哪里有她的位置。

小姐,兰儿不明白,你为什么来管闲事?

听到后面隐约地呼喊,兰儿不解地问。

她是相府的二小姐,也就是相府的门面。

燕洛璃淡然的解释,眼中无悲无喜。

大婚之日如期而至,燕洛璃早早地起身,梳妆打扮,妆到一半,管家走了进来。

小姐,老爷请你去一下书房。

知道了。

燕文昭的书房,平时不许旁人进入,燕洛璃推门而入,书房里有些昏暗,燕文昭坐在书桌后面,身旁站着一位紫衣女子。

她穿着利落,五官不算清秀,大师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英气,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

父亲,您找我?

燕洛璃缓缓走到燕文昭面前,福身行礼。

燕文昭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往面前的凳子看了一眼。

坐。

是。

走了两步坐下,燕洛璃坐下,目光落在紫衣姑娘身上,对她有些许的好奇。

府里没有这样的丫鬟,且父亲身边也从未出现过,难道说父亲除了丞相之外,另外还隐藏着什么?

她眼底的疑问,燕文昭看得一清二楚。

俯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巧的檀木盒子,打开,推到燕洛璃面前。

里面躺着一枚玄铁制成的戒指,透着阴森的寒气。

戒指上是呼之欲出的狼首图腾,图腾的背面,刻着一个古老的灵字。

灵?灵!暗灵组织!

当年陛下为了夺得帝位,所以命人悄悄地组建了一个不能见光的组织,那就是暗灵,这个组织在陛下夺位的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但是在陛下称帝之后,他们却奇迹般的消失了。

寻着前世的记忆,寒旭渊也曾试图寻找,但宫里的所有记载,都不曾提到只言片语,暗灵组织也就变成了传说。

以后它是你的了,这是暗灵组织首领的标志。

父亲,这戒指,女儿怕是承受不起。

这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的意思,所以说暗灵组织一直都只存在的,但是为什么是自己,她一不会武功,二来不过是一个足不出户的相府小姐。

陛下做此安排,究竟是何用意。

燕洛璃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燕文昭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冲旁边的紫衣女子招了招手。

小曼,以后,她就是你们的主人,你就跟在她身边,保护她。

那紫衣女子轻轻的点头,走到燕洛璃的面前,下跪行礼。

小曼参见主人!

起来,以后你是我的贴身丫鬟,你要叫我小姐,记住了?

身边带一个有武功的,倒是可以帮自己不少。至于这个暗灵组织的戒指,既然是陛下给的,那不想收也得收下。

冰冷的戒指握在手心,燕洛璃感觉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她的心底隐隐有一种感觉:陛下突然病重,寒旭尧被急昭回京,急切的赐婚这一切是阴谋的开始,以后这京中就要步太平了。

而自己,早已经卷入这一场斗争,无法自拔。

是小姐,小曼记住了。

小曼应着,起身退到燕洛璃的身后。

爹,没事的话,女儿先回去了。

燕文昭轻轻点点头,布满沧桑的眼眸依旧锐利,但看不出悲喜,或许是燕洛璃的错觉,今日的父亲,似乎苍老了许多。

见她走到门口,燕文昭眼底有一丝动容闪过,瞬间没了踪影。

璃儿!

略微颤抖的苍老嗓音响起,燕洛璃的心一颤,脚步顿住,回头浅浅的笑。

父亲还有何吩咐?

她回眸的瞬间,燕文昭眼神恍惚,她真的和她的母亲太像了,以至于在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她回来了。

定了定神,燕文昭的目光变得严厉,严厉之中却透着不舍,只是燕洛璃并未发现。

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不要做有违身份的事情!

她于寒旭渊的事,所有的人都知道,如今忽然嫁给寒旭尧,尽管燕洛璃的情绪控制的很好,但燕文昭心底还是担忧,怕自己的女儿到时候心绪不定,走向万劫不复。

女儿记住了,请父亲放心。

还有!

忽然,燕文昭加重了语气,目光中有一种燕洛璃不抬看不懂的东西,多年之后她才明白,那是父亲在和她告别,永远的告别。

你做了有辱门风的事,可以嫁过去已是万幸,就不必回来了。

心底像是被什么揪了一下,燕洛璃猛然抬头,直视自己的父亲,眼底划过震惊。

站在门口,怔了片刻,才缓缓地回应。

是,女儿知道了。

心事重重的回到自己的院子,换上雍容华贵的喜服,带上金碧辉煌的凤冠。

屋外,已经传来了迎亲的欢乐乐曲,大红的盖头遮住了视线,她由丫鬟和喜娘们簇拥着上了花轿。

十里红妆,走在京城的街头,与上一世是何其的相似。

可她再也没有了那种憧憬和欢喜,如今说不出,自己内心是什么滋味儿。

事情好像突破了她所知道的范围,上一世的记忆中,暗灵组织的人并未出现,一切都是太子的阴谋,而这一次,总感觉是一个更大的阴谋在不断的扩散。

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直想着事情,身体像是一个傀儡一样在喜娘的提醒下,机械的做着礼仪。

拜完天地,燕洛璃被送往洞房。

听到王府的丫鬟们在私下里嚼着舌根。

展开内容+
  • 璃凰赋 截图1
  • 璃凰赋 截图2
  • 璃凰赋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