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允谢博琰全文阅读-与君绝小说免费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与君绝江不允

与君绝江不允

与君绝江不允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愿一一

时间:2020-02-11 22:29

评语:穿越,两个世界的碰撞。

江不允谢博琰小说叫《与君绝》,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这里为您提供与君绝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江不允是学习历史的,在一次考察中,她失踪了,其实是穿越了,成为了江府的小姐,也就是后来三殿下谢博琰的夫人。

精彩节选:

这样一来二去快半个月了,虽然早有风声传到嘉熙皇上耳中,但嘉熙不把这种言论放在心上,只觉得二人年纪相仿,玩到一起再正常不过,但为了避免这种言论愈发过激,便召了江不允来。

“给皇上请安。”江不允有点疑惑怎么皇上突然宣自己了,但机灵如江不允,很快明白了嘉熙的用意,所以先发制人地说,“不允向皇上请罪了。”

这下轮到嘉熙糊涂了:“哦?请的是何罪?”

江不允调故意油腔滑调:“回皇上,不允来宫多日,不经常来陪皇上给皇上解闷,这是罪一;整日去找八殿下玩以致八殿下无心学习,这是罪二;皇上为此亲召不允,耽误政事处理,这是罪三。”

嘉熙抚须哈哈一笑。连站在一旁的太监都忍俊不禁,江不允见此,又乘胜追击:“不允这些罪证齐全,皇上打算怎么处置不允啊?”

嘉熙无奈地看着江不允:“小允若真想让朕罚罚,那朕便罚你以后跟着八殿下去学馆罢。”

江不允正要回应,却突然被门口尖细一声“八殿下求见”打断。

“看,这不是急着来解救你了?”嘉熙挥挥手,“宣。”

谢离飞脚步急促的走进来,见江不允背着手站在堂下,才扫袖行礼。

自己刚出学馆,就有下人偷偷传来消息,说皇上把江不允召去了。

这段时间别人怎么说谢离飞又不是不知道,只觉得父皇不会在意,自己也便没放在心上,这种事越解释越乱,最聪明的就该是充耳不闻。

可谁知今日父皇竟召了江不允,不知是不是为了这件事,放不下心的谢离飞打算去见父皇,顺便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件事说开。

“小八,你来见朕,所为何事?”嘉熙明知故问。

“这……”听出嘉熙言语中揶揄的味道,又见江不允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谢离飞明白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便顺着皇上将话接来,“回父皇,儿臣不过下了学馆,顺路看望父皇而已。”

“可朕正在罚小允呢,你冒冒失失进来,不成体统。”

“罚?”谢离飞又一下紧张起来,看看嘉熙,再看看江不允。

江不允忍不住笑起来:“皇上罚我以后,和你一起去上学馆呢!”

不得不说这个决定做的真是英明。

虽然不久之后就只有江不允和谢离飞这样想了。

谢离飞在现代只上到一年级,不懂逃课,但江不允是身经百战的大学生了,学馆的东西基本都知道,即便作为学霸从未逃过课,但毕竟现在是借着别人的人生嘛。

人不轻狂妄少年。

谢离飞跟着江不允开始了一段捉弄先生,逃课玩耍的奇妙经历。

“谢离飞!谢离飞!”江不允率先从学馆后墙爬出,回过头看跟在自己后面的谢离飞,压着声音喊。

“大姐,你等等我啊。”谢离飞很费劲地扶着墙翻过来。

“我们今天去哪儿玩?”江不允拉着谢离飞先躲在草丛后,悄声说话,“咱们已经快把大半个皇宫逛完了,都没什么好去处了。”

谢离飞转转眼珠子:“不然,我们去御花园爬树吧。”

江不允仰起头看看,阳光不算炽烈,秋风阵阵,确实适合玩这种,玩的就是心跳嘛,便让谢离飞带路,二人一前一后猫着腰进了御花园。

大概谢离飞自小闲来无事就是爬树,竟很有技巧,熟车熟路地爬了上去,江不允活了两个人生,爬树,还是头一回。

正要叫谢离飞拉自己一把,却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便忙噤了声。脚步声愈来愈近,眼看就要被发现了,江不允也顾不得矜持了,搓搓手便踩着树杈往上跃。

但毕竟没经验,又心急,又慌乱,一个没踩稳,身体竟直直向后翻过去,双手在空中胡乱扑腾。

谢离飞心下一惊,伸手去拉,却刚好错过。

江不允脑袋一下空了,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自己急速坠落,连尖叫都来不及。

江不允紧闭了眼睛,却突然感觉砸在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接着身体一斜,趴在地上,虽是身体几处疼痛,但那团东西带来的缓冲,让自己捡回半条命。

江不允惊魂未定,匀了好几次才喘上气来。

天啊,我福大命大,没死在这个世界。江不允深呼吸几次,突然感觉身下异样,才反应过来自己竟压着一个人。

江不允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睁开眼。

正对上谢博琰冷冷的眼眸。

“三,三殿下!”江不允忙伸手支起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不敢多发一言,心下一阵没底,完了完了惹祸了出事了。

谢博琰被突如其来的冲力砸的不轻,自己本路过御花园,却见谢离飞江不允二人溜进去,便跟进来看看二人捣什么鬼。江不允失手下落的那一刻,谢博琰一下慌了,急冲过来伸手要接。

还好自己内功深厚,不至于被带着冲力的江不允压伤,至于见惯杀戮死亡的自己为什么突然心慌,谢博琰想,大概因为这是个嘉熙疼爱的姑娘吧。

谢博琰冷着脸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泥土。

江不允回味刚刚唇上轻沾的余味,虽然只有一瞬,却觉得清凉软和,天哪,自己不会是和谢博琰……

谢博琰拿手拭一下嘴唇,心中一动。

“三哥。”谢离飞见江不允没有大碍,松了口气,从树上滑下来,又见谢博琰逐渐显怒的脸色,忙讪讪一笑,溜之大吉,“三哥,你们聊,离飞先行一步,告辞!”

江不允狠狠瞪谢离飞一眼,谢离飞装作没看见,转身就跑走了。

江不允只好自己处理自己闯下的大祸。

“三殿下,你可伤着了?”江不允再三斟酌,小心至极地开口询问。

谢博琰正要质问江不允,却见江不允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委屈地噘着嘴,眼眶泛红,心顿时就软了下来,只好顿一顿无奈地叹口气,柔了语气:“本王无妨,倒是你,是磕着哪了吧?”

要不是怕嘉熙处罚,又对谢博琰心存感激和愧疚,江不允哪里以可怜模样示过人。

“三殿下无事便好,不允也可心安了。”

“以后万不可如此,可记着了?”

“回三殿下,不允记着了。”江不允松了一口气,“不允告辞。”

谁知江不允毕竟没练过,到底是磕着了,一转身竟又扭了一下,身上几处疼痛一齐迸发,疼的江不允忍不住“嘶——”倒吸一口冷气。

谢博琰忙走上来扶住江不允,将女孩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来,本王抱你回宫。”

江不允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任谢博琰将自己抱起。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真是丢死人了,江不允懊恼地低下头。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麻烦就更大了。

“不允可否能请三殿下,不要将此事告与皇上?”

谢博琰看看怀中女孩满脸的担忧,早已满心疼惜不自觉,便一一应允了。

可宫中眼睛这么多,嘉熙怎可能被轻易瞒过?

  • 与君绝江不允 截图1
  • 与君绝江不允 截图2
  • 与君绝江不允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