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帝君开恩思无邪姜浅小说-求帝君开恩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求帝君开恩

求帝君开恩

求帝君开恩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橱

作者:霂潇潇

时间:2020-02-14 16:42

评语:错爱一生,来世再不相见。

小说《求帝君开恩》的主角是思无邪姜浅,又名《来世绝不再爱》《君心若水》,由作者霂潇潇创作的热门小说,本站为您提供求帝君开恩在线阅读,求帝君开恩小说讲述了:思无邪是姜浅的劫,那么爱他,他却对她没有丝毫怜惜。最后逼得她万劫不复,她消失了,他后悔了。

精彩节选:

玲珑榻上,姜浅纤指轻柔地抚上思无邪入睡的脸,轻声呢喃,“思无邪啊,早知不能修得正果,我真愿从未与你遇见过,那便不至于蹉跎成此番光景。”

她细细描摹他的轮廓,恨不能把这幅面庞刻进骨血里。

指腹落在他蹙起的眉头,却突然被一双手钳制住,沉睡的人忽地眉眼一睁。

“姜、浅!”

一字一顿,眸光里似有滔天烈焰,思无邪浑身灵力暴涨,手奋力一甩,“你活腻了!”

姜浅不着寸缕,纤腰撞在无忧宫的玉柱之上,随后一声重响,又跌落在冰冷的地面。

咳咳……

血接连吐出好几口,她擦了擦嘴角,抬头,却见一道身影飞掠至跟前,一双手狠狠掐上她的脖子。

杀意顿生,“荡-fu!我真该早点杀了你!”

和她一次欢好,他如此恶心吗?

“想杀我?”姜浅身体很疼,心更疼。

直直地盯着他,将他的五根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不如等我将凌雨烟的内丹复原,你再杀不迟。”

思无邪的拳,握紧、再握紧。

他恨,恨自己此番睡了姜浅,更恨,说杀她的那刻,心中竟有不忍!

狠狠退开几步,他欲走,却猛地瞧见,她莹白胜雪的肩头,一道天雷地火的刑印,若隐若现。

又陡然逼近,问,“你从未渡劫飞升,哪来的这刑印?”

不可能,只有历劫飞仙之人才会受天雷地火之劫,他身上就有两道。

心,颤若擂鼓,姜浅掌心微动,衣衫隔空飞来,她迅速披在身上,“你一颗心都在他处,当然不知我历劫之事,怎么,关心我?”

“痴心妄想!要不是为了烟儿,我恨不得你立刻就死!”思无邪骤然起身。

这个女人简直不要脸到极致!

他冷哼一声,“来人!盯着帝后备药,再送至凌雨阁!”

话落,玄袍从门口消失。

只剩那一句——要不是为了烟儿,我恨不得你立刻就死!

字字如针般萦绕在她心间,久久不得消散。

姜浅闭上眼,眼泪滑落。耳边唯有衣摆带起的风声渐渐远去,清冷的无忧宫,仿若从未有人来过。

又到上元灯节。

凌霄殿大宴群仙,斗灯说谜。

姜浅坐在无忧宫前的台阶上,一盏从人间飞上来的花灯掠至眼前。

上面题的字很大,所以,她一眼便看清——从此比翼双飞鸟,一生一世连理枝。

一生一世?可惜她这一生就要到头了。

姜浅抬起枯瘦的手,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皮。

是的,五个月前那次,她就怀上了。

只是,每日为凌雨烟入药,她的身体越发差了,明明有身孕,却比之前廋了几十斤,根本看不出孕相。

孩子,娘亲不能陪着你长大了。

姜浅擦了擦眼角的泪,随后变化出一盏莲花灯,她学着凡人那般,在上面慢慢书写:一愿郎君千千岁,二愿子孙福安康,三愿……三愿来生不思量。

曾经,她的心愿是和他白头到老,而如今,她只愿背负他的怨恨成全他。

写完,莲花灯飞出,融进漫天花灯之中。

凌霄殿内,众仙家斗灯正盛。

一只平平无奇的莲花灯飞入,却是无主之灯。

思无邪凤眼微眯,灵心一动,透过莲花灯便看见一道身影坐在台阶上,一手执灯,一手执笔。

她嘴角带笑,眼角却含着泪。

心被莫名击中,抬手间,莲花灯已至眼前,待看清上面的字,思无邪的神情,更是说不出的复杂。

些许的疼,些许的涩,待要细细品位,便都消失了,他烦躁不堪。

凌雨烟见状,捏着杯盏的手青筋凸起,恨不能将那杯子一把捏碎。

该死的姜浅,都快死了,还不消停!什么资格说这话?!”

凌雨烟那双狐狸眼中忽地燃起一片火焰,恶狠狠瞪向她,“一万六千年前你就该死了,这帝后的位置本来就该是我的,如今,我看你拿什么跟我争!”

话毕,莲花灯瞬间在空中被一道力量撕扯成碎片,洋洋洒洒飘落在地上。

争?她从未想过要争什么,知道思无邪所爱之人是凌雨烟,她便一心只想成全。

可凌雨烟又是如何知道一万六年前的事?

“雨烟上仙,你如何知道……”

“如何知道你的事?哈哈……”凌雨烟笑容张狂,“我是你的师姐姜如烟啊,师妹,你不认识我了?”

姜如烟?

那个两万年前叛出师门的蜘蛛精姜如烟,可她的原身不是灵狐吗,而且她的模样……

“怎么样,我这身皮是不是比之前好?”凌雨烟笑得肆无忌惮,“师妹,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明明我才是师傅的大弟子,明明我比你聪明,偏偏所有人都钟爱于你,姜无涯那个老东西是,思无邪也是!你说他们是不是眼瞎,看上你这个废物!”

她突然抬手,尖细的指甲戳上姜浅的脸,“你不过就是长了一张狐媚脸!”

脸被指甲划出数条血痕,姜浅猛地推开,“是你……你这个叛徒,亏我还一直想成全你和思无邪!我真傻,我现在就去找他,让他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哦?那你觉得他是信你还是信我吗?”凌雨烟手中凝出一团黑气,朝姜浅挥出去。

气流如刀一般砍在她的双腿上,登时,骨头传来碎裂的声音。

砰!

姜浅摔倒在地,疼得额头冷汗直冒。

她试图运转灵力,却被一道力量狠狠压制。

凌雨烟继续走近,笑得狰狞。

“你是蓬莱万年一遇的灵狐又如何,你是姜无涯最得意的徒弟又如何,你是仙界帝后又如何?还不是像条狗一般趴在我面前,要不是我之前内丹受损,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

话落,凌雨烟踩上她瘦得皮包骨的双手,狠狠碾压一番,将那十根手指踩得血肉模糊才罢休,“怪只怪你蠢,为了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修行,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十指连心,姜浅痛得浑身痉挛,她倔强的抬着头,“……我只问你,你是否真心爱着思无邪?”

无忧宫门前,漫天花灯之中,一道身影飘然而至,妖娆之姿令无数花灯竟黯然失色。

姜浅抬头,就见凌雨烟款款上前,手中托着一盏莲花灯,正是她之前的那盏祈愿灯。

“帝后娘娘,还真是情根深种。”似笑非笑,一双妖媚至极的狐狸眼,泛着阴冷的光。

明显来者不善,姜浅语气客套疏离,“雨烟上仙来此,有事吗?”

“我来谢谢帝后娘娘啊,你的药我吃着很有疗效呢。”她忽地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这绛仙草果然是神草,不过三个月我的内丹就已复原。”

三个月?明明她已经连续为凌雨烟入药五月。

姜浅皱眉,却见凌雨烟笑得愈发得意,“帝君感念我数千年内丹受损,修为停滞,特意让我继续服用,这不,短短两月,我的修为便大增。”

思无邪,他竟拿自己的血肉……为凌雨烟增进修为?

呵,讽刺!

姜浅心中又苦又涩。

她却强压下悲恸,“帝君待你如此一往情深,你们定能、恩爱白头……”

“姜浅,装什么大度,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凌雨烟那双狐狸眼中忽地燃起一片火焰,恶狠狠瞪向她,“一万六千年前你就该死了,这帝后的位置本来就该是我的,如今,我看你拿什么跟我争!”

话毕,莲花灯瞬间在空中被一道力量撕扯成碎片,洋洋洒洒飘落在地上。

争?她从未想过要争什么,知道思无邪所爱之人是凌雨烟,她便一心只想成全。

可凌雨烟又是如何知道一万六年前的事?

“雨烟上仙,你如何知道……”

“如何知道你的事?哈哈……”凌雨烟笑容张狂,“我是你的师姐姜如烟啊,师妹,你不认识我了?”

姜如烟?

那个两万年前叛出师门的蜘蛛精姜如烟,可她的原身不是灵狐吗,而且她的模样……

“怎么样,我这身皮是不是比之前好?”凌雨烟笑得肆无忌惮,“师妹,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明明我才是师傅的大弟子,明明我比你聪明,偏偏所有人都钟爱于你,姜无涯那个老东西是,思无邪也是!你说他们是不是眼瞎,看上你这个废物!”

她突然抬手,尖细的指甲戳上姜浅的脸,“你不过就是长了一张狐媚脸!”

脸被指甲划出数条血痕,姜浅猛地推开,“是你……你这个叛徒,亏我还一直想成全你和思无邪!我真傻,我现在就去找他,让他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哦?那你觉得他是信你还是信我吗?”凌雨烟手中凝出一团黑气,朝姜浅挥出去。

气流如刀一般砍在她的双腿上,登时,骨头传来碎裂的声音。

砰!

姜浅摔倒在地,疼得额头冷汗直冒。

她试图运转灵力,却被一道力量狠狠压制。

凌雨烟继续走近,笑得狰狞。

“你是蓬莱万年一遇的灵狐又如何,你是姜无涯最得意的徒弟又如何,你是仙界帝后又如何?还不是像条狗一般趴在我面前,要不是我之前内丹受损,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

话落,凌雨烟踩上她瘦得皮包骨的双手,狠狠碾压一番,将那十根手指踩得血肉模糊才罢休,“怪只怪你蠢,为了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修行,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十指连心,姜浅痛得浑身痉挛,她倔强的抬着头,“……我只问你,你是否真心爱着思无邪?”

  • 求帝君开恩 截图1
  • 求帝君开恩 截图2
  • 求帝君开恩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