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鸢黎夜小说_沈鸢黎夜小说全文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沈鸢黎夜小说

沈鸢黎夜小说

沈鸢黎夜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麦子云

作者:赞美死亡

时间:2018-03-26 09:56

评语:作为阴阳先生,活到十八岁,已经是奇迹

主角是沈鸢黎夜的小说叫《阎王妻:死魂灵》,这里提供梁泽远苏傲晴小说。沈鸢黎夜小说讲述了:沈鸢的祖祖辈辈都是做阴阳先生的,所以在别人认为的健康的成长和生活在他们家几乎是奢望,活到十八岁,已经是奇迹,爷爷为了家族和父亲的,把她许给了一个阴人,于是,当晚便被那个阴人占有,三年后,阴人再次找上她。

精彩试读:

被他这么一弄,我的羞耻心也回来了,稍微清醒了些,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小小的吓了一跳。正想挪开搂着他脖子的另一只手,突然想到了爷爷的话,我需要他的头发。

趁他浴火冲头的时候下手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但是我得付出代价。就这样拔下来的话,很容易就被发现吧?要不等他走之后看看有没有掉落的一两根?

我正犹豫的时候,败邪小老头儿从窗户探出了头:“黎夜大人,小的……”话还没说完,等看见我房里的场景时,他顿时没了踪影。

我绷不住推开了老鬼,丢人丢大发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早上五点多,等醒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也清醒了,记忆回笼,我看了看房间的各个角落,老鬼已经不在了。

正愁头发没弄到,我突然感觉到手指被什么东西缠住的,抬手一看,我右手手指间挽着几根发丝。我这才想起我昨天睡着前因为心里潜意识的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老早就揪住了老鬼一缕头发,没想到被我给拽下来几根……

但是我却笑不出来,因为我昨天的作业没做。

还好昨天要做的试卷不多,我拼死赶好歹是赶出来了,背着包到客厅看见爷爷的时候,我打算把老鬼的头发给他,突然想到我忙着赶作业忘记放哪里了。

我回房间去找也没找到,嘱咐爷爷别帮我打扫,等我放学回来。

到学校之后我发现除了曲筱筱,昨天的几个男生没来学校,多半是因为昨天的事吧。

曲筱筱在上课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看我的眼神怪怪的。中午午休的时候她终于憋不住找我了,把我拽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问我:“昨天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全倒下了?你还对着空气在说话,我听说你老家祖祖辈辈都是做阴阳先生的,你肯定也会点邪门歪道,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她说的是全倒下了,可没说都死了,败邪小老头儿应该没把他们杀死,我松了口气,说道:“既然你知道,怎么还敢招惹我?别以为我好欺负,你要是再惹我,下一个就是你!”

见她花容失色愣在原地,我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我要不这么吓唬她,她回头还得找我麻烦。下午放学之后我立刻回了家,急着去找老鬼的头发。

我爷爷今天在家里,我顾不上跟他打招呼,风风火火的跑进房间去翻找,最后是在床底下找到的,窗户坏了,多半被风给吹进去的。

我拿着头发给了爷爷,他急忙拿了张黄符把头发给包裹住,然后开始念叨我听不懂的咒语类的东西。那符纸很快燃烧了起来,包裹着的头发也被烧掉了,完了我爷爷脸色并不是很好看,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这是你的头发,你是活人,这法术对你来说伤身,下回别弄错了!”

我惊骇不已,我还能把自己头发给拽下来?

越想我越觉得细思极恐,难不成老鬼发现我的心思了故意耍我的?极有可能是这样,他毕竟那么精明。

我没敢告诉爷爷我的猜想,只是说我会尽量想办法,我爷爷眼里透着担忧,想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最终只是问我:“他有没有想害你的心思?这点你总该感觉得到……”

我仔细想了想说道:“目前没有……但是他说过什么让我活得久一点之类的话……”

我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作孽啊……你要是实在弄不到他的头发也就算了,我想想别的办法,别冒险,那些个活了许久的老鬼都是精,比我们要精明得多,不会轻易让你得逞的……”

老鬼的精明我早就体会过了,我决定从败邪小老头儿那里下手,他是老鬼的随从,成天都跟老鬼打交道,要弄到老鬼的头发该不难。

回到房里之后我对着窗外小声叫败邪小老头儿,他果然是在附近盯着我的,叫了没几声他就冒出来了。我朝他眨了眨眼笑着说道:“你过来,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他漂浮在空中死活不过来:“小娘娘……你可是在打什么歪主意?我一个糟老头子可没什么能让你惦记的……”

我嘴角抽了抽说道:“你想多了,不过来就算了!”

说完我转身要走,他急忙飘了过来:“小娘娘,是小的错了,您有事儿就说吧。”

我见他上钩了,说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就一个小忙。”

他警惕的说道:“您先说说看,小的还不能确定答应不答应,只要不是关于黎夜大人的,小的就能帮。”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又觉得没戏,我忘了他对老鬼可是忠心耿耿的,很难忽悠。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直接说道:“帮我弄一根老鬼的头发丝儿来,他总会有掉头发的时候吧?你给我捡一根去。”

我以为我说得够平常了,只是要根头发而已,没想到败邪小老头儿跟见了鬼似的说道:“第一,黎夜大人不会掉头发!第二,咱们阴人的头发绝对不会轻易让任何人得了去,这关乎着许多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没想到这会引起他的高度警惕,情急之下我撒了个谎:“你急什么啊,我只是想……想算算我跟他生辰八字合不合,咱们这里男女结合都得算八字呢,你就帮帮我?”

败邪小老头儿松了口气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您早说啊,您就放一万个心吧,当初您的生辰八字入土,如果八字不合,黎夜大人经过时是不会捡您的八字让您做他女人的。”

得了,我算是彻底放弃了,这小老头儿我忽悠不着他。

既然败邪小老头儿这里得不到好处,我也就没必要缠着他了,让他离开了。琢磨了好几天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候我爷爷却要离开了,说老家有人带信来,让他回去帮忙处理点事儿,还挺严重,他不得不走了。

我被两个丫鬟拖着走出了房间,这才发现我之前所处的房间在二楼,外边的过道上还站着许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穿着薄纱几乎透明的衣物,手里拿着小圆扇,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

她们应该是这里的妓子,楼下已经有许多进来找乐子的男人在妖娆女人的陪伴下喝得起劲吃得开心了,女人娇媚入骨的声音讨好着那些高矮肥瘦美丑不一的男人,这一切都令我作呕。

突然,我目光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瞪大了眼睛,那不是老鬼吗?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原来也是个表里不一的登徒子。

还没等我彻底看清楚,我就已经被丫鬟拽到了一个雅阁里,把我推进去之后丫鬟就关上了门,想到丫鬟之前提醒我的话,我咽了咽唾沫,心里特别紧张。

我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不敢往雅阁最里面走,门口肯定也有人把守,出是出不去的。

雅阁里烟雾缭绕,飘散着熏香的味道,意境是有的,只是这地儿太下作。

过了片刻,里面传出来了一个猥琐的声音:“来了吗?嘿嘿嘿……”

我吓得想转身就跑,奈何门关得死死的,我也不敢吱声,心跳快得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小娘子~怎的不过来啊?”

突然,一团黑影朝我迎面扑来,我瞪大了眼睛,那团黑影迅速变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看上去油头粉面,实在让人生不起一丝好感。

他那双肥嘟嘟的手朝我袭来,抓住了我的手臂把我往他跟前一拽,将我死死的搂在了怀里:“好香啊……白尹果然没骗老子,他真的弄到了一个大活人……”

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走开!”

那死胖子也不生气,搓着手朝我一步步逼近:“就喜欢你这么泼辣的娘们儿,本来还想跟你把酒言欢,慢慢玩的,一看见你,我就忍不住了……看上去这么细皮嫩肉的,味道一定很不错……”

我往后退,没两步背就抵在了门上,无路可走了。

那死胖子舔了舔嘴唇,眼睛直往我胸前瞄,我伸手挡住了胸口:“滚开!别碰我……!”

我的声音都是带着颤抖的,我感觉我就好像是一只羔羊,掉进了狼堆里,活人在这个鬼地方就是被窥视的对象。

那死胖子并不理会我的抗议,叫了声小娘子就朝我扑了过来,跟拎小鸡似的拎起我丢在了雅阁里那张偌大的木床上!

我被摔得七荤八素,这床可不怎么软,我感觉身体都要散架了,一时半会儿也爬不起来。

死胖子并没有猴急的对我怎么样,而是伸手在我眉心一点,我顿时觉得身体僵硬不能动弹了。在他拿丝带将我眼睛蒙住的那一刹那,他那丑陋的嘴脸刻在了我的脑海。

我只能感觉到他在摆弄我的身体,将我端端正正摆在了床上。之后他拿了酒慢慢的朝我胸口倒,酒香四溢,死胖子猥琐的笑在我耳畔萦绕,我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知道这黑街的都不是活人,被囚困于这里,等于永无天日。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时候我会想到在楼下的老鬼……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那死胖子摔了酒壶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有什么恶心湿黏的东西在我胸口游移,一想到那死胖子有可能正在对我做的事情,我一阵恶心,心里咒骂他的字眼不可谓不恶毒。

突然,我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随后白尹带着戏谑的声音传来:“埔达大人,嘴下留人……”

死胖子不耐烦的暂停了对我的动手动脚,不悦的说道:“白尹,你什么意思?可是老子少了你的好处?没看见老子在干什么吗?还来坏好事!”

死胖子语气不善,白尹也没恼怒,不卑不亢的说道:“若非不得已,我也不想来坏你的好事,只是……另有人看中了这位姑娘,埔达大人,恐怕你需要拱手相让了……”

死胖子一拍床板站了起来:“谁那么大胆子敢跟老子抢人?他给你多少珠子?老子给双倍!”

我被他这一拍给震得背脊发疼,他要是再来一下床得直接塌了去,这死胖子长得人高马大的,力气也大得吓人。

白尹淡淡的说道:“那位客人也是这么说的,你也知道这里的规矩,谁出的珠子多,人就是谁的,何况……那位可是咱们都惹不起的人物,他出的,可是金珠。”

死胖子不服气,但明显语气弱了几分:“金珠……?用金珠换个凡人,疯了吧?……你说的咱们惹不起的那位是谁?你总要给我个交代,好让我拱手相让也让个明白!”

白尹轻笑了两声并不作答:“你就别问了,若还有别的姑娘是能入你眼的,今夜就免了你的珠子,算是补偿,这个人类,我就带走了。”

死胖子没说话,白尹将我从床上抱了起来往外走去,但没把蒙住我眼睛的丝巾摘掉,我也依旧不能动弹。

暂时的脱离虎口并没有让我松口气,因为我知道,接下来就是狼窝。

我不知道我又被带到了哪里,只能感觉到白尹带着我走了一段儿路,开了一扇门,将我又放在了一张床上。

放下我之后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替我拂了拂耳边的头发说道:“你造化不错,遇到了一个肯为你出手大方的恩客,真没料到你能值一粒金珠……只是我不得不提醒你,这位主儿可比埔达还不好对付,伺候埔达你若让他高兴了,或许还能留条性命,这位主儿可从未有人见他笑过,见他笑过的,早就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你自求多福吧。”

白尹说完就离开了,我被他的一番话弄得心凉了大半截,白尹说现在我要伺候的主儿比埔达还不好对付,这不是存心让我死吗?对白尹来说本钱已经赚回来了,他哪里还会管我死活……

展开内容+
  • 沈鸢黎夜小说 截图1
  • 沈鸢黎夜小说 截图2
  • 沈鸢黎夜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