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仙神途小说免费阅读-李旦乐谦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吞仙神途

吞仙神途

吞仙神途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我是九啊

时间:2020-03-19 16:18

评语:去探寻生命的终极奥义!

李旦乐谦的小说叫《吞仙神途》,这里提供吞仙神途阅读。李旦乐谦小说讲述: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这个世界,早已不和平了,神界之主李旦还是一个半吊子神仙,如果他的兄长还在,肯定不会是他来继承这个神界之主的位置。

精彩节选:

豫城的大门打开了,像是开闸泄洪的洪水一样豫城士兵喊杀震天冲向了异族大军,异族大军早就料到,正静静的等着可怜的士兵们这种,飞蛾扑火最后疯狂!

数量只有异族三分之一,但豫城士兵们悍不畏死的气势绝对胜过异族。

豫城士兵们,把所有的能利用的资源都用上了,就连承重的炮台都被士兵们抬着,一边冲锋一边开炮,天上地下瞬间被战火掩埋,豫城士兵在战场上的勇猛让嗜血的异族们都心惊胆战。

一个小队的士兵先后被虫族的螯,钳掉了一只腿,被兽族咬掉了半条手臂,依然挥舞着利刃,刺向了想要偷袭他的血族,一剑直接插穿血族的脑袋,剑尖一挑带起大量血花,紧接着顺势回劈在刚用螯钳断他腿的虫族脑袋上,一瞬间他斩杀两个异族,连带他之前斩杀的,他一共杀了五个异族。

透支生命力的战斗让他战力倍增,在他漏出满足的笑容后,被围上来的异族直接撕烂了,而他的队长抱着从死后队员身上拔下来的数个便携能量炸弹,状若疯癫的冲向了这些正在撕咬他小队队员残肢的异族们,轰得一声炸响围拢在那的异族们被这自杀式的爆炸,给炸的七零八落漫天碎肢残骸,而这个小队的7个人,包括队长,全部战死!

远处巨兽的战场,一身黑甲的玄武,像发了疯一样从巨大虫族的脑袋里窜出,落在了兽族巨兽的獠牙上,他抱起那根与他身体比例丝毫不搭的獠牙凌空而立,双腿在虚空中一踏!猛的一用力,直接把那巨兽的獠牙给掰断了,然后他抱起那个巨型獠牙当作了武器,一下刺穿了巨兽的头盖骨,深深的插进了它是身体之中,巨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送进了深渊。

玄武在空中来回穿梭根本无视这些异兽,在他看来很慢的攻击,突然上方一个巨大的幽冥船,所有的炮口对着他齐齐地发出轰鸣的响声,玄武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直接化出本体,一只高达几十米的巨大龟类,漆黑的甲壳上分布着形似鳞片的怪异凸起,甲背上还盘踞着一条巨大的黑蛇吐着蛇信,一个如同龙族般得头颅高高扬起!

幽冥船的能量炮弹密密麻麻的在它身上溅出火花却丝毫不能伤到他。背后那条大蛇猛的跃起,拖拽出一片耀眼的黑蓝色幽光,像流星的彗尾一般,直接穿透了整艘幽冥船,如纸糊的一样,然后闪电般得又回到了他的背上,幽冥船火光四起直接从高空坠落到地面上,爆炸碎裂开来!

这种高强度的消耗对于玄武来说也不是不会累,他也有极限。死在他手里的巨兽已经比昨天多出一倍了,这对他来说消耗巨大,望着远处依旧还有很多的巨兽,他眼中又燃气斗志化成了黑甲大汉模样的人形,继续游走奔杀在巨兽们的战场中。

与此同时天上另一处,几位异族的皇在其背后巨型堡垒的火力压制下,打他神界的王们节节败退,神界的王在实力上本就不如异界的皇,现在更是不好受。

也就老皇的四神兽和张道灵好些,另外两个王被压的苦不堪言,其中的恶魁还在上一次战中受了伤。虽然白虎也受了伤,好在他是神兽之躯,恢复力强大的很,比恶魁要好多了。他们此时都是本体在战斗,异族皇族也都是本体,本体战斗可以发挥出他们百分百的实力,拼死搏杀他们谁都不敢托大保持人形。

张道灵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他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其他几位皇,只专注一个人的动向,那就是不死皇,不死皇也是只盯着他,两个人在一起打累了还依然死死盯着对方,不让对方乘机对其他人动手,而白虎则和以前一样在他两个兄弟青龙和朱雀的配合之下,他依旧对血皇的翅膀虫皇的四肢虎视眈眈,血皇和虫皇就像吃了屎一样,脸色铁青,高端战力就这样一直僵持着,就差没各自散开喝口茶休息会了~

神界军队地面上已经所剩无几,只剩下不到2000万的军队,异族也损失巨大,以多打少依然没有占据上风,只剩下了7000多万,精疲力尽是所有人的心声,也包括异族,很多人想着要是能喝口水该多好!

似乎得了老天的答复般,一直阴沉不肯下雨的天气终于下起了漂泊大雨,地面上的尸体有的流出的血液早已干涸,在大雨的冲刷下很快出现了各个大小不一的血坑,看起来是那么的惨烈。

李旦他们一行人在出城的那一刻就已经逃出了整片战场,很顺利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两个多时辰亡命飞谈皇城的路上,让这群人又累又渴又饿,他们坐在一颗巨石上。

余海的情绪依然没有平复,本来平时还喜欢开开玩笑的他,现在似乎根本不想说话,他心里有自责,有愧疚,有厌恶还有憎恨,他就像一个负面情绪的集合体一样,越想陷得越深。

特别是像这种时候没有紧张的思维去谋划战略,越容易陷入负面情绪的恶性循环,他自己都快把自己逼疯了,他始终想不明白,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内奸嘛?即使有内奸,也不至于数千万大军被杀的片甲不留吧?对方连神器都不曾动用,内奸只要不是乐谦,对方几乎不可能掌握他他们的完全动向,军事保密,是个人都知道的常识,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泄露出去,这是当初余海对乐谦千叮万嘱,千万要记住的准则!

余海是从来不把乐谦当作怀疑对象吧,所以他就像进入了思维误区,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

余畅儿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有心去安慰一下,乐谦却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莫去打扰,她是个战士不懂为何不能去安慰,却是依旧像是服从命令似得停止去安慰的动作。

而其他人则各自怀揣着不同的心思根本没性情去提对方分忧,李旦还想着豫城里伤兵们那些看透生死的笑容,他也自嘲的笑了。窝囊,废物,没用,拖油瓶,占据着李旦的内心世界,他也跟余海一样成了负能墙,唯一不同的是余海忧郁的眼神比他要好看多了,他忧郁的时候就很怪异!

就在大家情绪低迷,又累又饿的时候,乐谦把储物袋里肉块和水拿了出来分给大家,众人接下食物和水,各自开始吃了起来,乐谦也一起吃着,却若隐若现看到他嘴角泛起的一丝冷笑。

行军带肉做军粮是神界的常态,没一会众人都吃完了,唯独余海和李旦没吃,他两虽然饿但是却没有吃东西的心情,乐谦见状连忙上前劝说,人是铁饭是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之类的话,劝着两人赶紧吃完继续赶路,众人也都劝道,不能耽误时间,这里并不安全。虽然不想吃,两人还是勉强的吃下去了,吃完东西,他们继续开始了逃亡。

没过多久乐谦借口内急让他们先走,他一会追上来,然后一溜烟的跑去远处的一个大石头后面,他本就是凡体,没有修炼过灵力,这种内急的事也就见怪不怪。

只有余海眉头微微一皱,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一闪而逝,紧接着他又摇摇头,觉得是自己多想了,还是继续赶路,大家稍微放慢了脚步打算边走边等乐谦。

过了不一会儿,李毅第一个停下了步伐,他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体内的灵力在飞速的流失,他抬头望向众人,漏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情,他把身体的异状说了出来,众人也很纳闷,意想不到的事接二连三发生了李旦,余畅儿,媛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李旦最惨直接瘫软在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余海终于明白了,为什么?

他仰天大笑了起来,众人也明白了,他们中毒了,不远处乐谦幽幽的走了过来,他不在是之前的样貌,而且一个浑身散发着不死之气,面容像个死人般得不死族,余海一下子看透了一切,包括老神皇的重伤,他看着乐谦什么也没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乐谦似乎很好奇,这个神界第一神棍为什么不问他问题,他也好装装逼给予解答啊,毕竟他把对方害的这么惨!

余海很平静,因为当他知道乐谦的身份以后他就什么都懂了!他们神界看似都做了对的决定,却次次都失之毫厘,原来最大的毒刺就是他。

从一开始异族来袭,这位辅佐相国就在劝李旦去支援,他想要异族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为了不让余海聚集军力,还以蜀城鄂城百姓为由表示反对集结军队,真是深藏不漏啊!不死族!难怪!老皇那么恨你们!

余海也知道,不死族只有战士,从来没有不是战士的人成为不死族,估计就是因为这一点,老皇才被摆了一道,他所有的不解得到解答之后,他认命了,也看开了。

所有的人不到片刻都已不能动弹,不死族的毒药很致命,先瓦解修为,然后吞噬生机,李旦毒发的最快,毒药在他身体各处游走占据了全身,思维已经变得迟缓,他带着不甘和愤怒,失去了所有生机,他最先死了!紧接着众人一个接一个的都倒下了。

当李旦的意识陷入了深深的黑暗时,突然感到意识受到一股强大力量的拉扯,包裹着他进入了团柔和的光团中。

光团中是一个奇怪的空间,这里是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光滑地面,四处都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光源,将这里照的很亮,到处云雾缭绕,紧接着他的周围出现几个约莫一人大小黑色的洞口,从里面变戏法般得冲出了刚才中毒将死的一众人,他们进来之后也如李旦一般很是不解?

李旦先开口道“我们这是进了仙境,还是地府?我们神界之人也能轮回吗?”

余海道“老神皇说过神界没有轮回一说,只有人界有,”

“那我们这是在哪?”

突兀的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想起,“你们还是来啦啊!”似乎带着失望,不远处走来一个老人,这人不是别人,而是老神皇。

老神皇的出现让众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他们纷纷拜服下去,李旦哭的‘稀里哗啦’但却发现,并没有眼泪流出来,于是灿灿的收敛了看似伤心欲绝的哭腔,老神皇看了看众人摇了摇头似乎很失落般说道

“唉~儿啊你始终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啊!”

李旦疑惑地问道“父皇这里到底是哪?我们玩去哪?”

“这里是我神界神器的精神世界!”

李旦惊疑道“我神界还有神器吗?我咋没听说过?”

“我们神界有两个领地,一个人界,一个地界是我在偌大的大千世界探寻一处遗迹是得到的,一个世界碎片,一个精神碎片,现在这两块碎片在你母亲棺椁里”

“人界为生命世界,地界为精神世界,它们两个相辅相成,自成一体拥有轮回,是上古大能们创造的一方轮回的推演模型罢了”

“而你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神桥世界,它是神界联通着人界和地界的钥匙,神桥就是神界开启这扇门的钥匙,也可以通过神桥源源不断的抽取人界和地界的灵气来据为己用,我就在得到这件神物之后实力突飞猛进的”

“神桥可以为实物也可以存在于精神世界,他本来存在于我的精神世界中”

说到这里时,老皇似乎很伤感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又说道“在你哥战死之后就改变了我的想法,以前我固执的以为自己强大了就能护你们周全,但世事无常,你哥的死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之后我意识到了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就把神桥封入了你的识海,也在他们每个人不知情的时候留下了被神桥感知的印迹,在我最后一次与你秉烛夜谈的时候,我在你身体里留下我的神印,和我最后一道透支我命源的精神印迹,留完这道印迹之后我就已经撑不住了,好在有你师叔替我续命,我让他替我杀光了神界里对你有威胁的人,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想在我死后你可以好好的安身立命,我知道异族的野心,我的死异族肯定会来犯,也想到了这最坏的时候,神桥就是为了给保命我的最后手段,能做的我都做了,没想到啊,你还是来到了这里见到了我!哎!”解释到这里老皇重重的叹了口气!

李旦此刻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位强大的父亲,除了物质的带给他的满足,还有一份厚重如山般得关爱。

他不否认他父亲专心修炼也是为了他兄弟两个,但再得知父亲为了他用最后的生命给他做的‘保命符’之后,这种纯粹如血色般关爱让他瞬间跪在地上。

李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在自己心中翻腾的只有愧疚,头都抬不起来的愧疚感!

老神皇看着跪伏在面前的儿子感慨的说道“起来吧!我还有些事要对你一个人说!”

李旦站起来给众人使了个眼色,跟老皇走到远处,看着自己的父亲,准备聆听父亲的话。

老神皇正色道“你母亲并非我们人族,至于她是什么种族我也不知道,但是她修炼的体系与我有很大的差异,她体内有一股很浩大力量,应该是大战中她被击碎了神识,伤的很重,我遇到她时她很虚弱跟凡人一般无异,我当时正在一家店铺里吃喝酒吃菜,可能是你娘饿了吧,就站在我旁边可怜巴巴的望着我,于是我就请她吃了那顿饭,她那时的吃相简直……唉~!”

老神皇说道这里时像是回忆道很开心的往事一样脸上挂着笑意,“吃完饭后我仔细打量她一番,你娘很美,是这个世界上我见过最美的女人,特别是她那一双紫色的眸子,仿佛闪动着无数星光般诱人!,只是那时的她浑身脏兮兮的所以这种美容易被掩盖起来,我问了你娘很多问题,她却什么也答不上来,忘了很多东西,就连她自己叫什么她都不知道,就这么鬼使神差般得我带着她一起走了,可能是因为那第一眼的永恒我在那时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脏兮兮的疯女人,为了给她制造一个身份,我就将她寄托给你外公认做女儿,你外公也很喜欢她,后来由于被上一代皇追杀逃难,你外公住在异界的偏僻大山里,我就逃了过去,我和你母亲天天朝夕相处很快就互生情愫,于是就在一起结成了道侣。”

“没多久之后你兄弟就出生了,因为你两一个在破晓前和破晓后出生出,所有给你两取名‘暮’和‘旦’!”

“出生后你娘看着你两怔怔的出神似乎想起些什么!没多久后你娘在那次围剿中死了,临终前她记忆闸门被打开跟我说出了很多事,她不是异世界的人来自另一个世界,她说她叫紫衣,是仙!,也是一个特殊能力的初代,她很强大,强大到我都无法想像的地步!她的仙识崩碎了伤的很重失去了所有的仙法,连记忆都丢弃了很多很多,她对我说,你俩兄弟一个是九神体,一个是九劫体,九神体是修炼的宠儿天生为修炼而生,九劫体是那种每次突破身体桎梏就会引来天劫的体质,修炼之路十死无生,同样也是极为罕见!所以在你小的时候,她就透支生命施展最后一丝仙法让你改变了性格,厌恶修炼,她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都来不及说,最后看着你两还抱在怀里的可爱模样,笑着离开了她依依不舍的世界!”

老神皇神情黯然道“虽然你不求上进的样子,不是你的错,我平时看在眼里还是挺难受的!我是个要强的人,我也看出来你也想要变强!但我真的不希望你以后踏入修炼之路,我会用神桥把你们传送到人界,我希望你能在那里安静的平凡度过一生,不希望你踏入万劫不复的复仇之路。”

李旦的心理又一次被大量的信息塞满,仙?,母亲,紫衣,九劫体,是谁伤了他母亲?他连仇人都不知道是谁!那个他自己都不记得模样的母亲,竟也为她做了这么多!李旦终于明白了同为双胞胎,为何他哥哥那么的优秀,而他却如此的不堪,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母亲的安排和对他的保护!

老神皇这时又说道“你们在这里的时间不能太久,精神世界的时间流速跟外界不一样,快过百倍,趁我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赶紧去地界,神桥会直接把你们带进轮回之眼,我还得在这用神桥之力帮你们把肉身从神界传入人界,等你们到了人界,你们的神识会自动回到各自的身体,神桥也会附着在你的躯体一起带过去,快走吧!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

  • 吞仙神途 截图1
  • 吞仙神途 截图2
  • 吞仙神途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