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开关小说免费阅读-周衍照周小萌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爱情的开关(熊梓淇和赖雨濛主演)

爱情的开关(熊梓淇和赖雨濛主演)

爱情的开关(熊梓淇和赖雨濛主演)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匪我思存

时间:2020-03-30 09:17

评语:有一种爱,明明是深爱,却说不出来。

周衍照周小萌的小说叫《爱情的开关》,这里提供爱情的开关阅读。周衍照周小萌讲述:熊梓淇和赖雨濛主演,周衍照周小萌本是异父异母的兄妹,自己的母亲改嫁到周家,却算计了周衍照的父亲成为了植物人,周衍照知道是自己的母亲算计的家里,他便默默的记下来,把我囚禁在他身边。

精彩节选:

周小萌又是凌晨三点睡,六点就起来洗澡。浴室里一塌糊涂,衣服浴巾扔了一地,洗脸台上的瓶瓶罐罐全被扫到了地上,七零八落地横了一地。周小萌洗了很久很久,一直洗到皮肤发红,十指指端都皱得看不出指纹……她只希望自己可以剥去一层皮肤,这样才不会显得肮脏。但即使剥掉自己的一层皮,又能怎么样?周衍照把她按在泥潭里,连骨子里都浸透了污浊。她低垂着眼皮快快披上浴袍出去,周衍照喝醉了没回到自己房里去,周小萌洗完澡出来,他才睡眼惺忪地醒转来,支起身子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招了招。

周小萌一步步走过去,只想手里有一把刀,这样可以捅进他的心窝里。可是她脸上的皮是僵的,肉也是僵的,步子更僵。

走到床边之后,周衍照就打量了她两眼,说:“你今天又有课?”

“下午有课。”

她不敢撒谎,课表周衍照随时查得到。

房间外有人敲门,非常谨慎的三下。周小萌知道不会是用人,果然又敲过一遍之后,隔着门听到是小光的声音,低声问:“十哥?您醒了没有?”

周衍照懒洋洋地半躺在床头,问:“什么事?”

“唐家的人打电话来……”

周小萌装作没听见,转身朝浴室走去。没想到周衍照闻言竟然起床了,他没衣服在这里,所以打断小光的话:“你去我房里,把我睡衣拿来。”

周衍照没有叫把电话拿来,他回自己房间接电话,周小萌换了件衣服,下楼去吃饭。穿过走廊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主卧,门虚掩着,可是听不见周衍照的动静。

周彬礼脖子里围着口水巾,护理正喂他吃苹果泥。看到她下楼,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小萌今天……穿裙子了。”

“爸爸早。”

她还没有坐下来,突然听到周彬礼问:“你妈妈呢……怎么老看不到她?是不是小萌出疹子,她又陪孩子住院了?”

周小萌握着刀叉的手在微微发抖,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机械地答:“爸爸,我是小萌。我疹子已经好了,妈妈是出差去了。”

“出差……”老人抿了一口护理送到嘴边的苹果泥,喃喃地念,“出差……”他突然哆嗦了一下,说,“叫她赶紧走……小衍要知道她做的事,饶不了她的……叫她躲得远远的……永远也别回来了……”老人激动地挥手打翻了护理手中的苹果泥碗,开始大叫大嚷,护理怎么拉都拉不住。周小萌冲上去抱住老人:“爸爸!爸爸!哥哥还在国外,他不会知道的,他不会知道的!”

老人在她怀中渐渐松懈下来,像孩子一样把头颅搁在她臂弯里,慢慢说:“小萌,你要劝你哥哥……”

“我知道……”

“你哥哥脾气不好……谁惹了他……他都不会轻饶……”老人吃力地抬起头来,浑浊的双眼直愣愣看着她身后,“小萌,你哥哥回来了……”

周小萌回过头,周衍照正站在楼梯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着餐厅里狼藉一片。用人忙着收拾地上的苹果泥,护理擦着老人衣服上溅上的果泥,而周小萌抱着老人的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衍照若无其事,一步步走下台阶,说:“爸爸,早。”

周彬礼无措地看了周小萌一眼,周衍照又说:“小萌,别站着了,坐下吃饭。”

只有当着周彬礼的面,周衍照才会对她如此客气,仿佛她真是一个被娇宠的妹妹。

厨房重新打了苹果泥送上来,护理开始喂老人吃饭。周小萌咽着三明治,被噎着的时候,就喝一口牛奶。周衍照吃白粥和油条,三个人沉默地吃着早餐。周小萌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的时候,突然听到周衍照说:“今天早点回家,我要带女朋友回来,给爸爸过目。”

下午的时候上专业英语课,机房里虽然有空调,可是仍旧显得闷热。教英文的老师讲得人几乎要昏昏入睡,周小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课本,却在回忆上课前手机收到的那封邮件,是萧思致发来的照片。大约有十几张,有几个人她曾经见过,大部分人她都不认识,那封邮件上方有小小的倒计时器,一共只有九十秒,周小萌死记硬背,努力把所有人的面部特征记下来。她的机械记忆能力特别好,解剖课上那么复杂的神经图片,全班的女生都背得欲哭无泪,只有她可以轻松地拿高分。

倒计时为零,邮件瞬间消失,仿佛酒精蒸发在空气里,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她忍不住给萧思致发了条短信,说希望问问他关于实习的事。

萧思致很快回复说下课后到二教的三○六教室,他在那里等她。

二教是老楼,自从在东区建了五教和六教之后,二教排的课就少了许多,而且大部分专业下午都只有两节课,二教里更显得冷清,只有考研的学生,零零星星在这里上自习。三○六是个特别小的教室。萧思致在黑板上写了“开会”两个字,一个人拿着台笔记本电脑在那里等她。

周小萌拿着书包进来,不声不响坐在他身后一排,摊开课本开始画重点。她的声音很轻,却因为前后排,正好可以传到他耳中:“我想要几样东西。”

“什么东西?”

“窃听器,黑市上买得到的那种就行。”

萧思致不动声色:“太冒险了,能进出周家的人很少,他很容易怀疑到你身上。而且这样的器材,我没办法替你申请。”

“我不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他连讲电话都避着我。”

“那就不要冒险。”萧思致说,“你不要急,一急就很容易出问题,你又不是专门干这个的,很容易出事。我们会想办法派人到他身边去,你到时候心里有数就行了。”

“你们打算派什么人去?”周小萌问,“我可以知道吗?”

萧思致沉默了片刻,说:“我。”

周小萌怔了一下,说:“你?”

“我们两个谈恋爱,然后你带我回去见你哥哥就行了。后面的事,你不用管。”

周小萌攥着书页的手指在微微发抖,右手中的笔已经被她捏得紧紧的,捏得食指抵着笔杆,生疼生疼。萧思致半晌听不到她回话,不由得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觉得她脸色苍白得异样,不由得生了几分歉意:“对不起,这个计划没有事先向你说明。不过老板他们觉得,这是最保险的方式,万一将来我出了事,也不会牵涉到你。你顶多是蒙在鼓里被我所骗,交代得过去。”

“我哥哥……”周小萌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他觉得我还小……不许我在大学里谈恋爱。”

萧思致怔了一下,说:“他会很生气?”

周小萌低垂着脑袋,“嗯”了一声。

“不能想想办法吗?”

周小萌沉默不语,萧思致说:“好吧,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又沉默了片刻,周小萌说:“我得走了,今天我哥哥带女朋友回家吃饭,让我早点回去。”

“他女朋友?”

“我以前没听他提过,不知道是谁。”

萧思致说:“没关系,你见过之后把名字告诉我,回头查清楚之后,我可以把资料告诉你。”

“我哥哥不会随便交女朋友,他一定早就叫人查过了。”

萧思致眯起眼睛笑了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咱们先把情况弄清楚再说。”

周小萌回到家的时候,周衍照还没有回来。用人拿了菜单来给她看,一脸犯难的样子:“小姐,晚上招待客人,到底做什么菜呢?”

自从周衍照开除第四任管家之后,家里一些琐碎小事就由周小萌决定了,毕竟一大家子人,没人管总不行。周小萌说:“我也不知道客人有什么忌口,哥哥没说吗?”

“十少爷没有说。”

周衍照的性子,哪里懂照顾别人。周小萌估计他也不会有任何交代,只好选了最中规中矩的粤菜,清淡爽口。

时间来不及,有些复杂的菜没法做了,好在厨房应付各种状况都习惯了,永远存着一大罐老火靓汤,是猪骨和土鸡吊出来的上汤,醇厚鲜美,用来烹炒许多菜肴都合适。

天黑之后,周衍照的车回来了。周小萌特意站在台阶下,她琢磨不透周衍照的意思,只好表现得像个最称职的妹妹。难为周衍照还风度了一把,自己先下车,之后又扶住车门。

“谢谢!”

倒是一把甜蜜的好嗓子,门廊下悬着一盏灯,照着笑盈盈一张脸,一抬头看见周小萌,又是嫣然一笑。

周衍照这时候才看见周小萌,泰然自若地向两人介绍:“我妹妹,周小萌。这是孙凌希。”

孙凌希挺大方地说:“小萌,你好。”

“孙姐姐好。”

“不用这么客气,跟你哥哥一样,叫我凌希就可以了。”

周小萌陪孙凌希在客厅里坐,周衍照上楼去换衣服。周小萌本来不怎么会跟陌生人打交道,但孙凌希比她大不了两岁,又是挺活泼开朗一个人,反倒将周小萌敷衍得极好,一会儿问她学什么专业,又跟她讲起来自己在大学时的事。聊了一会儿,周衍照就下来了,问:“爸爸呢?可以吃饭了吗?”

周小萌站起来:“我去请爸爸出来。”

说是请,其实是去周彬礼房间里,把周彬礼的轮椅推出来。周彬礼今天的精神不太好,早上闹过那么一阵之后,现在恹恹的,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台。周小萌怕他吃饭的时候又闹起来,所以蹲在他轮椅前边,温言细语地告诉他:“爸爸,哥哥今天带了女朋友回来,待会儿吃饭之前,您千万记得跟人家打招呼。”

周彬礼看了她一眼,问:“你妈呢?”

周小萌心里一酸,说:“爸爸,我推您出去吧,吃完饭,妈妈就回来了。”

周彬礼“哦”了一声,脸色好看了许多,周小萌跟护工一起,把周彬礼的轮椅推出来。孙凌希看到他们就站起来,很礼貌地弯腰鞠躬:“伯父好。”

“你好。”周彬礼笑得像个孩子,“你很漂亮!”

“谢谢伯父。”

显然孙凌希早就知道周彬礼的状况,所以应答得非常从容得体。周彬礼却看了她半晌,突然说:“你很像一个人,你姓什么?”

这时候周衍照才开腔:“爸爸,她是孙凌希,我的女朋友。”

“哦……”周彬礼有些吃力地转过头,看了看周衍照,“好……好……”

晚饭吃得很沉默,周衍照不怎么说话,周小萌自然更不多话,而孙凌希毕竟是客人,所以也并不多话,只听见护理喂老人喝汤,他咂嘴的声音。吃完饭等厨房送上水果,周衍照就说:“爸爸,您一定累了,先回房休息吧。”

周彬礼嘀咕:“偏偏你阿姨不在家……镯子呢?”

周家家传有一对龙凤镯,贵倒不怎么贵重,难得是据说传了有七八代人,一直送作儿媳妇当见面礼。周衍照不动声色,说:“阿姨早就把镯子给我了。爸,您放心吧,回头我就给凌希。”

“好……好……”周彬礼不停地点头,被护理推回房间去了。

孙凌希毕竟是第一次到周家来,不便逗留得太晚,再略坐了坐就起身告辞。周衍照亲自去送她,周小萌这才松了口气,奔到老人房间去,低声告诉护理:“给他吃颗安眠药吧。”

老人睡眠不好,常年依赖药物,周小萌只怕周彬礼闹起来,所以等孙凌希一走,就去找护理。果然周彬礼一看到是她,就问:“小萌,饭都吃完了,你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妈妈打过电话,就回来了。”周小萌哄着他,接过护理递过来的药丸和温开水,“爸爸,先把药吃了,再过半小时,妈妈就回来了。”

老人吃完了药,过了会儿又开始问,周小萌东扯西拉,又打开电视机给他看。只是看着看着,周彬礼又想起来问,断断续续问了七八遍“你妈妈怎么还不回来”,一遍比一遍生气。周小萌又哄又骗,最后老人快要发脾气了,安眠药的药效终于发挥了,老人垂着头慢慢睡过去了。周小萌帮着护理一起,把老人从轮椅上抬到床上,然后替他盖上被子。

周小萌怕吵醒老人,轻手轻脚地慢慢从床边往后退,退了两三步才转身,却看到周衍照就站在房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周小萌从他旁边走过去,顺手替老人关上房门,然后打算上楼去。刚踏上台阶,忽然听到周衍照说:“怎么,心里有愧?”

周小萌低着头往楼上走,下一秒钟,他却几步追上来,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推到墙上:“我跟你说话呢!”

周小萌冷冷地说:“我心里没有愧,我妈比他还不如呢。你爸爸起码还能吃饭,还能说话,还知道你是谁……我妈妈什么都不知道了……”

“呵,你这是怪我下手太狠了?”周衍照捏住她的下巴,“我这两年对你太好了,是不是?好到你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你不如对着我的头也开一枪,让我到医院陪着我妈去!”

周衍照轻轻笑了笑:“别做梦了,你哪儿也不能去,就只能在这儿。天天看着我爸爸这样子,想想你妈干的那些事……你妈妈一定很后悔吧……她不知道她亲亲的小女儿没听她的话,竟然没上飞机,跑回来了。你说当年你要真跑到加拿大去了,我得费多大的劲,才能把你弄回来,慢慢折磨啊。”

他的目光中满是嘲弄,仿佛是刀,一刀刀凌迟着她。周小萌嘴角微弯,竟然露出个笑容:“是啊,哥哥,我真是后悔死了,我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上飞机,怎么就偏要回来呢?我当年怎么就那么担心你的死活呢?你要是跟爸爸一起死掉了,我现在活得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周衍照冷冷地看着她:“你还真是长进了,都学会跟我顶嘴了。我要不是看在当年那点情分上,你以为你现在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是啊,十少爷,真是谢谢您!当初小光都把我拖出去了,是您改主意把他又叫回来,真是念了旧情。尤其我还得谢谢您这两年的关照,一个月让我挣好几万呢!我要是卖身给别人,哪有卖给您这么划算!”

周衍照突然笑了笑,慢慢摸了摸她的脸:“你今天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

周小萌别过脸去,他一手撑在墙上,一手扣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扳回来:“跟我玩这点心计,你道行还浅了点,别以为你装模作样闹腾,我就真会以为你吃孙凌希的干醋。哥哥我见过的吃醋的女人,比你这辈子认识的女人都还多。周小萌,你当初怎么没去报个北影中戏?好好练练,说不定还有希望能骗骗我。”

周小萌死死咬着嘴唇,一直咬到唇角发白,她说:“我没吃谁的醋,也没演什么戏。你都有女朋友了,以后你别那样对我。”

“我哪样对你啊?”周衍照笑得挺愉快似的,“再说你妈不还躺在医院里吗?你不是发誓不让人拔了她的氧气管?这一个月好几万呢,你上哪儿挣去?”

他的每句话都像是刀,捅得她体无完肤,支离破碎,只想往后缩,缩到整个世界都看不见的地方去。可是他一只胳膊撑在墙上,将她困在墙角,退无可退。只有他那双眼睛,灼人似的,含着嘲讽,就像是滚烫的烟头,在她心上,烫出一个又一个的洞。

她想起自己从机场赶回来,想起那一刹那推开门就看到他站在屋子中央。她满心欢喜,叫了声:“哥哥!”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呢?她早就已经忘记了。

她脸上有抹迷离的笑意,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又像是小孩子想起自己藏在抽屉里的糖。周衍照很久没看到她这样笑了,不禁有半秒钟失神。但在下一刻,她突然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声音既甜蜜,又亲热:“哥哥,那你今天晚上,还让不让我挣钱呢?”

她好闻的气息随着呼吸喷在他脸上,周衍照面无表情,把她的胳膊从自己脖子里拉下去:“醒过来啦?迟了,你从今往后都别惦着了,反正你也说了,叫我别那样对你。”

“我错了,哥哥,我错了。”

他推开她往楼上走,周小萌跟在他后边,抓着他的袖子,一路都不放。到了二楼走廊里,周衍照烦了,转身又推了她一把。周小萌反倒扑上去抱住他:“哥哥,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惹不起我,就不要惹。”周衍照对着她微笑,周小萌却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他只有真的生气了,才会这样温和地对着人微笑:“这么多年你都没学得乖一点,真是跟你妈妈一样蠢!”

周小萌攥紧的手指深深地抠入掌心,她却努力微笑:“你不要生气……你明知道我笨……”

“你不是笨,是蠢!”周衍照扔下这句话,然后走进自己房间,重重摔上门。

一连几天,周小萌都没在家里见到周衍照。起初周小萌以为他又去了越南,但每天早上她下楼的时候都能见到小光,才知道他就在家里。大约他回来得晚,她睡了他才回来,而早上她去上学的时候,他又还没起床。

周小萌惴惴不安,周衍照气性特别大,睚眦必报,她真的是得罪不起,可是偏偏又得罪了。他说得对,自己就是蠢。一连几天,周小萌连上课的时候都常常走神,周衍照深不可测,自己为什么蠢得要激怒他呢?

大约是因为她实在是受不了了,若不提起从前的事,她或许会觉得好过一点,但那天晚上到底是谁先提起来,她已经忘了。就记得他那含着嘲弄的眼光,盯得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只想扑出去抓瞎他的眼睛,让他再不能那样看着她,所以那天晚上她才干了蠢事。

展开内容+
  • 爱情的开关(熊梓淇和赖雨濛主演) 截图1
  • 爱情的开关(熊梓淇和赖雨濛主演) 截图2
  • 爱情的开关(熊梓淇和赖雨濛主演)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