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的媳妇儿小说免费阅读-阳灵倾河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魔君的媳妇儿

魔君的媳妇儿

魔君的媳妇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娪媓

时间:2020-05-01 15:00

评语:便是她此生唯一的良人。

阳灵倾河的小说叫《魔君的媳妇儿》,这里提供魔君的媳妇儿阅读。阳灵倾河讲述:一个总小就承教于仙君的仙子阳灵竟然成为了魔君的媳妇儿,这应该是开天辟地头一个吧,这谁会想到仙子竟然成为了魔君的老婆啊。

精彩节选:

一连四五天,阳凌都没有见到逸飞尘和遮默安,他们两人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太可恶了,扔下自己不管也就罢了,竟然还避着她,敢做而不敢当,他们有没有男儿气概!

而此时自从逸飞尘和遮默安被阳凌吓得躲在幻影洞中之后,两人闲来无事便开始对坐修炼影痕留下的剑法。这两套剑法十分奥妙,博大精深,每招都可以演化出万千变化,每式都可以单独当做一套剑法来修习。

相比而言,阳凌的日子就比较单调了,除了御剑课和腾云课,其他时间还是在呆自己房中。今日上午听天瑟骄提起,再过十日便是三月一度的季度仙试了,考核要是不通过,一则要受很重的惩罚,二则要重新修习上一季度的课程。阳凌无奈,只得加班加点地补习,盼望自己临时抱佛脚能管管用。

“阳凌,你记住了这些要点了没有?”天瑟骄见阳凌最近因为考核之事甚是烦恼,便毛遂自荐帮阳凌补课,而地点当然是云杨殿了。阳凌心中暗自觉得天瑟骄本意并非是帮自己补课,而是希望能在这里“偶遇”逸飞尘或是遮默安。只可惜啊,这两人都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谁在这里?”程思隔着门问道,他隐约觉得阳凌房中有不该出现在云杨殿上的人。

阳凌正想说天瑟骄在,就看见天瑟骄拼命冲自己摆手,微一思量也便明白了,道:“我在啊,师兄,怎么了?”

程思嫌恶地一翻白眼,这是她阳凌的房间,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在里面。

“我问的是除了你还有谁?”

阳凌为难地看了一眼天瑟骄,只见她吓得脸都白了,拼命朝她摆手,便道:“除了我还有我啊,难不成师兄以为师父会在我房中吗?”

程思心中大怒,她居然敢玷污师父清誉,便想闯入她的房间将她拎出来好好惩戒一番。

刚想进去,便听到阳凌说道:“师兄你千万别进来啊,我正在换衣服,师父教导过我,男女之间非礼勿视,师兄不会违背师父的教导吧。”

程思冷笑道:“你最好谨遵师父教导,否则有你受的。”

说罢,程思不欲与阳凌再争执,云杨殿没有两位真人的允许谁都不可进入,阳凌再大胆应该也不敢违反。况且再过十日便是季度仙试,他作为逸飞尘的首座弟子,自然不能丢人,当然还是修炼更重要。

“嘘,好险,差点被程思师叔发现了。”天瑟骄擦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阳凌鄙夷道:“既然害怕还非缠着我把你带回来,真是矛盾。”

天瑟骄嬉笑说道:“我这不是为了帮你补课而放下了自身的安危荣辱,你非但不感谢我怎么还奚落我呢?”

阳凌看着她好像舍己为人的样子失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万一程思发现了不是好玩的。”

天瑟骄轻轻一笑,忽然从袖中取出一个人偶。她道:“其实我想当真人们的弟子除了混脸熟还有第二招,你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呀?”阳凌取过那个人偶好奇地问道。

那人偶小巧精致,眉眼间很是传神,阳凌微微回想,总觉得这个人偶很像遮默安。

“这是默安吗?你做了他的人偶就能拜他为师吗?咦,不对啊,你不是想拜入飞尘门下吗,干嘛要做默安的人偶?”

“什么呀,这叫做‘送走观音’,传闻拜了它很快就能拜师,我也是想了好多办法才弄到一个的。”天瑟骄宝贵的跟快金子似的,好好捧着生怕掉下来摔碎了。

“给我个香炉。”天瑟骄说道。

阳凌给了她一个香炉,又给了她三炷香。天瑟骄将送走观音摆在桌子上,又将香炉摆在送走观音面前。她虔诚的跪下,举着香磕了拜了三拜,道:“弟子天瑟骄,入青城三月,刻苦勤奋,未曾有一丝懒怠。如今青城仙试将至,弟子希望能得法术高强的仙人垂青,收入门下,必当勤勉发奋,不负恩师教导,光大青城。弟子天瑟骄敬告。”

说罢,天瑟骄将香插入香炉内,一脸肃穆地盯着送走观音。阳凌微微好笑,问道:“这真的管用吗?”

“不知道,但总要试一试。”

“你为何不告诉它你想拜入飞尘门下,它万一把你安排到默安门下怎么办?”

“青城山只有掌门和两位真人能够收徒,我自然不奢望能拜入掌门门下,两位真人有任何一人看上我就行了,我哪里还敢挑?”

阳凌好笑地点点头,天瑟骄看了看天色,道:“今日晚了,我就先走了,不过还是谢谢你阳凌,冒着违反仙规的危险把我带上来,你真够朋友。”

阳凌嘻嘻一笑,这仙规在她眼中现在是一文不值,她怎会在意?

天瑟骄走后,阳凌便一直趴在床上复习功课,却发觉自己需要背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这十天中想要背完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阳凌,在吗?”门外传来了遮默安的声音。

阳凌微微一愣,她没听错吧,他们两人不是一直躲着她吗,怎么今天找上门来了。

一把推开门后,便看到遮默安神色焦急地望着她,她一时还不知该如何兴师问罪了。

“怎么了?”阳凌问道。

遮默安一把拉起她,匆匆离开云杨殿,道:“快些,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到底怎么了?”阳凌略有紧张,她没见过遮默安这般焦急的神色。

“是飞尘,他,他......”遮默安吞吞吐吐地说不明白。

“他怎么了,受伤了,还是被人打了?”

“比这还严重得多,你快随我去吧。”

阳凌大惊,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逸飞尘被人打得连肠子都飞出来的景象。对方还依依不饶,遮默安只得浴血奋战,奋力突围,飞回青城搬救兵。

可是,他为何不找掌门偏偏找自己,而且飞出结界后火速奔往青城山下小城的一栋酒楼?

“到底怎么了?”阳凌略有着恼,她分明看见逸飞尘笑眯眯坐在酒楼的包间中等着她,原本因为紧张而跳得飞快的心脏猛然跳得更快了,他们竟又耍她!

遮默安前脚刚带着阳凌进了包间后,后脚小二便上了七八盘菜。遮默安拉着阳凌坐下后,舒了一口气道:“好险好险,差一点这么多菜便被你小子独吞了。”

阳凌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他火急火燎地带着她飞出青城,一路急的抓耳挠腮,原来是怕逸飞尘一个人独吞饭菜。

“喂,你们不觉得应该向我解释一下吗?”阳凌咬牙切齿,恨不能生吞了两人。

只见逸飞尘一脸谄媚,陪笑道:“你别生气,我们两个人也是实在走投无路了,只得出此下策,置办一顿酒席向你赔礼道歉。”

“你们直接告诉我便好,干嘛我把骗了来啊。”阳凌怒道,他们根本就是当她傻。

“我们不是怕你不来吗,所以只能冒犯了。你不知道,我们两人呆在幻影洞中啃了五天的干粮,连口水都没有,再也忍不下去了,只得来求你原谅。”遮默安可怜巴巴道。

“原谅?原谅什么,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逸飞尘大笑道:“你原来不知道啊,早说啊,吓得我们连云杨殿都不敢回。”

阳凌此刻没工夫跟他们计较:“算了算了,都五天了,我早就不生气了。吃完这顿饭我们就赶紧回去吧,我还急着回去背书呢。”

两人对视一眼:“背书?”

“对啊,”阳凌沉叹:“再过十天不就是青城山的季度仙试了吗,我听天瑟骄说如果通不过考核是要被重罚的。”

“不必背了,这么十天你怎么背过别人三个月学的东西呢,还不如好好睡几觉,补充补充能量,省的被青城刑罚给折磨死。”逸飞尘随口道。

阳凌张大嘴巴:“青城刑罚?”

“你不知道吗?如果通不过考核,便知道是这三个月偷懒了,掌门会用门规处置的。”

阳凌打了个寒战,陌上桑的恐怖刑罚她还记得,该不会青城刑罚也这么变态吧。

“如果通不过,会有怎样的惩罚?”

“初入门罚得还不算重,也就几百大板吧,要依据你偷懒的程度来确定具体的板数。”遮默安思忖片刻后说。

阳凌嘴角一抽,突然很想离开。依她的水平,估计打一千大板都是少的。

逸飞尘和遮默安看着阳凌愁眉苦脸,两下对视一眼,已有主意。逸飞尘开口:“吃饱了吗?吃饱了我们带你去个地方。”

阳凌根本提不起兴致,随口一问:“去哪里?”

遮默安轻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三人酒足饭饱后天已经黑透了,结过账出了城找了处僻静的地方便乘风而行。逸飞尘和遮默安飞在前头,阳凌跟在他们后面。

“喂,我们到底去哪儿?”阳凌觉得飞的越来越高,几乎已经到了月亮上面,不由得觉得不对。

“嘘,小声点,别被人发现了。”逸飞尘回过身来握住阳凌的手,心中默念隐身诀隐住自己和阳凌的身形。

三人无声无息地进入月宫大门,不奔正殿广寒宫反而潜入广寒宫的后花园内。

“你们要干什么?”阳凌压低声音,逸飞尘不说话,只是指了指前面。

在他们三人正前方,便是一颗巨大的桂花树。十月正是金桂飘香的时节,这株月亮上的桂花树生长的极为茂盛,巨大的树干上密密层层覆盖着碧绿的桂叶,藏在叶子中微微露出的些许金黄色,正是清丽的桂花。这花开得甚旺,甚好,就连空气中也隐隐透着不俗的香气。

而这颗桂花树下设着一张小几,小几上摆着几碟点心。旁边是一张贵妃椅,椅子中坐着一个清丽绝伦的女子。她闭目静静地歪在椅子上,随意披散的三千青色与挽在玉臂中的飘带纠结在一处,伴随着微微的清风缓缓浮动。长而及地的罗裙一尘不染,一只白如雪的小兔子正卧在蜿蜒在地的裙裾上懒洋洋地打盹。

好一个不沾尘世的脱俗美人儿。

阳凌不由得看呆了。

遮默安却似乎对那美人不感兴趣,借着隐身术,无声无息地飞向那颗桂花树,轻手轻脚地从那美人身边的小几上取走一盘点心。

“你拿这个做什么?”阳凌忘记了自己是偷偷潜入月宫的,一时间出声问道。在她眼里,遮默安绝对应该拿走那个月下美人而不知这一盘不知名的点心。

“谁?”那美人猛然张开眼睛,望向他们的方向。

逸飞尘两人叫苦不迭,急忙带着阳凌匆匆飞走,却不想迎面来了一个持斧的大汉。那大汉虽然看不见他们三人,却是能感觉得到他们的大体位置。大汉下手不留情,三人却因做贼心虚不敢还手,几板斧下去,三人都是有惊无险地躲过了。

“吴刚,罢了,他们只是来取桂花糕的,并无恶意,放他们走吧。”那女子淡淡吩咐那大汉道。

吴刚闻言,虽然不忿也只得退下了,他们三人这才平安出了月宫。

“你们两个越发过分了,从前不过是破了戒律也没什么,今日怎么跑到月亮上做起贼来了。”阳凌不由得微微蹙眉。

“还不是为了你,”三人显出身形,逸飞尘不满地道:“我们不是怕你通不过考核要受罚吗,这才冒险上了广寒宫偷桂花糕。嫦娥制的桂花糕灵力十足,吃过的人修为大增不算,想要记住的东西也能立马记住,并且维持十五天。罢了罢了,既然你不领情,便把它们扔了吧。”

说罢,逸飞尘示意遮默安,遮默安随手一扬,十几块桂花糕便纷纷从高空跌落下去。

“别扔啊,好不容易拿回来的扔了多可惜。既然你们牺牲这么大,我不领情太说不过去了。”阳凌嘿嘿笑道,一扬手将糕点招了回来,全部吃下了肚。

“怎么样,滋味不错吧?”两人一瞥阳凌。

阳凌点点头,道:“真的很不错,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

逸飞尘一笑,她没吃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桂花糕不过是仙界普通糕点,不说瑶池蟠桃,昆仑冰雪莲,长白老仙参这些难得的圣物,就连青城寒梅醇也比嫦娥的桂花糕有滋味。

“有了它你就不必再担心考核之事了,快些陪我们练剑吧。”遮默安猛然抽出焦赭刺向阳凌,阳凌连连后退几丈,默念口诀招出佩剑,与遮默安战在一处。逸飞尘原本看他们打斗甚是有趣,却不防两人一个对视之后突然朝他攻了过来。

逸飞尘连忙拔剑抵挡,三人嬉笑着在空中乱打。时而逸遮二人联手打阳凌,时而阳凌联合遮默安攻击逸飞尘,时而在逸飞尘快要抵挡不住时阳凌突然改变攻击方向转而为难遮默安。

不知打了多久,三人终于累了,此时天也蒙蒙亮了起来。

“阳凌你看,太阳要出来了。”逸飞尘两人会驾云,此时他们正坐在一块被法力凝结而成的云彩上看着日出。

东方天色微白,朦胧的阳光照亮了天空一角,飘散的浮云被清亮的日光折射出不同的颜色,远远看上去似真似幻,犹如梦境一般美妙。

“喜欢吗?”逸飞尘道。

阳凌点了点头,遮默安说道:“阳凌,既然你这么喜欢日出盛景,我们以后便日日带你来可好?”

阳凌轻轻点点头,笑道:“好啊。”

逸飞尘狡猾一笑,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

阳凌一愣:“反悔什么?”

逸飞尘看着天边笑道:“留在青城啊,只有青城云上才会有这等盛景,别的地方看日出都没有这般震撼人心。”

阳凌马上明白了,他们还没放弃骗自己留在青城的计划。

“不行,再过二十几天,我们的契约就完成了,我也该回太长山了。”阳凌连忙拒绝。

“为何总想着会太长,青城不好吗难道,莫不是你口中的阿桑是你的小情人,所以你总是迫不及待地想回去。”逸飞尘阴阳怪气。

“没错,我喜欢他,也喜欢呆在他身边。”阳凌嬉笑说道,反正陌上桑也听不到。

“那我们呢,我们是你的什么?”逸飞尘微有失神。

“师父啊,我不是拜你为师了吗?”阳凌狡黠一笑。

闻言,逸遮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笑了起来,罢了,心不在这里,人留在这里也没有用。还好他们还曾有过一段干净的回忆,譬如今日共坐云端静看旭日东升。

展开内容+
  • 魔君的媳妇儿 截图1
  • 魔君的媳妇儿 截图2
  • 魔君的媳妇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