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骨焚箱小说免费阅读-孟千姿江炼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龙骨焚箱

龙骨焚箱

龙骨焚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尾鱼

时间:2020-05-14 15:04

评语:铃音绝,七简灭,水鬼消,山鬼散。

孟千姿江炼的小说叫《龙骨焚箱》,这里提供龙骨焚箱阅读。孟千姿江炼讲述:其实他们可以选择无忧无虑,自在的生活,但是他们还是毅然决然的踏上了那条的不归路,我们不知道他们今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们希望那会是属于他们的美好生活。

精彩节选:

孟千姿把片刀撂回碟子里:“谁干的?有线索吗?”

孟劲松不知道该怎么说:韦彪中了蜂子,没一两个小时绝对起不来,凶手显然不是他,众人冲进来的时候,他还粽子样被捆在檐下呢,没作案时间;况美盈吓得几乎瘫了,而且她一个瘦弱女子,想把刘盛放倒纯属痴人说梦;江炼又一直跟走火入魔似的,被踹翻都没还手之力,说是他杀的人,似乎也有点牵强……

难不成当时楼里,还有第四个人?

“况美盈被浇了两盆凉水,醒过来了,但好像吓傻了,问什么都躲,要么就哭,一个女人,又不好上拳脚硬逼……”

孟千姿沉吟:“应该不是她,她身上没功夫,想一招放倒刘盛,至少得有江炼那样的身手。”

柳冠国憋红了脸,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孟千姿看在眼里,先不去管他:“那江炼呢?”

“打也打了,水也浇了,还是半睡半醒的,邱栋还在想办法——想知道刘盛出了什么事,至少得问过这两个,才好下初步结论。”

也对,这种时候,最忌轻率臆断,欲速则不达,越着急,就越要稳。

孟千姿这才去看柳冠国:“你刚想说什么?”

柳冠国激动得很:“孟小姐,你别被这几个人给骗过去了,保不齐都是装的,那个江炼杀了人,装着魇住了叫不醒,那女人和他一伙的,合伙演戏,装着被吓傻了,就是想让我们觉得他们跟这事没关系。”

孟千姿不置可否:“如果是他们杀的人,为什么不趁我们没发觉的时候逃跑呢,反而大嚷大叫的把我们都招过来?”

柳冠国恨恨:“外头设了哨,跑得脱么?那个韦彪被我们放倒在下头,他们不想丢弃同伴呗,再说了,不能跑,跑了是自认心虚,等于公开和山鬼为敌……索性走一步险棋,只要能把我们糊弄过去,就绝了后患了。”

孟千姿不语。

倒也不是没可能,一个死活叫不醒,一个又是惊叫又是晕倒,戏都很足,兴许真是演给她看的。

辛辞在边上听得脊背阵阵发凉:我靠还能这么玩儿?这世界也忒复杂了。

正沉默间,手机的消息声突兀响起,孟劲松点开查看。

发消息的是邱栋,其实楼上楼下的,完全可以上来通报,但他一个人看守三个,谨慎起见,不敢擅离。

孟劲松把手机递到孟千姿面前。

——孟助理,江炼醒了,他说有误会,想见我们这儿最大的头,把话说清楚。

是得说清楚。

孟千姿想了想,吩咐孟劲松:“你去,把柳冠国的话讲给他听,他要是能自辩,我就给他讲话的机会。要是不能……”

要是不能,那就一直关着,宁可错抓,也不错纵。

——

孟劲松去得挺久的,这让她有充足的时间翻看那些画纸。

每张纸上都有日期,孟劲松已经按时间顺序排好了:前期的画较粗糙,人物和景也出现得零散和碎片化,后期好一些,有完整的图幅。

几张连缀起来,跟之前设想的差不多,应该是一个走货的驮队被土匪给抢了,驮队中有家眷随行,也遭了毒手。

辛辞凑过来看,不住唏嘘,毕竟他昨晚和这女人有一面之缘,一回生二回熟,算得上有交情了:“这是在寻仇吧?找寻八—九十年前凶案的真相?要我说算了,都这么多年了,仇人早死了,何必这么执着……”

正说着,外头传来杂沓的脚步声。

辛辞精神一振。

来了。

——

江炼真是被打得不轻,脸颊肿起,嘴角也裂了,反绑着手一身水湿,被邱栋和柳冠国一左一右地挟进来,按坐在桌前的凳子上。

孟劲松先过来,凑到孟千姿耳边:“他说东西是他拿的,没当回事,就随手放在桌上。”

孟千姿眼皮都没抬:“那桌上有吗?”

当然没有。

孟劲松站到她身后,不再言语,邱栋和柳冠国不便在场,很快带上门出去。

孟千姿留意看江炼。

之前看的是个半死的,现在是个睁眼的,眼主精气神,自然大不相同。

他被打被缚,生死都不好说,却没什么惧怕之意,许是伤处作祟,嘴里痛嘘着,还有心情把屋里左右打量一通,末了,目光落到孟千姿身上。

看了她一会,居然笑了,说:“是你啊。”

又说:“你那眼睛不该捂着,那样不透气,摘下来会好得快点。”

孟劲松觉得这小子要吃亏:她那眼睛怎么伤的,你心里没数吗?还敢拿这个开涮,孟千姿虽然偶尔会揶揄别人,但绝不喜欢别人揶揄自己,尤其是让自己吃过亏的人。

果然,孟千姿说:“是吗?”

她拈起那把小片刀,指间摩挲了一回,一刀向着江炼眉心甩了过去。

这一下太过突然,辛辞“啊呀”一声叫了出来,江炼也变了色,好在反应快,一个急偏头,刀子擦着他耳际飞过去,直插在正对面的板壁上,刀尾兀自颤颤而动。

江炼不笑了。

孟千姿说:“现在能好好讲话了吗?”

江炼沉默了几秒,又笑了,很爽快地点头:“能。”

“那说。”

“我得从头讲起,怕你没耐心。”

孟千姿身子后倚:“我有的是耐心,我还可以让人把晚饭、夜宵、明天的早饭都备上,只要你有那么多话说。”

江炼想说“那倒不必,我说话没那么罗嗦”,待看到孟千姿面沉如水,又联想到那把小片刀,觉得自己还是老实点好。

“昨晚是个误会,我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来头,我原本是在那下饵,钓提灯画子……”

他把山蜃楼叫提灯画子。

孟千姿打断他:“你跟走脚的是什么关系?”

江炼目光微动,脸色如常:“走脚的?赶尸的吗?没关系,听说过不少,但从没亲眼见过。”

“那钓提灯画子,是谁教你的?”

江炼犹豫了一下,不过也知道落在人家手上、不撂点实话没法取信于人:“我干爷。”

“他叫什么名字?”

“况同胜。”

况同胜,跟况美盈同姓,看来是况美盈的血亲。

孟千姿总觉得这名字怪耳熟的,她转头看孟劲松:“况同胜这个名字,我怎么感觉就这一两天,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孟劲松真不愧长了个大秘的脑子,擅记各类大小事,只略一思忖就有了答案:“是娄洪提到过,他们门里,有一派姓黄的,那人叫黄同胜,跟这个况同胜同名不同姓。”

想起来了,说是四几年,黄同胜接了活走脚,在长沙附近撞上日本鬼子,被一梭子枪扫死了,尸体都烂在外头没人收。

有意思,居然同名。

孟千姿不大相信巧合这种事:“你这位干爷多大了?”

“一百零六岁。”

四几年,黄同胜应该正值壮年,要是真活到现在,确实也是百多岁的人瑞了。

孟千姿心里有七八分准了:黄同胜当年应该是遇袭受伤,但没死,借讹传的死讯上岸了。

做走脚这行的,其实很忌讳别人知道自己的职业,试想想,邻居知道你是赶死人的,还能跟你和睦为邻吗?

赶尸匠多是因穷入行,而且做这行要保童子身,不能娶妻生子,中国人对“无后”这种事还是挺在意的,所以绝大多数走脚的攒了点本之后,都会思谋着上岸,过正常人的日子。

而为了和过去切绝,他们往往会隐姓埋名、搬到异地居住,继而娶妻生子,很多人终其余生对走脚的经历绝口不提,连亲生儿子,都不知道自己老子过去是干什么的。

想不到阴差阳错,倒是把黄同胜这桩远年公案给解了。

“那你钓提灯画子,是为了什么?”

江炼耸了耸肩:“这就是私事了,跟你们的事也没关系。”

一桩归一桩,孟千姿倒也确实没兴趣去探他人秘密,当下也不勉强,示意他继续。

“本来钓完了,雨也快停了,正准备走,你们来了。我觉得挺奇怪的,就听了会墙角。”

野外那种地方,没法挨得太近,江炼听得云里雾中,全程也没闹清楚这三个人什么来头,但有一点是明确的:这几个人把提灯画子叫“山蜃楼”,说什么楼起于珠,有蜃楼必有蜃珠,要把珠子给钓走。

这么一来,就跟他大有干系了:他钓这提灯画子,是为了查一件重要的事,事情都还没什么进展,这帮人就要把蜃珠钓走,这让他接下来怎么玩?

他说得干脆:“我不知道什么叫蜃珠,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有还是没有——但宁可信其有吧,我就等在边上看,盼着你能失手,你要是钓不到,那也就没事了。”

辛辞暗暗咂舌:千姿昨晚,那可是几次三番地失手啊。

他脑补了一下她每次失手、躲在暗处的江炼就呱唧鼓掌叫好的画面,觉得这人是有点欠收拾。

“谁知道偏偏就钓到了,我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办,只好先偷偷跟着你们,预备找机会再拿回来——其实也不是拿回来,我只是想把蜃珠放回原处。也是运气,你们中有一个,被我挂的饵吓到了……”

说到这儿,他朝着辛辞一笑:“是你吧?”

辛辞脸颊发烫,想起脑后挨的那一下,又止不住恼火,觉得这人笑得极其可憎。

“接下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在坡下头把他打晕了,原本想偷梁换柱,趁你们不提防的时候夺了蜃珠就跑,谁知道刚近身就被叫破了……”

他看向孟千姿:“你出招那么狠,我没说话的机会,既不想挨打,就只能跟你打了。”

其实说话的机会还是有的,又不是没长嘴,打斗时,他完全可以嚷嚷“这是误会”,不过他既已先挨了一抽,就懒得去费这个事了,而且他也并不觉得这些人是能讲理的,既然打起来了,那就打吧,谁怕谁啊。

万万没想到,只是一个女的,就把他给拖住了。

“你们人多,再打下去对我不利,我急着脱身,只好用了狼喷,我身上只带了那个,本来是怕夜里进山遇到野兽,防身用的。”

孟劲松冷笑:“怕进山遇到野兽,带枪带刀更合适吧,只带狼喷?”

江炼看了他一眼:“人家野兽没招你,是你进它的地头,带枪带刀,难免见血要命,多大仇啊?狼喷相对温和,一喷了事,能把它赶跑不就行了吗?就算用到人身上……”

他转向孟千姿:“……肿个几天也就好了,这口气好消,不会结下死梁子。当然了,也幸亏我跑得快,要是被枪撂倒,打死打残了,梁子就不好解了。”

孟劲松一窘:当时情况未明,下手确实应该留有余地,老话也说“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像孟千姿那眼珠子,要是真废了,那可就是势必追究到底的血仇了,谁还管你是不是误会?自己情急之下放枪,是有点鲁莽了,江炼如果借此做文章,他还真无话可说。

但江炼点到为止,一带即过,并不揪着这一点不放,他欠了欠身,又向孟千姿展示自己被打的惨状:“而且,你当时也打得我不轻,今天又全方位打了一回……就这一段来说,是不是可以两清了?”

孟千姿拖了几秒才点头:“这一段,就算它两清。”

江炼吁了口气,知道就严重程度而言,“这一段”只是前菜,“下一段”能不能说服她,才是关键。

不过没关系,能清一段是一段。

他斟酌了一下,还是按时间顺序走:“这位孟先生一直追问我链子的事,你的链子系在玻璃罐边上,我当时没留神,一并拽过来了,后来罐子被你打碎,你的同伴又在后头放枪,我只顾着逃跑,精神紧张,压根没注意到手里还有链子,反应过来的时候……总不能跑回去还给你。”

孟千姿嗯了一声,表示这说法可以接受。

“但我也猜到了你肯定不是一般人,湘西能人多,我怕自己惹了不该惹的势力,看到链子上的符样之后,觉得多少是个线索,就托老嘎帮我问问。”

“就不怕把人问上门来?”

“是有这担心,但转念一想,我不至于这么点背吧——也就是一个符样,说不定随处可见,老嘎正好打听到你那儿,你又刚好认出来、继而找上门,这几率该多低啊。”

他面上掠过一丝惆怅。

可能是惆怅自己运气确实不好。

展开内容+
  • 龙骨焚箱 截图1
  • 龙骨焚箱 截图2
  • 龙骨焚箱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